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大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两把飞刀分别直接插入他的双臂。

    老大怪叫一声,提大刀飞的冲向叶星,叶星侧身一滚,马上两飞刀射向老大的双脚。

    果然是高手,老大临危不惧,长刀身前飞动,两把小刀砸飞,只是这一会,强力麻药发作,他手没力,长刀飞落地上。

    老大依然冲叶星身前,右脚猛踢,叶星急用右手一格,一阵急痛,身子也被踢飞出去,撞向旁边的大树。

    叶星右手反手半空一扯树枝,窜上树上,在半空,左手一挥,一把飞刀直射老大,老大一侧让过飞刀。

    一切发生极快,原本呆若木鸡的少女,突得醒悟过来,马上飞起来,与老大拳脚打起来。

    那个少女显然不是老大的对手,但老大双手没力,只是用脚与女子相斗。

    少女也很机灵,只是缠着老大转,叶星瞅准机会,对着老大的脚又射出飞刀,这次老大躲不开了,直接插在支撑腿的小腿上,加上麻药发作,一下就摔倒在地。

    少女跑过去解开黑衣老者,老者拿起刀走过来,老大已经晕倒了,直直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叶星从树上跳下来,一老一小,赶紧向他道谢,叶星摆了摆手,右手的手臂已经肿起来,还好没有别的伤。

    大口喘气,休息了一会,叶星去把自己的飞刀拾起来,又在老大身把飞刀*,用布包好放入怀中。

    黑衣老者把老大绑起来,又过去把老二也拖过来绑在一起,等老者做好这些,叶星转身走了,很快会天黑了。

    老者跑过来,叫住叶星,拿出一个瓷瓶,“小兄弟,这是极好止血伤药,你放在身上。”,停了一下,又说道,“那边还有马,骑马快点”。

    还有两匹马是那四个白衣人的,叶星牵上一匹,对着两人点了点头,然后爬上马背,慢慢地就走了。

    叶星不会骑马,但这难不了他,摸索了一会,紧紧拉着缰绳,轻夹马腹,幸好有马登,好象也不太难,让马慢慢向前走了一大段路,然后适应了马上的颠簸,就让马跑起来。

    越跑越快,太阳已经下山,阴风习习的,不时传来各种怪声,叶星不怕,多年晚上也敢上山的人,那虎啸狼嗷,实在是渗人心慌,马怕,自个就跑得快起来。

    叶星骑马飞快的往前跑,天已经见黑了,虽然有月光,但山林很是危险的,野兽很多,山上已经传来了低沉的兽吼,以及天上飞鸟急掠的情形。

    跑了将近一个时辰,到了长坑村,这是附近最大的村子,足有数百户人家,人口上千,是行路人的休息地,一般会在村中的人家借宿,或是在村的一块空地上搭个帐篷,第二天继续赶路。

    以往,叶星和同村人去云山镇时,都是在长坑村呆一晚的,对这相当熟悉。不过以前是下午就到了这了休息的,这次有点晚,已经完全天黑了。

    想着也不能去村民家借宿,就在村中空地,也是土地庙前停下,把马缰绳绑在庙前树下。因为向来如此,并没有什么人关心他的到来,就在庙前石台阶坐下,他拿出干粮和水。

    空地上,已经搭着数个大小不一的数个帐篷,三三两两坐着几堆人,在切切私语,对于叶星的到来,其实是没人在意的,太平常了。

    叶星吃了点东西,端坐着闭眼调息,虽然别人的谈话不断进入耳朵,但不想听,全部排除在耳外,但他还是会分出一丝精神,让自己不是全神在静坐冥想,在外独自一个人,当然得小心。

    过了很久,当叶星开始入定的时候,遥遥又有马蹄声响起,他又睁开了眼睛,过了一会,看到两匹马来空地前,也是把马绑在小树上。

    正是两个一老一少黑衣人,在月光下,老者四周看了一下,折了一段带叶技条,来到庙前的空地用扫了一下,在地上铺了一块布,然后和少女坐下,不过她已经是男子装束了。

    老者盯着叶星看了半天,叶星呼吸轻微悠长,明显没有在意他们,更没有想搭理他们的意思,又等了许久许久,依然如故,老者实在忍不了,站起来走向叶星。

    “小兄弟,谢谢你的救命大恩!”,老者轻轻的说。

    叶星睁开眼,轻轻点一下头,无所谓的说,“你已经谢过了!”

    见叶星无任何要交谈的意思,老者轻轻的说道,“小兄弟,这马明天一定不要骑!这是青狼帮的马,全部有标识,你明天走的时候,不要了。”

    “哦,青狼帮?”,叶星看一眼老者,又看一下树下的马,发现这两人的马已经是原来他们自己的马了,想来是把去找马的老三、老四也搞掂了。

    老者道,“半道打劫的匪人就是青狼帮的,云山镇一定会有他们的同伙,你骑的马一定会被认出,会给你带来麻烦的。”

    叶星点头说道,“知道了,谢谢!”,又闭眼调息,很快就发来悠长轻缓的呼吸声。

    老者走回原处,坐下,拿出来一个小葫芦,轻轻的呻了一口,那个男装女子,则和叶星一样,盘坐在地,静坐无语。

    半夜时分,山风很冷,习习吹来,树木一阵的沙沙响,叶星无所谓,因为他长期晚上去家后山锻炼,根本不在意这点冷意。

    那女子有点受不了冷,不时的扭动身体,大约是活动一下手脚,老者则是不时的咳嗽起来,搞得叶星也不得不睁开了眼睛。

    “你们进庙里休息吧,”,叶星对着老者说,“可以躲风。”

    两人想了一下,点头,站起来从叶星身旁走过,推开庙门,里面除了一个雕像和一个案台外,一无所有,两人就在庙门里面一点背风坐下。

    一夜无话,清晨还迷茫,那一老一少起来,走出庙门,从叶星身旁走过,略一停顿。

    叶星看着前方,并没有坐起来,也没有要交流的意思,老者盯看了叶星一眼,想了一会儿,伸手进怀里,掏出一样物品。

    老者给叶星递上一本小册子,说,“小兄弟,这一本书,看你也是个练家子,拿去看看,或有所得益,当是我们的感谢!”

    那个少女则是对着叶星,轻轻一躬,算是答谢之意,样子极为诚挚。

    叶星急忙跳起来,对着两人同样一躬,伸手接过小册子,还未等叶星要说什么,两人就走开了,只得把话吞回,呆呆的望着走远的两人。

    两人解下缰绳,牵着马,走出村口,慢慢消失在山道中,然后传来马飞奔的蹄声,很快就消失无声了。

    叶星拿起小册子,封面极是粗糙,明显是动物的皮革制成,有竖排苍劲有力三个字,“绵揉掌”,看封面应当是有一定历史的物品了,而且应当是一部掌法吧。

    翻开内里,是十二页的绢布,头三页是写满了字,大约是介绍或理论性文字,另外九页布,每页都有4个小图,就是人在打着一套拳法,画册里的图很精细,人物也灵动,图下还有小字,应该就是所谓的拳技。

    想来,应是老者觉得自己的武艺较差,有点不堪入目,为了感谢自己昨日的救命之恩,所以赠送一部武技。

    叶星其实昨天就已经明白了,自己在云海村不错的身手,对于这些有武技之人来说,根本不值一提的,顶多是一个手脚灵活点猎人而已,根本算不了什么。

    叶星有点高兴,以前闭门造车,实战能力其实低下,现在有一本武技的书指导一下或许不会象昨天那样狼狈。

    叶星粗略翻看了一下,根本也看不清上面的文字,他把书放入怀中的袋子,现在也不是时候,把自己的物品也收拾了,天色渐渐明朗了,但还有一些雾气。

    伸展一下四肢,扭扭了腰,走向树旁,解开缰绳,叶星骑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