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起来,叶星在后厨吃了早饭,就去外面逛墟。

    墟日是山中小镇最热闹的日子,一月两次,人流如织。叶星太熟悉这里了,所以纯粹的走走看看,并没有什么的目的。

    叶星初步有一个想法,看一下有什么可以顺便做的事,可以挣点银子,出门在外,一饮一食俱是要钱的,他身上仅有数十两的银子,说实话在云山镇都活不了几天,虽然他很自信,但毕竟一分钱难倒英雄,还是有备无患的好。

    先到了空地广场,已经满满的都是人,全是邻近山民在卖各自己的山货。叶星本人就是卖这些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期待的,只是想着就来走走看看,果然,一圈走下来,并没有什么值得惊奇的。

    然后,叶星还来到街上的店铺,一间一间的进去出来,基本上就是走马观花,他一付穷酸样子,店铺的伙计,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店铺里倒是有些物品是叶星想要的,但一问价钱,他只好叹气,数百的商铺走下来,更加确认一个事实,自己实在太穷了,在这活着都是不可能的,全部家当可能三五天就完了。

    原以为凭着自己一个优秀猎人的水平,怎么也是可以找到挣银子的方法,现在看来也不见得,这个世界上猎人到处都是,也没有那个猎人活得很好的,自己可能是个不错的猎人,但是一定也不会好到哪去!

    叶星本以为,过几天从这里出发去郡城,天下可去呢,现在想来只能呵呵。

    中午回到林家酒楼,叶星问林老板,“林叔,如何才能行走天下?我有点没信心了!”

    林老板看着叶星,呵呵笑道,“两个条件,钱和本事。钱,你没有,但你有本事啊,天下可去的。”

    林老板喝了口茶,又说道,“以你的医术,武艺,加上一点人脉,没什么难的”,停了一下,“当年,我一无所有都敢走出去了,你现在可是比叔当年厉害啊”。

    “但不知如何开始啊?我都想了一整天了。”,叶星有点迷茫地说道。

    “贤侄,你先在这呆几天,看一下,机会很快就会出现的,放心!”,林老板轻笑,“叔一直看好你,你是我们云海村最天才的人,肯定没问题的,在这多呆几天,先是多看看,提高的实力最重要。”

    叶星点头称是,觉得之前自己想的太少,信心过大,前天看到那一老一少黑衣人,四个青狼帮的人的本事,又想得太多了,信心又全没了。

    路是走出来,自己在这个世上本没什么可依赖的,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那就只有去努力而已,多想根本没有用处。

    回到住处,叶星拿出小册子,前三页昨晚已经记下了,现在去记另外的九页。

    这九页全是小图,一幅幅全是动作,下面有些注解,仔细观察图形,图人的身上画了很多蓝色的细线。每一图线条都不全相同,都是从身上处到四肢,只是要配合不同的手的动作,脚下不同步法。

    第一个图,叶星就看了很久,一遍一遍的端详,把细节全部记下,并在心中不断的模拟,这是一个利用全身扭转的力量,用手掌劈的姿势。

    也不知是不是对了,叶星只是在心中比拟着,下有注解说要配合步法,身体快速的左半旋马上右半旋,这些细节在叶星的心中模拟了数十遍。

    叶星的脑袋是极好用的,在脑海中组成了一个人影,人影不断的尝试着细节所描述的动作,不停的对比修正,其实蛮有意思的,并不用真的去炼动作。

    第一幅图完全记下后,叶星开始研看第二幅图,这图的就有很多的细节的不同,尤其经脉的走向从身体内脏往脚底去的。

    傍晚到了时,他在房中已经看并记下了四个图的所有细节,怕自己忘记,叶星刻意的在心里一遍一遍的回忆,沉醉其中,觉得韵味无穷。

    吃晚餐的时候,叶星独自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喝着茶,吃晚餐的人不多,也都在细声聊天。

    本来,叶星是没兴趣的,但他的听力太好了,偶尔听到了“青狼帮”三个字,这让他连忙专注起来,隔得虽然有点远,声音也不大,但那些人聊天的话,完全入耳,清清楚楚。

    原来青狼帮有四个*,被人杀了,就在来云山镇的山道上,本来是没有人知道的,但是有脱缰的马被人寻到了,让人一查才知是青狼帮的。

    在青狼帮追查之下,今天下午找到了那四个*的尸体,是被仇敌所杀的。

    青狼帮四个*被人杀死,就简单的掩埋的山道边的树林中,应该不是谋财,因为四人身上的财物没有被搜刮。

    青狼帮派出数百人,在邻近的地方找线索,发誓一定要找出杀人凶手,在这里方圆数百里,没有人可以挑战青狼帮的,任何人了不允许。

    最迟明天早上,云山镇必将不得安宁,凶狠的青狼帮肯定是会翻转整个小镇,任何有一丁点嫌疑的人,一定都会被格杀的。

    叶星一阵后怕,没想到那一老一少的黑衣人竟然杀了四人,本以为他们不过是把那四人绑起来而已,没想到竟杀了。

    那个老大是见过自己样子的,如果没死,自己肯定会被认出,不但连累林家酒楼,可能云海村也会牵连。

    “大意了,无经验啊,这么大的漏洞,自己却一点没有想到。幸好,那一老一少黑衣人,没有心软,否则....”,叶星不断拍头说自己蠢笨。

    想到自己的无知,无脑,实力低下,还不自量力,叶星不禁脸红,冷汗直流,内衣都湿透了。

    想到明天,青狼帮进驻云山镇,肯定翻天覆地的找杀人凶手,叶星深感迫切需要提高实力,同时也为那一老一少担心。

    不过想了想,根本没必要,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人,自己与之根本没有任何交情,现在本质上来说,还是他们连累了自己。

    叶星的脑子快速地思考,思考着自己应当如何应变,而且是必须马上作出决定,否则肯定会连累林叔,自已的母亲,甚至云海村的所有村民。

    叶星想了想,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自己的飞刀又是一个要弥补的漏洞。

    其实青狼帮只要检查一下老大的尸体,肯定能发现飞刀的伤口,如果明天从自己身上找到飞刀,简单一比照,就无所遁形了。

    叶星马上把自己的所有东西收起来,连同拿上小册子,放入包袱中,打好结,拿在手里。

    叶星四周看了一下,没有发现可以收藏东西的地方,床底和屋顶是任何人都会想到的,一定要找一个别人无法找到地方或者一定会忽视的地方。

    趁着黑暗,叶星仔细听了听外面,没人,从窗口出去,又跳过围墙到了酒楼外面。

    酒楼后面就是山坡了,有很多大树,叶星走远了一些,窜上一个很大很密的大树树顶,把包袱挂在树杈上,又用布带绑紧。

    叶星在树上望了一下四周,没有任何的发现,溜下树来,又返回到房间。

    叶星刚坐下,突的又想到了林老板,必须通知一下,否则明天酒楼可能会有麻烦。

    找到林叔,告知青狼帮要来追查凶手之事,叶星本以为林叔会紧张,大出意外,没想到林老板根本没有任何的紧张,样子极是淡然,拿起茶杯,悠然的喝着。

    叶星很不解,“林叔,青狼帮明天肯定会把这里翻个底朝天的,找不到人,也会顺手抢酒楼的东西啊,你为什么不做处理预备?”

    “我傍晚时已经知道这事了,已经做好准备了,放心吧”,林老板说,看叶星不解,“你去休息,明天就知道了,放心,没事的,去休息吧!”

    叶星迷惑了,但林叔就是不说,他也没法,就不再说什么,返回房间就去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