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吃过早餐,叶星集合所有参加特训的人员。

    重新安排了人员,按三三三制重新编组小队,一个队长,三个长枪手佩短刀,三个弓箭手佩短刀,三个长刀手佩短剑,每人还准备了一个喝水的葫芦,一把随身的匕首,一双牛皮鞋,两套全是口袋军装,一套带弯钩的三丈绳索,并且都装成一个随身包裹,当然每个人的吃饭的铁碗铁勺放入其中的。

    队长也是全新的,因为只能有15个队长,所以这一切又是一番争斗后才决定的,依然是胜者为先,半天才最终决胜出来的。

    而应叶星的要求,云海村的人全部分开,10个人分在了不同的10个小组,这些人全是叶星的兄弟,也是叶星的学生,更是叶星最信任的人,叶星是要他们分开了,也是为了间接的掌握每个小队的情况。

    但是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能成为队长,他们从小打猎,却比起一些有武艺修为的人来说,是差了很多的,尽管得到了李奇峰,叶星最严格的训练,在150人中也是毫不出众的。

    忙碌了一个上午,全部整编完毕。

    叶星说,“队长全权负责小队的各项事,队员在这次特训中不得有任何违纪行为,任何人不得违抗军令,否则军法处置。”

    “每10天就会重选一次队长,任何人都有机会。记住,我要的是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更是要把你们培养成一个有能力的将军,以后可以各有自独立带领军队。协作、团结、有能力!”,叶星高喊,“要不要成为将军?”

    众人高声回应,“要!我是将军!我是将军!”

    叶星摆了摆手,示意安静,严肃的说,“这一切就是要看你们自己的努力!作为队长不得抛弃任何一个队友,作为队员不得违抗队长的安排。过10天,队长就会再次轮换,所有人不得以私人恩怨来影响特训。只要被发现,一律开除,并且废除修为。”

    说到这,严厉扫向众人,“单单个人,你们没一个打得过我,但是一个小队,我打不过你们,并且你们组合在一起,可以对付平常的100人,明白没有!”

    众人高喊,“明白!”

    叶星说,“队长留下!各人回去收拾一下随身物品,吃完午餐就出发!”,众人回到自己的营房去收拾东西。

    叶星给队长每人一张布质的地图,是东海郡的简图,上面用朱笔画了几个红点,并旁边标注了编好的号。

    叶星说,“吃完饭,你们带领自己的队员,10天自行到达1号地点,这个过程中没人理你如何完成。但不得抢夺欺压平民,我会和我的传令兵叶青岩,在后面骑马跟着。违纪者立即撤职,你的队员犯错都是你的错,再犯者开除!”

    叶星给每队100两银子,金光灿灿的银子,“这是两个月伙食费。后面你们如何生存,我不管!你们带领自己的队伍,在森林中生存下来就是成功。”

    吃过午餐,15个小队长,带领自己的10名队员,穿上新军服,带上新装备,各人还另拿了一个换洗衣服的小包裹,离开了军营。

    看着所有小队出发了,叶星才和李奇峰告别,带上叶青岩,各牵两匹马,马上都各放了两个大包裹,全部是油布包好的药品和一些干粮,这是紧急的备用品。

    目标地是离东海城足有数百里之外,东海郡的西北部,紫云山脉的西段,那里全是原始森林,野兽众多,人口却几乎没有地方。

    那个地方东海郡最大的河流西江,西江的水流是北江的几倍,河流宽广,水深流急。

    出来了东海城,向西北向,沿西江边走都有路的,宛转曲折绕山脚而走,1号地点就在森林之边缘。

    十天到达那里,其实是很急的急行军才行,当然了如果是自己一个人,会快很多,但是十人的团队就不好说了。

    团队有可能是更快,但也可能是很慢的,这就需要各个小队长的个人能力了,这就是叶星要的,要培养带兵将军的人才。

    叶星比之众人迟了两个时辰才出发,所以根本看不到其他先出发的人了。

    叶星两人同样的是走路,4匹马是用运货的,这次特训也是叶星自己的特训。

    叶星和叶青岩两人穿了军服之外,小腿各有绑了一个棉布做的铁沙袋,各有重10斤,这是两人的特训项目之一。叶星还把自己的36把小飞刀,小钢弩带在身上。

    两人就开始以跑步,是各牵两马慢跑。叶星先是让叶青岩学习自己的换气方法,边跑边说话,一路讲解。用鼻不用口,刻意用腹部收缩鼓起来加强吸气,呼气,要求是达到自然之极才算过关。

    因为是慢跑,连续跑了半个时辰,叶青岩掌握了这个换气的窍门,他觉得跑步其实也没什么难了,只是比起走来说要累一些,快一些。

    但是清冷的天气下,却不觉流出汗水。他看向叶星时,却发现叶星气不喘,更没半点流汗,跑起来很飘逸。

    叶青岩惊叹,“星哥,你真厉害,汗都没出,散步也没你轻松。”,叶星笑了笑,他是用了水系灵气,其实是在应用水系灵气,有点作弊。

    叶青岩是没有灵根的,他的后天三层,他*的是力量和武技,这样跑是实打实跑,所以全副装备的他跑起来其实是很累的。

    叶星给他讲解了运动中呼吸配合力量应用的方法,“就是一息短吸,三息停顿,五息长呼,一息一步,不要快,也不慢。两手握成弯曲,如轻拿大球,随跑轻轻前后协调摆动。这个非常重要,彻底学会之后,才能学别的!”

    叶青岩点头,不敢说话,按照叶星的指导一步一步的尝试。

    由于他的步伐时快时慢,没有掌握细节,所以叶星只能慢慢的陪同他。

    叶青岩非常的累,但叶星没有理他,一直走、走、走,这个过程中,只有拿出一个装水的葫芦出来,喝些水。

    后来,叶星看他实在是累的不行了,才终于停下来。

    叶青岩是彻底的就趴下了,在大道的边上不顾任何的瘫坐,气喘如牛,叶星让他端坐,调整呼吸,冥想气息。

    叶星自己则是看着沿途的风光,也作警戒之意。

    稍作休息后,两人继续跑步,还是一样的方法,叶青岩也有点适应了这种节奏的呼吸。

    因为他们一直跑,而且速度还比较快,结果三个时辰后,就追上了大队伍了。

    这时已经夕阳西下了,15个小队都停下来了,也都聚在一起,就西江边上的一个河湾处。

    所有人都累了,一个个饥饿难受,就在江边的空地,躺倒了一*。

    看到叶星到来,许多人都大喊累,一个个的翻白眼,不敢说什么,但怨气浮动了。

    叶星微笑点头,也没有说话,让叶青岩把4匹马绑在树上。

    叶星爬上一个大树,抽出长刀,砍了很多干树枝,然后下来找另外一个树,又砍下很多干树枝,这样连续砍了很多棵,然后把附近几个小树砍倒。

    叶星让叶青岩把干树枝和几棵小树拉过来,绕着一棵大树一大圈,然后放火烧起来,把杂草全部烧了,也在地上烧许多灰了,然后把小树放在火堆,产生浓烟熏烤大树。

    众人看叶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目光呆滞的看着。

    叶星让叶青岩去砍树枝,大声的说,“你们还躺着吗?等下天黑了,有野兽,有毒蛇,有毒虫,江边可能有水上蛮兽,今天晚上你们也没有吃的。”

    15个队长这才刹的全部反应过来,赶紧安排人照着叶星方法去做,然后拉上剩余的人去找吃的。

    其实有几个小队,大半个时辰就已经来到这里了,但根本没有思考过晚上过夜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