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是青狼帮的,为了别扯上麻烦,也别让其他人被青狼帮找麻烦,趁着还没透亮,旁人也没有看清自己的模样,叶星决定马上走。

    前面山路有点迷茫,但还是路也能还可以分辨,叶星快马加鞭,一直跑半个时辰,天已经完全亮了,在一个岔道口,下了马,取下马鞍,在马*后大力一拍,马沿着一条山道阵风似的消失了,把马鞍扔在道旁的山林中。

    叶星返回走去云山镇的山道,清晨的风很爽,经过一晚的休整,他的体力和精神都恢复了,又是轻松的步伐。

    叶星从怀中拿出那本小册子,边走边看,不觉越看越有味,因为单单前面的介绍就让叶星有了全新的认知,以前没有人教过有关武技的事,自己也从未真的用心去思考过。

    昨天叶星就觉得自己的武技很差劲,十几年来全是闭门造车,只有一个猎人的水平,顶多是一个好点的猎人,对上真正的武者,可以说是三脚猫都要算不上,因为根本没有任何技法,只是一轮的蛮干而已。

    如果不是自己千方百计的设计,昨天就可能死于非命了,想来就一阵后怕,这么一想,叶星不禁冷汗叠出,身上一阵的潮热,自已实在太没心思了,如果,那一老一小的黑衣人要杀人灭口,自己现在就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在这之前,自己太想当然了,以为在云海村牛,加上自己一点点的才智,就能行走天下,幼稚!贻笑大方!太自以为是了,更是太小看这个世界了。

    别的不说,单单一个毛贼就可以让自己死了都没人知道!叶星第一天离家,就遇上这事,可能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让他明白,他根本无足轻重的缈小人物!

    据小册子说来,手脚灵活,力量大小,根本不算什么武技,真正的武技是发挥自身的各种各样的能力,以达致击败敌人。

    懂得招式,发力方法的人,比只是身手灵活的人强八倍,比只会蛮力强十倍,所以武技本质上就是技巧,更是经验,也是生存的法则。

    据小册子介绍,“绵揉掌”不单单的是一套掌法,其实更一套内力修行的方法,若*成功,功力柔劲,或拳或掌或指,时锤时点,时拍时揉,变化多端,连绵不断,配合步法和气息,对敌时可消耗敌人,后发制人。

    这就是有点前世的太极拳的意思了,叶星马上兴奋起来,他虽然不会太极拳,但还是听说过的,也看过太极的表演,但当时想来实在是花架套路,他并不重视。

    他前生是半人半机械的智能人,身体的强壮根本不是肉体的人类能比的,所以从未曾了解了武术,尽管他是知道华夏武术其实蛮有名气的,但是当时他的认知里,那不过是表演用的舞蹈而已。

    小册子中说,所谓内力,其实是气血运行于人体经脉及其所属络脉产生的力,是与运行于十二经脉间的气结合,产生的就是真力了,实际上很多练武的人多处于这个阶段,练得好的就成了武术高手,这是外家功夫,也是谓后天。

    再进一步则是真正的进入了内炼,就是真气已经实现了深化潜行于经脉之中,并且形成了完整的循环。运行在经脉中的已经是先天之气,运行路线是如环无端,无始无终,能日渐增加,功成永不退,这就是先天。

    有云,“内炼一口气,外炼筋骨皮”,光练气不行,还得练筋骨皮肉,要把这股元气化为内力,否则身体也容纳不了内力的运行。

    又有云,“练武不练功,到老一场空”,这里的功指的就是内力,以及配套练习的诸种软、硬、轻功。武指的是各种招式,动作,技巧。正常情况下,两个人比武,同样的功力,谁的技巧高谁占优势,同样的技巧,谁的功力强谁胜。

    由此可见,叶星从未学习过内力锻炼的功夫,以前只是练手脚、练肌肉而已,根本不是真正的武术,对上真正练家子并没什么用。

    昨天的教训让他汗颜,而这本小册子上的介绍让他有点豁然开朗的感觉,让他似乎找到了一件马上要做的事,如果自保之力都没有,谈什么游历天下,说不定下一刻就倒在一条山沟里,了无声息,再也没有所谓的一切。

    路上行走时不方便研读,叶星还是把小册子放入怀中,继续赶路,他的步伐轻盈,速度比一般人就快得多了。

    山道风景,叶星没什么兴趣,从来也没有欣赏的想法,对他来说,山林就是狩猎和采药的场所,其他根本不考虑之列,他前生就没有什么美感,现在更不会无病*的。

    走到中午时,山道上人多了起来,快要到云山镇了,因为明天是云山镇的墟日,四周的山民,都要来交换东西,山民们拿出自己的东西去换取别人的,一个月两次的墟日也就是小镇存在的原因。

    下午的时候,叶星跟随着一大群山民,走入了云山小镇。

    云山镇真的很小,没有围墙,就是两条十字相交的长长大街,二侧店铺,可能有数百家店铺,酒楼,药坊,当铺,粮店,银庄,各式各样,赌场、花楼也各有一间,所谓男人取乐之地也。

    如是墟日,则在镇外的*空地上也搭上许多的帐蓬,都是邻近的山民,象叶星这样比较远的,一般会住店,因为大帐篷大约也是一件蛮重的,背来背去,实在是没有必要的。

    叶星来到一家酒楼,走了进去,这个地方,他很熟,林老板也是云海村的村民,只是十数年前,举家搬到镇上。

    酒楼也就墟日前后才有生意,平日没什么人来,说起来,山民也住不起店的,那住店的费用是山民的几天的伙食费呢。

    酒楼里面,一个中年男子正在低头算帐,抬头看见叶星,很是高兴道,“贤侄,来的好,你婶昨天就病了,正盼你来呢!”。

    “林叔”,叶星喊一声,然后放下行李,说,“我现在去看一下婶。”

    林老板,对着伙计说道,“带贤侄放好行李,再泡一壶好茶,看病也不差一会的”。

    “林叔,还是先去给婶看病吧,喝茶不急。”,叶星说,让伙计带入内里,伙计是林老板的内侄,比叶星稍大几岁,早就认识的了。

    很快叶星出来了,说,“婶只是风寒入体,还有些旧疾,开几付药吃一下就行了”。然后,叶星就在台上拿纸笔写下药单,让伙计去对面的药坊配药。

    林老板和叶星坐在一起饮茶聊天,谈及叶星要四处走走开眼界,十分开心,说道,“贤侄,年少就应该去走走,你叔年青时就是呆不了家的,四处游荡,好象天下都是我的。后来又搬来镇上,虽发不了财,你看我是不想劳作的人,在云海村真是呆不下去。”

    叶星问了一下林老板,自己去向如何比较合适?

    林老板则让叶星在家住几天,不要急于决断,仔细考虑好了,再决定去哪,叶星点头称是。

    在后厨吃过饭,叶星就去洗澡休息。明天是墟日,晚上住店的人很多,不多的十几间房很快就满了,叶星住到后面与伙计住一间房。

    伙计要值夜,随时听候人的吩咐和要求,所以根本不会回来睡的,叶星取出小册子。

    浑暗油灯下,叶星在研读小册子,越读越起劲,而且是极有意味,比那些闲书有趣的多了。

    前面的三页是这门武技的总纲,介绍其基本的原里,叶星反复研究,超强的记忆力,又很好的发挥作用,读到第5遍的时候,几页总纲已经可以完全记下来。

    叶星在心里背诵了一遍,又对照了一下,只字没错,收起书册,放入怀中,吹灭油灯,和衣睡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