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微笑着喊道:“服的回营房休息,不服的留下!我打到他服!”

    众人俱是面色一变,马上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向营房,两个*的长官,鞭子抽人,拳脚揍人,根本无理由的,也从不让人讲理由,谁敢不服啊。

    叶星和李奇峰,各带两人,拿着早已准备好的外伤药,进入各营房给亲自给受伤的人上药。

    刚才,所有人对这两个统领的狠,是十分畏惧和抗拒的,内心也还有点点的恨,但见他们现在又是面目和善的,心中实在是惴惴不安,都觉得是吃人的猛虎扮好人来了,内心其实挺反感两人的作派。

    又是一顿丰盛的晚餐后,众人又有点点满意了,至少伙食是真的好,许多家境穷苦的人,从来没有吃过此等美味呢。

    叶星让城主送来的城卫军服装发给众军士,然后让众人去江边洗澡,然后睡觉。

    叶星两人也回到自己的营房,里面就只有两床,什么也没有,稍作洗漱,也就躺下,两人卧谈。

    李奇峰问,“叶师弟,你的武技不错,如何学来的?”,叶星就把自己从小打猎,后来从一个长辈中学得猛虎拳,自己不断*至今。

    李奇峰惊道“师弟只凭一套外功,没有*任何内功,竟炼到如此的程度,真是天才。”,叶星当然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天才,只是不能说。

    天才是什么,当然是天下少有的,叶星自问肯定的不是天下少有,只是说比别人早懂事,现在虽然只有16岁,其实心理年龄却是中年的了。

    叶星问,“师兄,宗门为什么一定要有灵根的人才要?灵根有什么用?”

    “灵根是什么呢?我也说不清楚。其实灵根大体就是对天地灵气的亲和程度。对水灵气亲和度高,就是有水灵根,师弟的水灵根是优异之列。”,李奇峰叹了一口气,“如果你只有水灵根,亲和度又这么高,你根本不会留下来训练新军。”

    看叶星不解,李奇峰说道:“以对灵气的亲和度区分,灵根又分为九品,当时我帮你检测,你的火灵根应该是一品,木灵根是一品不到,水灵根则在五品以上。有灵根者是万中无一,你的是三杂灵根,虽然比绝大多数人要好,却比单灵根者要差得多了,因为你必须三系*都*到大成,才能突破到先天。”

    “不入先天,一切成空!”,李奇峰说,“你的灵根三系都有,则必须三系平衡才能突破先天,而你的灵根三系不等,*就会难以同时达到大成。如果你只修水系,则可以,但突破先天时也会因体内有其它的灵气干扰,就会有些不可预测的障碍。”

    叶星问,“师兄,你的灵根是几品?”

    李奇峰说,“我的是单火灵根三品,品阶不高,但只要专修一个*就可以了,积累之下肯定可以修到后天九层,对于先天就得要机缘了,不过我有信心。”

    李奇峰说,“五品以上的就是优异灵根,在我们宗门中也是极好的资质了。当然如果是九品的单灵根就不得了了,那是传说中的天灵根了,这样的人那是真正的天之宠儿,专*一法,不会有任何障碍,先天只是起步。”

    叶星问,“师兄,我这样的情况要如何才能突破先天?”

    “你专*水系*,同时就要适当*另两系的*,让身体平衡,不起冲突。如同时达到顶阶,加上点机缘,还是可以到先天的,到了先天也要三系同修的。”,李奇峰说,“你三系同*进境虽慢,但威力了却大,到了九层,也是后天中的高手”。

    李奇峰又说道,“你年纪小,三系同修,时间有的是,只要努力,也是可以的,至于突破到先天境,就到时找机缘吧。”

    叶星点头,内心却不太担心,因为自己水系灵根也是作弊而来的,先别管这些,提高能力后,其他慢慢再想办法,自己的目标是行走天下,绝不是在青云宗老死,也不必太在意青云宗有什么看法,以后再说吧。

    叶星还询问了火系*的细节,李奇峰立即大方的把自己*的火系内功传给了叶星,因为叶星也有火灵根,况且叶星是本门中人,这些*他要学,很快也会学到的。

    叶星边听边记,并飞快的用笔记下,叶星的手脚很快,所以全部记下了李奇峰的背诵的口诀,等背了两遍后,又在灯下点燃烧了。

    李奇峰还把自己的理解全部告诉叶星,并把这些年的心得和关键之处也一并的说了,叶星用心记忆,并不时的询问。

    李奇峰看叶星只是听了,没有任何深入研究,却能往往问到核心之处,也十分的高兴,天才看问题就是不一样。

    其实叶星真的没学内功的理论,但他是自行*了水系*的,知道一切的关键所在。

    这火系*是*一条心脉,经脉变成原来粗三倍的时候,成功之后就进阶一层,然后以功力冲开第二心脉相关的经脉,总共九条,全部冲开后就会到达后天九层。

    如果有机缘,涤洗全身的经络,以火灵气修来的内力打通全部身主要经脉,核心是两条主脉,任督两脉彻底连通,就可以成为先天。

    其实其他心法都是一样的道理,只是*的次序很不一样,象叶星现在修的水系就是从外而内的修行的,而李奇峰的心脉则是主脉开始的从内而外。

    与叶星*水系*差异最大的,很不一样的是主脉,叶星是12条经脉同修的,当时不懂,也没有修什么主脉副脉之分,现在想来,他是先修12副脉的,主脉还未修呢。

    像青云宗这样道门,讲究平和秩序,所以*进境是很慢,但很扎实,在前期是不会出现走火入魔的危险。

    所谓走火入魔其实就是内力失控,在经脉中无序乱走,如果内力没有导入合适的经脉中,或者过于强大,有可能会冲断了经脉。

    而魔门的修士,以偏以快来*,所以进境很较快,但一些资质不行的人,很快就会走火入魔而毁。因而魔门人更讲资质,更要求悟性,所以魔门弟子就更少,也更强。

    但是一切修行最后都殊途同归的,所以最终资质优异的弟子就会脱颖而出,进入先天之后,大家差不多了,同等资质的人,*道门的*会以后凭着扎实基础,后来居上。

    叶星想了想,自己所*的方法确实有诸多取巧之处,但这也是基于自己强大的神识之故,更主要的还是他的强大的大脑,先行进行极详细精微的模拟之后,才开始*的,如果没有强大的神识辅助,早就走火入偏了,说不定早就瘫了。

    等过几天闲下来,要先把林长老赠的水系内功,拿来*主脉这样就是主脉副脉同步*了,而且所有经脉同修,这是农村包围城市之方法啊。再从师傅那学习一下木系*,那就三系同修了。

    叶星把听到的,学到的,全部牢记在,脑海中不停的回想,觉得自己已经不会忘记了,才睡觉。

    他的睡眠也是半睡而已,脑海中一刻不停止的思考着,但是对他来说只是脑子在摸索着*的细节,其实就是睡着了也在*。

    现在叶星即使睡觉也是会分出一缕意识在身外,注意着整个军营。

    随他的功力的深了一点,一缕意识脱离身体两尺之外,耳朵却能听到数十丈内的一切声音,可以听到北江的水声,军营中很多人的呼吸声,以及军营边林地上虫鸣。

    这一切在他来说,就是一首乐曲,虽然不好听,也说不上难听呀,没必要的去烦,一点也不烦,听着这自然的声响,反倒觉得真是美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