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终于在到了中午时分,才轮到叶星。同样一根测试棒递过来,叶星拿着然后闭上眼睛,同样的一股细细的热流从测试棒传过来,从手心钻入手掌,快速的在他身体内游转。

    叶星用神识追踪了一下这条细线的热流,不太明白这是什么原理,但心中迅速的下了一个决定,冒险试验一下自己的想法。

    叶星在排队等候时就隐隐的有了一个想法,现在趁热流即将返回测试棒的时候,他马上让一缕水灵气从肾脏到手上经脉并从握棒的无名指上流向测试棒,然后睁开眼睛。

    测试棒亮了一下,先是红色闪了三下,转为绿色闪了一下,转蓝色,先是闪烁,闪个不停,好一会儿才灭了,那种蓝色的光,竟是长时间的亮了好一会儿,至少有一两息的时间吧。

    台上的所有人,瞪大眼睛,一霎全看向叶星,大口大口的喘气声,让叶星都懵逼了,不知是什么缘故,害怕是自己刚才的小动作被人发现了。

    一位老者突得站起来,一大步迅速奔到叶星面前,拿起他的左手,然后闭上眼睛,一股柔和的气息,从的老者的手心涌向叶星。

    叶星刹时就明白他意思,并不反抗,任由他探查,这次他不敢再发出水灵气,只是静静看着那老者。

    老者脸上先是不解,然后是愕然,最后是惊喜,脸色泛起一阵的红光了。

    老者问叶星有没有*过什么内功,叶星说,“从没有,也不知什么是内功!只是从小上山打猎,练过几年拳脚功夫,就是这个猛虎拳。”说完,叶星简单的比划几下,然后又把自己新创的拳法,有眼有板的练起来。

    那老者盯着叶星的动作,好半响,突的微笑起来,既而是兴奋,说道:“你通过了,可以成为青云宗的外门弟子。”,叶星脸上马上显出惊喜交加的样子,内心却是忐忑,知道自己的暗中作弊成功了,骗过了这个老者。

    老者盯着叶星,说道,“你是火木水,三杂灵根,火木很弱,但水灵根还是优异的,而且你的经脉比较通畅!李奇峰,带他是登记一下”

    那个测试灵根的弟子李奇峰连忙称是,拉叶星去桌子边去登记。

    李奇峰仔细盘问了叶星的所有情况,这些以后都要查证的,叶星当然是据实回答,李奇峰一一作了详细的记录。

    最后李奇峰给了叶星一个不明材料制成的令牌,非金非玉非木的,却是黑色的,让叶星明天凭此令牌到城主府来。

    叶星收好令牌,向老者躬身一拜,又向那位李奇峰点头,然后下了高台,头也不回,施施然走回栈。

    其实,叶星的内心十分激动,不是因为自己要成为青云宗的外门弟子,而是刚才,他运行水灵气,结果他的水灵根就变成优异。

    这么说,如果他有火系*,是不是成为火灵根者,假如有木、金、土系*是不是会其他灵根也是优异呢?!

    这简直就是资质作弊的良方啊,这么简单的事,为何别人想不到呢?实在太奇怪了!

    叶星不禁有些期待,当然这个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必须成为自己永恒的秘密,否则自己就会极度危险,自己这个能力绝对是祸不是福。

    叶星可不是什么小菜鸟,现在虽然才15岁,但他前生已经活了27年,这些道理用脚指头想,都是可以想明白的,立即就知道如何应对,而且做起来毫不犹豫。

    回到栈,叶星依然如昨晚的一整夜*,他把肾脏内的水灵气散入全身的所有地方,而不是全部从身体表面的穴位散出去,然后全神的去导引外界的水灵气,这里水灵气不足,一晚才又恢复了肾脏中的水灵气。

    和猜想的一样,叶星全身得到了水灵气的滋润,变得更加亲和水灵气,这样他的所谓水灵根更加的优异,这就是蒙骗测试棒的办法。

    那个测试棒不知是什么原理,但叶星认为那很容易糊弄,这种作假还不太容易拆穿呢。

    只是为什么其他人想不到呢?嗯,很可能自己真的是有灵根的吧。

    第二天,吃过早餐,太阳也高高在空中了,叶星才来到城主府,城主府的卫兵,把叶星递过来的令牌仔细核查对比了一番,然后带叶星进入了城主府。

    卫兵直接叶星带到屋后的花园处,花园的一个凉亭下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昨天的老者,另一个中年的男子坐在老者的旁边。

    叶星赶紧上前,弯腰向两人躬身,“叶星见过两位前辈!”。

    老者笑说,“放松,放松,不要拘束!这位是东海城的城主,也是我们青云宗的长老,李玄同长老。”,叶星躬身叫,“李城主好,李长老好!”

    老者又说,“本人林长明,现在也是青云宗外门长老,负责这次东海郡选拔会的负责!”,叶星又躬身说,“林长老好!”。

    “叶星,你的情况我也已经了解了。你的资质不错,如努力*,应该是很有机会突破先天!”,林长老顿了顿,“昨天的选拔会,连你共有3人通过。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明天和我一起返回宗门,二个跟随李长老在东海城*,昨天招收的300城卫军必须由我们自己人掌握,如果你留下,将由你和李奇峰负责训练并带领新军!”

    叶星不知宗门中会不会有高手会看破他的真实资质,想也不想,说:“林长老,我家中还有母亲,不可能远行!我选择留下!”

    林长老很高兴,“那你先跟李长老在东海*,有机会再返回宗门!这是你的身份符。”,拿出一个木质的令牌递给叶星。

    叶星接过看了一眼,令牌正面有一座山峰,旁边篆刻青云宗,背面则刻着叶星两字,显然是准备好的了。

    林长老又拿出一书给叶星,“你就先拜李长老为师,这是我得到的一本水系*,你先炼习着!当是我见面礼。”

    叶星急忙跪下,先向李城主磕了三个响头,喜悦道,“师傅好!拜见师傅!”

    李城主脸上笑容堆积,伸手扶起叶星,连说,“好,好!”,并从林长老的手中接过书,递给叶星,显然也是十分高兴,收到一个资质优异的弟子,当然也人生快事。

    林长老又叫出李奇峰,对着叶星说:“这是我的弟子,从今天起你们负责新军!这300人全部是有基础的人,普遍有后天4层的水平,要的是把新兵训练成骨干,因为接着以后要城卫军扩军。更重要是协助李长老管理东海城!这是宗门重要的一个辖区,必须完全的管理好。”

    叶星和李奇峰同声应是,叶星转头又说“李师兄好,以后全由师兄照顾了。”,李奇峰点头不语。

    林长老向叶星讲解了宗门的一些规矩,也询问一下叶星*的情况,对于叶星还是要更多的了解,他觉得叶星这个少年很不错,以后成长起来会是个人物。

    叶星就把自己*的掺杂了绵揉掌的虎形拳展示出来,两个长老十分满意,因为叶星是没有任何人教导之下,完全是凭自己感悟而*出来的,现在实际战力是在后天三层以上的。

    叶星还把自己的飞刀绝技表演了一下,更让李玄同高兴,认为叶星是真正的学武天才,那种唯快不破的气势,加上飘逸无踪的出手,在他这个级别的高手来说,不算什么,但一般的后天高手绝对是难以躲开的。

    尤其是出奇不意,那绝对的必杀技的气势,让李城主,林长老,李奇峰更是连连称奇。

    林长老更是惊奇,脸色不乐意的对着李长老说道,“被你抢了个宝呀!不行,你得还我!”,李玄同哈哈大笑。

    四人坐在一起又聊了半天,才让李奇峰陪同叶星去拿行李,并安排叶星的住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