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依然是一早起来,依然是由李奇峰带着训练。

    昨天的表演很成功,也很好看,但是总觉得欠缺了很多,就是没有太多的军事的素质。

    叶星觉得要把这支军队,作为一支特种作战队保持下来,他们的配合作战,个人团队战力都是还没有真正受过检验的,需要一些实质性难度高的训练,才能有效提高实战水平。

    叶星与李奇峰商量好了,过几天就入拉入深山之中,去实战检验,没有生死实战的军队,根本就不可能有战斗力。

    而且,关键是生存能力,应对突发事情的应变,这些都不是可以教导出来,必需是生与死的考验中领悟的。

    在拉练训练之前,叶星觉得有许多事情要做,例如,装备,薪金、人员调整之类的各种事情,都要花时间来准备。

    而今天的首要任务是自己的工厂正式开业,叶星马上就回到了星晨山庄,准备一切事宜。

    叶星回到自己的山庄,在工厂的门口,叶星让所有山庄的人列队等候,只等城主的到来,厂房门上挂上了牌匾,上面书写着,星辰纺业,并用红布包裹。

    快到到了中午的时分,城主和几个城主府几个要人才赶了过来,因为前面还处理了半天的事务。

    叶星带领师傅一众人参观工厂,边走边介绍,看着异常整洁,有序的设备,李玄同成了好奇宝宝,叶星一一作了回答。

    李城主已经完全等不及了,让叶星立马开工,他要看一下这个天才弟子的最新成果。

    本来准备了一通说辞要讲的叶星,没办法,只得下令马上开工。

    林铁走到山庄水渠水闸口,让人绞动闸门,一股北江的激流沿几尺宽的水渠冲下,水车马上旋转起来,然后,叶星一声“开工”,在水车旁边的一个开关一拉,纺纱机的链轮的链条接上了水车轴上的链轮,纺纱机马上开如工作。

    纺纱机同一时间就是64根纱线,迅速的抽拉、捻转、绕成线锭,只是一会儿,即完成64个线锭了。

    一个女工,按了一下开关,链条脱开,同切断纺线,又按一个开关,64个线绽旋转然后平移到织布机,新的64个空线筒自动进入正确位置,两女工把线头在64个纺筒上旋了两圈,又检查无误后,按了一下开关,纺纱机又开始工作。

    而一个女工,则来到织布机边,在每个线锭抽拉线头,在织布机上固定好,检查了一遍后,按了一个开关,织布机开始工作起来,就和人工织布一样,但是很快,也不用累人。很快,一小块棉布就出现在织布机上。

    叶星告诉师傅,这套纺纱织布机械,只要4个人检查即可,不用劳苦操作,一天等于200个熟练女工的工作产量,就是50倍的人力工作,而且质量要好很多,棉布更致密,更平顺光滑,而且更一致。

    李城主非常惊讶,这就是机械的力量,同时也为这个徒弟的才能感叹不已,何等的天才想法。

    不过过了一会儿,李城主,还是有一个疑问,“如此一来,普通家庭妇女还能做什么?”

    叶星说:“我也想到这一点,所以我的布不打算便宜***现在市价还高一些,主要的购买者会是有钱人家,这样不会冲击普通妇人原有的手工纺织。而且还要开办新的各种工厂,全是招聘女工,并且给予高的报酬。让妇女有挣钱的机会,而不必靠男人。”

    “而且为了保证棉花的供应,我会高一点价格收购,这样会有更多的农家种植棉花,种植是男人的事,采棉却是女人的事,这样男人的工作多了,也多了妇女的工作。”

    “我再搞些东西出来,会让所有东海郡的人有更多的工作机会,东海城是商业之城,这些产品会很快行销整个宋国,甚至其他国家。这样师傅你很快就是全天下最富有的城主。”,叶星微笑道。

    李玄同哈哈大笑,“你一定是天下最富的富商!”,同时又皱眉,“你一做大,很快就会让人嫉妒惦记,这就是严重问题,而且宗门一旦介入也未必就能一定保得住这份基业。”

    叶星说,“师傅说的有理。我也想过了!所以暂时不会开办太多这样的工厂。而我们的力量必须加强。但这不是一个长远的办法,我想到了一个长远办法就是,合作共赢,利益共享,股份分红。”

    李玄同说,“这是何意?”

    “我们的纺织行业有很多环节要做,如种植,运输,生产,销售,我们只是做了其中一个生产环节,那么就需要其他环节来配合,但我们不可能全部自己做,就必须让别人来做,这就是合作共赢。而为了一切顺利,就必需让这个过程中的每一个人都得到利益,这就是利益共享。”

    叶星接着说,“我们让每一个环节都成立公司或者说是商会,让每个有意愿加入的人都占有一定份额,所有加入者可以不参与商会的任何事情,但年底凭所占份额分得利益,这就是股份分红”

    “只要城中富户成了我们的股东,他们自然会维护商会的利益,因为商会是他们自己的商会。如果普通民众参与了,那么所有普通民众也会自动维护自己的商会。而各个宗门参与进来,那么自然也成为我们利益的维护者。足够大的利益能让天下所有人成为我们自已的人!”

    李玄同想了好一会,点头道,“是的!但细节如何操作还要多想想。但一切也得我们自身有力量。你的*如何?”

    叶星回答,“水系已经进入了三阶,木系进入了二阶了。师傅,我发觉两系同修没有任何冲突,可能是水系有利木系的关系,而且木系内力增长很快,水系则由于灵气不足进展较慢。”

    “你三系灵根,本来是要放弃两种的,专修水系的,但水系有利于木系,所以可以*木系,但水火冲突,火系不要*!尽快积累,以期冲击先天。一切以自己*为本。各样事尽量交于他人去做!”

    李玄同又追问了一下叶星*的细节,觉得问题不大,只让他注意细节,一定考虑清楚之后才可以进行下一步的*。

    李玄同临走又说了一句,“尽快把你的计划书给我看一下。”

    叶星想让师傅一起在这吃个便餐,但李玄同还是走了,对于今天的见闻,他觉得已经足够了,隔上几天就和这个徒弟见面,吃饭就不必了。

    叶星叫来所有的14人,开了一个短会。

    叶星说,“纺织的事,暂时顺利。安排林浩天、叶云山二人继续观察,记录各个细节,想方设法改进。每5天,你们就必须发现一个要改进的细节,只要有效,我给予10两的奖励。”

    “城中的店铺由木胜,林文负责,以木胜为主,请两个妇女帮工,专卖我们的布。要注意安全,财物和你们自身的安全。你们要勤加*,我会让城卫军给店铺一定的保护。”

    “现在我们在旁边的厂房,搞一个加工厂,准备主要是制作兵器,全是新的设计,而且会用水力来加工。各类原料、矿石由林铁采购。其他人,加上我,会全力制作我们自己的合适装备。必须保证我们山庄自身的安全。我们挣钱这么快,一定会引来外人的嫉妒。如果我们没有力量,一切转眼化为乌有。”

    众人称是,都不是笨蛋,一旦外人知道自己这么日近斗金,肯定就是无比的嫉妒,一切的麻烦事情就会立即找上门来的。

    如果自己等人修为不够,那就等着被人欺压和掠夺吧,哪怕有城主府的支持,一些人也会暗中出手的,这是肯定的,一切还是要自己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