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惊魂未定的众人,叶星抽回长刀,平静的说,“你们没人值夜,也敢在地上呼呼大睡!佩服!佩服!你们如此上战场,现在已经一堆死人了!这是在森林边缘,比战场也好不了多少,随时都有凶兽袭击!”

    又转头盯着路的那边,指了指远处的草丛,冷然道,“那边还有两只狼兽,后面可能还有一群,你们现在敢睡?”

    所有人全部惊惧的拿着长刀,拿起长枪,眼睛四周巡视,叶星喊了声,“小队作战!”。

    15个小队迅速,排成三个长枪手在前,三个长刀手在中,三个弓箭手在后,队长在侧的战斗形态,全部面向路那侧,杀气腾腾,不过等了好一会,也没有看到有任何敌人,不由得全望向叶星。

    叶星拿出钢弩,一箭射向草丛,一声狼嗷,两只狼兽迅速跑向山中。

    众人这才知道,叶星说的全是真的,不禁冷汗直流,敬服叶统领的厉害,也为狼兽的狡猾吃惊。

    叶星感应了好一会,再无发现,这才说道,“每个小队一人值夜!注意观察,绝对不能睡着了!”

    众小队长忙高声叫道,“是!统领!”

    叶星盯着众人说,“如果等下有狼群来袭怎么办?”

    众人高喊,“组战阵”

    叶星怒极反笑,怒吼,“死蠢,上树!马上每个人把绳索挂在大树上,如有狼群,不是急着去应战,而是先上树,保自己的安全,再用箭来射!”

    众人轰然大笑,马上照办。

    一个个人全部上到了大树上依着树枝睡觉,下面依然点了上篝火,每个队长却瞪大眼睛盯着外围,一点也不敢睡。

    叶星没再说话,跃上树枝,依然打坐,没有敢真的入睡的,他知道这班人在野外的全是菜鸟,说不定下一刻就已经出事了。

    后半夜无事,一直到天明,15个队长个个黑眼圈了,因为他们一刻都没有睡觉,确实,作为队长这就是责任,做了队长就是为队员的安全负责,最没有休息的资格。

    叶星起来,从马匹上取下一个大锅,搞了一个简易的灶,去河边搞了一大锅的水,烧起来,火很猛,很快就开了,叶星取出装水葫芦,用一个勺子舀水灌满。

    对着发呆的众人,叶星说道,“外面的水中很多看不的小东西,都是有害的,喝了生水要生病!所有人把自己葫芦的水换成这个烧的开水,以后在野外绝不可以喝生水!”

    看见众人还在麻木之中,叶星不禁发怒,“快去找吃的!难道空着肚子上路。”

    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几个人赶紧把两只死狼兽拖到水边去搞干净,所有队长则带领其他人去附近找食物的。

    叶星大声喊道,“记住,不能找蘑菇之类的,很多都是有毒的,水果也尽量不要找,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是不是能吃!”

    叶星则让叶青岩继续不停的烧开水,让所有人的水葫芦都装满开水,自己则去了河边,看一下有没有可以搞点可吃的。

    一个时辰之后,大家也都回到营地了,有些小队找到的又是鱼和兔子,也有一些小队带回了一些果子。

    叶星带回了十几条大鱼,已经杀好了,叶青岩把鱼全放入一个超大的大锅中,熬鱼汤,还加入一哇野菜,满满的一大锅。

    两条狼兽也被烤熟了,几个士兵把狼肉分到每个人的碗中,150人,每人也才分了一点点。

    当鱼汤熬好,叶青岩放了一些盐,放了一些油,试了一下味,为叶星舀了一碗,自己舀了一碗。然后让众人过来喝汤,人太多了,所以也只能尝了些味。

    吃过早餐,各人都没有吃饱,但也没有办法了。叶星叫过小队长,每人给了一张100两的银票,说,“每个小队准备一个大锅,一些油盐,每人身上准备一些大米,一些干粮!前面有一个镇,所有东西准备好。今天晚上不许再手忙脚乱,不知所谓!”。

    叶星又大声的喊,“昨晚的教训深刻了没有!如果不记取,那么今晚就会有人会死!明白了没有?!”

    众人大声回道:“明白!谢谢统领!”

    叶星挥了挥手,“收拾东西出发!”。

    所有人收拾好个人的所有物品,整理衣冠,检查装备,然后一队一队出发了。

    叶星最后,看了一下营地,发现也没什么遗漏后,才和叶青岩牵着4匹马慢慢的向走,两只小鸟则放在叶星临时做的一个鸟笼里。

    前面的小队都已经走远了,叶星依然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训练叶青岩一路的一种步法。

    叶星自己要的不是速度,而是长时间的耐力,以及通过这样的训练可以让体力保持自动修复之中,而木系本身就是生命之气,所以叶星刻意让木系内力为主,再辅以水系内力,这样水木相成之下,木系内力似乎变得到更加活跃,而且两种内力会在身体表面形成一个小旋涡,让身体象是变轻了一样,速度没快,但比昨天更加轻松了。

    只是这样,他的内力不知能坚持多久,他有一种想法,那就是以水养木,以木生火,或者自己很快就三系同步了,不知行不行,还得看这次训练的效果。

    叶星慢悠悠的走,叶青岩却是很累,但叶星没有理会,一直的走,追上了前面的众小队,还是不理,只是直直的向前走着。

    众人很想休息,可看到统领轻松的牵马在前,也不好说什么,只得一直走,所有人后来都被拉在后面了。

    叶意全神体会,一边走一边*,有了一些心得,觉得有自己要仔细总结一下。

    水木双系同修果然很有道理,叶星体悟了很久,发现内力没有丝毫的增长,但消耗的也不多,这是因为什么呢?他猜测是双系相互相成,令得并不需要这么多灵气。

    再加上叶星是一边用一边吸,所以好像一直也没有耗尽,只是下降了一些罢了,水木相成之下,不但水系经脉得到锻炼,更重要是激发了木系经脉中灵气的运行,水灵气可以滋润躯体,木灵气有生命之息,让身体修复肌肉的疲累。

    叶星回忆所知的几种*,全部没有说到这种情况,因为所有*全是单系*的,双灵根,多灵根的人都是修完一系再修另一系的,绝不会象他这样,水系没修成,只有三层就开始修木系内力。

    从来没有人,如叶星这样的,同一时间进行两系同修,所以并没有这方面的记述,也许是有的,只是别人没有记载下来,都大的可能是这些全在大宗门的记述中才有。

    到了中午,叶星到了一个镇,是西江边上的狮山镇,这是一个繁华大镇,离东海城也不远,也就150多里。

    江边有一座高大的狮子形状的石山,西江在此有一大的转弯而得名,南北方人员来往必经之地,很多人在此休息。

    叶星找了个路边显眼的饭店吃午餐,把马在店前的小树下绑好缰绳。让店家给马准备一些草和水,自己在一桌子下坐下。

    店小二拿来一壶热水,叶星自己从身上取下包裹,拿出一些茶叶,放入壶中,摇了摇壶,然后给自己倒了一杯,慢慢的品起来。

    叶星看那些队员跟不上来,当然也明白这是众人缺乏轻身功夫,但是这倒是一时间不好解决的,自己的轻功,他们应该是不太容易学会的。

    最好是有一种方法,并不需要什么内力支持就可以做到的轻身功夫。

    叶星边喝茶水,边仔细的斟酌着,他想到自己的步法,抛开内力而言,其实也是不错的,省力,快速,加上呼吸的方法配合,应该可以教给队员们的。

    叶星取出纸笔来,很快的就在纸上写画起来,写好一张后,又一连抄写了十五张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