沿着山边细小曲折又漫长山道,山道的一侧是高山,一侧是山溪,初秋的天气,闷热无风,叶星悠然的步行,很是惬意。

    一身水青长衫,脚下牛皮小靴,文文弱弱,书气盈盈,飘然然一个绝世小公子。

    背着小包,放着小许干粮,数十两的银子,一把小钢驽,数十枝的钢箭,薄飞刀藏在双脚牛皮靴里,而在腰间挂了一个带鞘的小短剑,外面一点也看不到他装备武器。

    叶星就哼着小调,信步走着,山道走过了无数遍,对朦胧的山景,他是毫无兴趣的,对他来说,无名的远方才是他的目标。

    山路上人很少,叶星一路走着,只遇到十来个同样去云山镇的附近的山民,也就和山民们一起慢慢的行进。

    中午,来到一个由山溪积成的小湖,湖边有几条岔路,都是邻近山村,走得人多了走出来的山道。

    湖边的凉亭,坐了几个人在休息,叶星坐在亭外的石头上,拿出干粮来充饥。

    别人的闲聊,都是无味的闲杂小事,叶星不想听,倚着亭柱闭目养神,听着虫鸣鸟叫,还有风吹树林的声息,很是惬意。

    在叶星几乎要睡着的时候,突的传来急速的蹄声,一阵踏踏,两马冲过来,叶星看了一眼,一老一少两个人,风尘仆仆的,满脸病容,俱是黑衣,两马没有任何停留,向着前方奔去了,一阵的尘土飞扬。

    过了一会儿,马蹄声又响,两马竟又跑了回来,在亭外停下了,马喘着粗气,黑衣老者跳下来马,走到亭边,向一个村民问道:“老乡,云山镇哪个方向走?

    老农指了指西边的一条山道,“这边去,如果走路还得走上一天,你马快可以晚上应该可到。”

    “谢谢!”,黑衣老者接着又道:“老乡,附近可有店家?”

    “没有!要到镇上才有吃住的!”,老农说。

    黑衣老者呆了呆,盯着气喘嘘唏的两匹马球,转向还在马上少年,轻轻地说,“少爷,马也累了,休息一下吧!”

    少年点了点头,跳下马背,无声的走到旁边的石块上坐下,一声不吭,抱头倚着亭柱。黑衣老者牵着两匹马去湖边喝水。

    叶星拿出来水葫芦,慢条斯里吃着干粮,目不斜视,少年离得很近,只有两步开外。

    吐星吃了点东西,喝了自带的开水,收拾好包裹,站起来,伸了伸腰,抖动了一下四肢,迈开轻松脚步,向云山镇出发。

    叶星必须得在傍晚走到另一个山村,向村民借住一晚,黑夜的山路十分吓人,可是真的有强大的野兽的,人多也是不敢走的。

    走在山道,曲折宛转,上上下下,听着溪水的声响,叶星的脚步轻盈之极。

    没多久,黑衣老少两骑马,从叶星身旁飞驰而过,尘土飞扬,让叶星吃了一脸的灰尘,心中一阵的不爽。

    又走了一个时辰,路上的行人几乎是没有了,叶星一无聊地走着,对他来说,山林间的一切都是无趣之极。

    前面隐隐传来打斗声,叶星走快几步,转过一个小山凹,看见一群人在打架,4个身穿白衣,手拿长刀的男子,拦在路上,围着两个黑衣人。

    正是不久前遇到的一老一少两人,现在都长剑在手,正在拼命了。双方都没有留手,打得很是激烈,一阵的叮叮当当的刀剑碰撞。

    叶星连忙躲在一个大树后,把自己完全的藏慝,他倒不会自告奋勇的去英雄救美,他没有这方面的意识,前生他不过是个机械人罢了,对男女之别是根本无感的。

    看了一会,叶星很是吃惊,因为可以肯定,这些人,他一个也打不过,一个个剑法精巧,刀法厉害,自己本以为不错的本事,看来只配追逐山鸡野兔,打鸟猎猪而已,对上真正虎狼可能也是必死无疑的。

    老少两人明显下风,估计很快就要被打败了,“少爷,你快走!”,老人厉声喊着。

    少年摇头不声,挥剑对着一个白衣人直劈,白衣人转身一让,却是刀直刺向老人,老人举剑一挡,一股蛮力砸来,老人明显吃不消,虽让开要害,刀却刺在了他的左臂上,老人一声惨哼,鲜血长流。

    “云伯!”,少年痛苦喊道,剑刺向那个白衣人,白衣人轻松让开,等得少年看向老人时,另外三个白衣人已经长刀架在了老者的脖子上了。

    为首的白衣人,轻蔑对着少年说,“扔下你剑!”,少年愤怒盯着那人,紧紧握着长剑。

    “扔下你剑!立即扔下!”,白衣人狠狠的喝到,刀斜斜指向老人的左臂。

    少年把剑往地下一扔,坐在地上,不再言语,脸色却是无比的愤怒。

    为首白衣人一脚踢飞长剑,转头对着一个说白衣人,“老三,你去把马牵回来。”,这人收起刀跑过来,去牵两匹马,两匹马可不听话,竟往来路跑去了。

    那个老三只得也骑马拼命去追,只是一转眼间,两匹马就转过了一个弯,在视线中消失了。

    为首白衣人,伸手摸向老者的衣袖,并说:“老四,你搜这个小子,全部东西拿出来!”,说着,把老人身上东西全掏出来,扔在地上,然后弯腰一件一件的查看。

    那个老四,也伸手去摸少年,少年伸手挡开,自己拿出随身的布袋,抛给老四。

    老四一刀割开布袋,里面只有几个瓶子,老四每个打开闻了一下,然后收入自己怀中,“老大,没有!”

    那个为首的老大,也把老人的东西查看一遍,没有找到要的东西,老大刀指向少年,“东西在哪?”,少年低声说了一句,“在马鞍下”,声音很是轻柔好听。

    “哈哈,原来是个女娃!”,老四大叫道,伸手把少年的帽子扯下,露出上盘一头紫色长发,果然是女的,怪不得这样俊美,只是女扮男装而已。

    老四伸手摸向少女的脸,少女气极挡开,“老四,去找老三,把马都带回来!”,老四不乐意喏了一声,又伸手摸向少女的手,哈哈叫了一下,也骑马向着东面跑去了。

    老大沉着脸,盯着前方,不知在想什么,然后又和剩下的老二聊起来,“老二,用腰带绑了这个老东西!”

    叶星怕弄出声音,不敢大气,让白衣人发现可能很是不妙。

    等了好一会,老二有点不耐,“两家伙什么事?还未回来。”

    叶星俯下身子,贴在地面上听了一下,又闭眼静听一下,没有马蹄声,可以肯定,马跑得有点远。

    老二不断咒骂,说着等下要好好玩弄那个小妞,走向这边山凹来张望,就停在叶星树前,过了一会,这个家伙解开长衫对蹲下,然后准备开大。

    叶星早已经飞刀在手,现在左手又拿起了一块石头,趁着老二在开大之机,在他后脑猛的用石头敲击一下,老二没发出声音就晕过去了。

    等了一会,那个老大在大叫,“什么事,老二?”,不见回答,老大拿起刀来,架在小女子的脖子上,“谁?马上出来,出来!否则,我砍死这个小妞!”

    叶星估计肯定打不过,所以根本不理,从包裹拿出把强力*,抹在飞刀上,迅速跑入森林中,向着前面摸去。

    “再不出来,我砍死这女的?”,老大又狠狠的叫到,“1....2.....”

    “3”,老大刀抬起就砍,“别,别,我就出来!”,叶星从侧面的树林慢慢走出来。

    “举起手来!”,老大喊到,“老二是你小子搞的?”,叶星举起双手,说,“那人自己被那边的毒瘴迷晕,与我何干?”

    “你小子过来!”,叶星当然知道这家伙肯定对自己不气的,所以装着十分害怕的样子,浑身发抖,慢腾腾的走过去。

    还差十步,叶星被石头一绊,摔了狗趴屎,“你小子快过来”,老大拿刀也走向叶星。

    就在快要倒在地上时候,叶星的双手几乎同时一挥,两把飞刀快如闪电射向老大。

    这是叶星能想到的唯一的机会,他毫不犹豫就出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