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起来,叶星在栈吃了早餐,然后从西门出了城,城门外是一*的平民所居的房子,大部分都是很简单的木屋子。

    西门外是北江冲积平原,很广阔,水道纵横,其实东海城就是坐落在这个水网密集的地方,只是城池的所在地势比较高而已。

    地图上更西的地方,百多里之外就是西江,东海郡最大的河流,也是宋国有数的大河之一,从宋国的西南的大山发源,流经十个郡,宛转上万里流入东南边的大海。

    宋国其他郡的人基本上全是由这条水路来到东海城的,水路虽远,其实反倒是最方便的。

    东海郡总人口应该不多,叶星估计也就是数百万,三分之二以上都集中在这个平原上了,其他地方的基本上都是山脉,人口极分散也稀少。

    叶星走了一天,城外也没有发现新的东西,就是农民和渔民,房屋建筑也极为简单。

    由于是商贸之城,城外的农民一般不种粮食,都是种蔬菜、水果和草药,还有种一些棉麻之类的,粮食全是其他镇从西江运来的。也养一些家禽和家畜,以供应城中人消耗。

    如果有什么要说的,这里就是实在是物华天宝之地,基本种养什么都比起云海村要容易得多,好象插上什么都可以长出来似的。

    叶星还注意到,城外很多庄园,一*的,单单西门外不远,就有上千个大大小小的庄园,都是城中有钱人买下的,雇佣一些平民在干活。

    庄园也就是用树木一排排种了相互隔开,没有明显的围墙,可能也是不需要,也有小块的土地,就是农民自有的,都是零碎的一小块一小块。

    叶星又回到城中,一条街道一条街道去闲走和了解,和各色人种,和各地来的商相谈。

    他想尽快的走完这个东海城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如何,自己还没有能力去闯天下,还是多看多走一下吧。

    反正,这里坐船可以到达宋国的核心的中部地区,他不想做流浪汉一样的到处走,但也不是困于一地的做平民。

    他当然不甘于平凡,但也没想着成为风云人物,也不能混得差到成为无所依靠的流民,当然叶星也绝不可能差在这样的,只要努力,再差,也不至于成为乞丐。

    经过10天的深入了解,叶星也基本上明白了宋国的基本情况,果然不是表面的这么简单。

    宋国的构成上是四级管理制度,就是集权的中央,然后是三十多个郡,郡下面是镇,然后下面就是村。

    中央管了军事外交等的主要事务,是真正权力集中。但是真正管治核心的却是在郡,郡有极大的自治权,郡本质上就是一个个小小的独立王国,除了军事外交,其他全部都是有的。

    镇上有常驻管理机构,有镇长,有派驻的官吏,负责税收和地方的行政司法,一些重要的镇则会有驻兵。

    镇下的村并没有管理机构,乡村的宗族、部族之类,在村这一级,其实乡规村约才是真正的制度,只是就这么的维持着地方的秩序。

    事实上,在乡村这一末级,乡规习俗才是决定性的,官方的所有法律都不到完全的执行的,基本上村长说了算,村长也是乡村权力最大的人了。

    中央负责所有军事、外交、法令制定等,地方的所有事务,均由郡主府负责,郡主有钱有人,有城卫军,郡主本身就是国主或者各大势力选派的。

    郡城还有监察机构,权力极大的内务司,全面监督各地情况,直接汇报国主。

    这套制度看起粗浅,却行之有效,加上忠于宋家的世代教化,所以宋国稳定3000多年。

    可能人民都需要这样的安稳吧,也乐于这样的安稳,正是这份安稳,使得宋国国土不大,人口却多,却也算是一个繁荣富足的国家,至少没有到流民遍地。

    加上来严厉之极的法律,更加让宋国没内部人敢于明着造反,虽然有九大势力的不同,却没有大的*,因为根本得不到人民的支持。

    宋国的赋税制度非常的简洁,全部实行什一税,按生产的东西十分之一纳税,而且全部折成银两交税。

    农民、猎人、渔民如何确定的生产的量呢,是按家庭,由镇上的税务管理人库吏,三年评估一次,三年内都是同一评估数量来纳税,不管你是丰收还欠收,每年到镇的库房自行交税一次。

    以前叶星家是教书先生,并没有耕作,所以就是评估后是不用纳税的,后来,叶星母亲正常后,只是种些菜自食,也没交税。

    直到前几年,叶星上山打猎采药,也只是去镇上卖山货的时候,才交过地摊费,他的主业是村中的教书先生,那是免缴税的。

    至于商人也是按年销售的十分之一纳税,商人都是国家登记在册的,同样由库吏三年评估一次,每年交税。

    每个镇有库吏,由郡守派出,不受当地的镇长和地方影响,不许在自己家乡任职,更重要的是他们是轮任的,三年就必须换任职的地方,奉禄由城守直接支付。

    库吏评估各户赋税,也是不敢乱来的,因为全镇公开的,并记录在案的,当然是不太可能就完全公平的。平时,库吏则是收取墟日的地摊费,这是他们日常经费的来源。

    库吏把收税款上交给郡守,郡守再给以各级官员以薪金,因为薪金是远高于平民的,所以做官是宋国人最热衷的。

    但由于宋国的各郡自主自治状态,除了军队外,国主也没法任命一个镇长。国主也是有派出机构,国库负责税收,国库吏,对各个郡评估赋税收入,一半交给国库。

    土地是私有的,但每年要交税,土地价格的百分之二为税,也就是说五十年土地价格翻倍。

    土地产出物不交易不纳税,交易就交纳交易额的百分之十为交易税,连续三年不纳税的土地就收回国有了。

    许多无主的地,则属于国主所有,任何人要有土地,就向各郡的国库一次性购买。

    私人间的土地转让,则是向镇上的库吏交纳交易税,就是百分之十的交易额就可,然后在镇登记转名,发放产权证明即可。

    这套简单的制度,让宋国管理简单,但其实相当的富,因为只要有人,就永远不枯竭的税收。

    国主虽然是宋家的,但宋家规定以贤能选人,加上宋国背后的宋家宗室就是一个强大无比宗门,国主不过是宗室中选贤出来的,所以国主也不见得就能够专制*。

    况且还要和国中各大势力相协调,各大势力其实也不愿宋国混乱,毕竟影响宗门的利益,所以才有宋国的长期稳定。

    至于同样的其他宗门并不造反,则是因为宋室后面有一股不为人之知的势力,可以随时随地给予他们毁灭性的打击,据说,宋家就是这股势力的世俗代表。

    其实各个宗门都是实力强横的所在,其实,各个城主都是宗门选派,然后由国主任命的。也就是说,本质上宋国是各大势力在共治,利益是虽不是均分,却也是共享的。

    宋国人从商为荣,所以商业发达,富有,民众习武之风也盛,但更多人以文为荣,以商为高。

    宋国在邻近强大帝国面前很弱小,比起邻近一众小国又很富有强大,但也没有人轻启争端,尽管每个大国背后各自都有隐藏的势力,对那些强大的势力而言,人世间的一切的不过是游戏。

    按叶星理解,宋国应该是一个中央集权,四级管理,简单却有效管理着的联合国家,其实也是个势力纷杂的混合体。

    宋国其实也是一个利益群体的维持机构罢了,国家从来都是这样啊!

    这一切和叶星了解的华夏之历史也大体相同,只是细节有极大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