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兵开始陆续报到,叶星登记下名字,给每人一个编号,然后让他们去找已经贴了编号的房间,及编号的木床,过程简单也明了。

    开头人少,很安静,找到自己的编号的人,自行收拾一下就躺着,有些人则相互聊天。

    到了中午,整个军营,就热闹非凡了,更像是一个菜市场,事实上,数百人的聊天已经远超了集市的喧闹。

    李奇峰冷冷看着并不说话,叶星也只是作登记,也不说话。

    直到中午,当最后一个人报到后,两人才起身走出房间来到操场中间,各自手中执一条长鞭。

    李奇峰拿出叶星准备好一个喇叭,放在口边,运气大喊,“所有人听好,我是城卫军统领,李奇峰,我现在命令你们,马上到操场集合,一个房间一队,20息后还在房间内的开除!”

    由于声音奇大,所以各个房子里的吵闹声,一下子停了,然后又轰一声,很多人从房里出来。

    李奇峰继续大喊着,“1......2.....3.....4”,很多人立即出来了,三三两两的站着,李奇峰一点也没停,当数到15时,很多人已经出来了,也有几个懒散的走出了房门。

    当数到20时,李奇峰闭上了嘴巴,还有几个还在门里内,尚未走出来。

    李奇峰、叶星盯着几个跚跚来迟的人,冷笑!

    叶星走了过去,指着那几个人,“你们被开除了!”,拿起手中的鞭子,对着其中一人就是一鞭,那人显然是个练家子,就用手来夺,但叶星却是没那么容易让其得手,手一抖这一鞭快捷地转了弯,实实在在抽在那人身上,那人吃痛,哼了一声。

    接着,另外4人都被叶星各抽了一鞭,都是要反抗,但根本躲不开,都结结实实打在身上,个个都惨哼了一声,隔着衣服也是*辣的痛。

    李奇峰举起鞭子走过去,让他们马上滚,10城主府卫兵也是持长枪对准那些人,那些人不敢再说什么,低着头赶紧跑了,操场一下安静了。

    李奇峰又大声喊,“一个房间一队,身材由高到低,马上排好,5息时间!”

    这次很快,也安静,人群稍作移动,没有大的声响,一会儿就排好了。

    叶星在各队面前走过,一队10人,一队一队地走过,并不时调整一些人的排位。

    来到其中一队前,少了2人,问排头的人,说是刚才赶走了一人,另外一人没出来。

    叶星大喊,“还在房间里,马上出来,5息,否则后果自负!”,这时又从几个房中出来几个人,李奇峰过去一人一鞭,人人惨叫,“开除!”。

    叶星依旧一队一队去检查,整队,最后,总共288人,分为29队。

    李奇峰、叶星一声不吭,冷冷盯着,操场绝对安静,就是众人在阳光下晒着,幸好现在是冬天,艳阳还蛮舒服的呢。

    等了好久好久,三个厨房各抬十桶食物放在门口,每一桶都有编号,味道极香,众人都极饿了,口水直流。

    李奇峰拿出喇叭,大声喊,“每队一桶饭,一桶菜!十套餐具,按编号取!两人去领,其他人原地等,不得吵闹!谁吵就开除,谁抢就开除!去,领吃的!”

    各队排前两人,忙去领食物和餐具,各人自觉领取食物,然后各队就围坐吃饭,全程都不敢谈话。

    李奇峰、叶星两走到只有8人的小队,拿起碗和匙,盛饭就吃!众人见两个统领也在操场中吃饭,更不敢说话了,全都默默,低头大吃!

    伙食很好,有肉有菜,还有汤!众人见两个长官没有什么架子,也都稍微放松了一些,细声细语,边聊边吃,对伙食十分满意!

    看众人都吃得差不多了,叶星站起来很拿起喇叭,暗运一口气,声音并不大,却能传到每个人的耳中,“大家说伙食好不好?!”,众人连忙说,“好!”。

    “听好了,你们每餐都有好吃的!而且会更好!三个月,每人每月有5两银子,任务只有一个:按城卫军的要求训练好!正式成为城卫军以后,每人每月20两!”

    轰的一声,所有人都兴奋起来,要知道,一般人一年可能挣不到5两银子。

    李奇峰大声喊,“要不要银子?!”,“要!要!要!”,众人更是兴奋,开心欢呼,个个奋勇大吃,所有食物一扫而光,腆着肚子了。

    叶星站来,“各人收好餐具,洗好放自己床头!然后去休息!两个时辰后,鼓声响在此集合!迟到者开除!”,所有人都是叫,“是!”。

    所有人一队一队的回到各有自的营房去休息,两人没有休息,就站在操场正中,两人细声商量细节。

    两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李奇峰站了起来,举起拳头,在操场正中的大鼓狠命一擂,“咚...咚...咚”大响。众人在睡梦中吵醒,马上起来,跑到操场上,排起来了。

    鼓声继续,20响的鼓声,这次又有人迟到,叶星没有再说什么,又是每人一鞭子,开除!这次又开除4人!

    李奇峰,运气大喊,“现在,你们每个小队,自己选出队长,不出人命,可以一切手段,最后到叶统领处登记各小队的队长!开始!”,各小队忙围聚一圈,讨论推举办法。很快,有些小队已经各自动手了!

    叶星指着只有4人的小队,让他们跟随到办公室。这4人是叶星刚才已经了解情况后留下的,都是粗通文字的,吩咐各人,每人记录7队,把每队的队长及成员,写好记录。

    很快有的小队就已经选出队长,有的搞了好久,有些人是头破血流,有些人是手断脚跛的走了过来,叶星让4人分别记录好,让各队长领了自己的队旗。

    当最后一个小队选出队长后,李奇峰喊道,“各队排好,队长举旗在前!”,各小连忙排好。叶星喊道,“各小队,队长出列,旗给后一人!”

    等28个小队长全部出来了,叶星指了指李奇峰,“这是城卫军的统领,李奇峰。”,又指了指自己,“我是副统领,叶星!”。

    众人安静听着,叶星又说,“你们如果觉得自己本事高深,现在机会来了,向我们挑战,打败我们,你就可以成为统领!”

    众人一声不吭,怀疑地看着两人!

    看众人没有反应,叶星就指了指众队长中,块头最大的,“唐牛,你上来,不要留手!否则你只有被虐。”,唐牛一脸不信的走出来,叶星根本不废话,直接上去,猛虎扑食,一招抓向他的面门,唐牛根本没想叶星一句不说就动手,只得伸手格挡,叶星却手轻一摆,改为掌,重重拍唐牛的肩上,并同时脚在踢在他的膝后,唐牛一下子跪倒。

    唐牛站起来,不服气的叫:“偷袭,不算!”,叶星说,“在战场上,敌人会等你准备好?”,看向28人,“你们全部一起上!”,说完,根本没等众人有任何的反应,冲入人群中,猛虎拳使出,直如猛虎下山,或扑或扫或踢,根本没有一合之敌,绵揉步法使出,飘若游龙,众人连叶星衣角都摸不到。

    很快,28人都倒下,捂着痛处,哼哼嗯嗯。

    操场上一片死寂,只有喘气声。

    李奇峰,冷冷的看着众人,“你们280人,全部一起上吧,任何人*我就成为统领!”,看众人不敢不甘的样子,又喝道:“是男人就站起来战斗,孬种就躺倒!”

    所有人刹起来,大喊着一起冲向李奇峰,李奇峰哈哈大笑,挥出双拳,闪身冲入人群,只见一阵的哭爹喊娘,一个个飞上半空又迅速掉下来,操场中一片惨叫声。

    280人,没有一个还能完好的站着,全部灰头土脸,个个叫痛。

    李奇峰拍了拍双手,大喊,“服不服?不服再来!”,众人有气无力的说,“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