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有一个人找来,正是郡守派来查案的人,名叫易伍,叶星不认得,但那人却知道叶星是郡守的弟子,可见应该是李玄同的信任的属下。

    叶星向易伍介绍了查案的过程,而且推测不是普通凶杀案。

    易伍道,“叶统领,何以见得不是普通的谋杀案?难道还另有缘由?”

    叶星说,“因为死者家中并无财物损失,凶手与死者的家人都相熟,不是为财,不是因色,那就很是奇怪了,更是奇怪的是凶手与死者似乎平日无任何来往,因为从没有邻居看到两人交往。而凶手竟半路死了,不管是自杀还是被人半路下毒,那么这都不是简单的凶杀案。”

    易伍道,“不能是情杀吗?”

    “女死者在做吃的,可见是认得凶手,而平日凶手并不与这家人交往,却很相熟,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们是相熟的。你可以从他们从事的行业,以及背景去调查!”

    “凶手还停留在现场是一个很奇怪的举动,一定是有某种东西还在现场,他想得到,或者是想知道官府查案的过程,这个人不是*就是想掩藏什么东西,只是他倒回案发现场时,官府已经来人了,所以他不便再进入现场。”

    易伍点头,感谢叶星的帮忙,然后告辞走了。

    叶星端坐*了一夜,也就没有过问特训队众人的事情了,如果在镇上,还要自己来帮助,那么这些人也没什么用了。

    第二天一早,叶星和叶青岩就起来了,众小队没有住栈,只是在镇上找了块空地,所有人一起烤火睡了一晚。

    叶星把15个队长叫来,每人给一张纸,上面写得正是如何在行走中转换呼吸的方法,让他们自己学会后教给所有人,必须在到达目标地前所有人都学会,有人未学会就是队长的责任。

    叶星严肃的盯着他们,轻声说道,“必须所有人按时安全到达目标地,这一路上相互合作!从昨天开始,我就不再理你们任何事情了,如果到了1号营地,你们队中少一人,你们就开除!迟到就换人!”,众队长应是。

    没有再理他们,只让他们快点出发,必须在规定时间到达目标地,叶星和叶青岩牵马先行出发了。

    叶星的没有再理众小队的情况,自己就开始了步法*,今天的目标是必须到达100里外庆云镇,这是叶星要求叶青岩的目标。

    叶星发现这一路上大体都是沿着西江的岸边走,路还比较宽,虽则路旁是高山密林,但也没有特别险峻之处。

    路上的山林有很多兽类,都不是太厉害的凶兽,应该也危险性不大。

    一路行走,中间很少休息,只是边吃干粮和水,就一直走呀走,在傍晚时,路上已经没有任何行人了,终于走到了离开庆云镇就只剩下10里之路的小树林,穿过这个几里的山路小树林就是镇上了。

    叶青岩更是疲累欲死的,气喘如牛,汗湿透衫,眼睛翻白了,叶星却依旧轻松之极的。

    就在一进入小树林,叶星就感到有些不对劲,没有虫鸣没有什么鸟叫,而且是完全的寂寥之中有点异样。

    果然在进到树林深处里,跳出了6个人,都是拿的是长木棍,把两人四马围住。

    叶星早就飞刀在手,并不吭声,叶青岩则惊慌失措的呆住了,当然这是假的,叶青岩少说是严格训练了几个月的后天三层武者。

    其中一个高个络腮汉子,举棍对着叶星说,“我们只是求财,不想伤害你们,你们现在放下所有东西,往回走。”

    叶星看了看叶青岩,对之点点头,突然抽出短刀,把那个大汉的长棍磕飞,短刀已经架在其脖子上,而叶青岩已经短刀架在另一个人的脖子上了。

    这个突然变化,完全没有任何准备,所以那6人全部被镇住了。

    叶星淡淡的说道,“你说说这是什么回事?不要说假话,否则我的刀就不认人了!”

    那个大汉害怕地说,“好汉手下留情,我等不是坏人,只是走投无路了,想搞些盘缠而回家。我们真的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叶星说,“刚才你说让我们放下东西就走,没有想杀害我们,我才放你一马,如果不是,你们已经倒下了。你给我说说是什么一回事。”

    大汉连忙说,“是,是!我等本是良民,不敢做此等伤天害理之事!我说我说。”

    原来,他们是一队行脚商人,但是昨天傍晚在此树林处被人打劫,所有财物全部被抢,还在绷在树林深处一整天,刚才不久才挣脱开来。

    一行6人现在身无分文,又饥又饿,想搞一点点银子去前面镇上搞点吃的,最好是有点盘缠可以回家,刚才看到叶星两人过来,就动了歪心思。

    叶星看他们全部只有薄长衫,全脸全手都红包,显然是被虫咬,而且手上拿的全是树枝做的棍子,看来他们并没说假话。

    叶青岩拿出一些干粮又拿一个水壶,让他们吃东西,他们实在饿惨了,根本没有气,拿起就吃,那对食物的急切的,已经让他们忘记应有的礼仪了。

    叶星看他们狼吞虎咽,等了好一会,才问,“这路上很多人经过,你们为什么不求救?”

    那汉子说,“我们一直被绑在远离这里密林深处,也不知要如何处理我们的,只是被我们挣脱跑了而已。刚才跑到这里不久,就碰上你们了。”

    叶星说,这么说,“匪徒的巢离这并不远了?有多少人?”

    那汉子说,“我不知道,我们只是被带到前面的密林绑在树上,我们不知他们的巢穴所在。抢劫我们的有10个蒙脸人。”

    叶星让他们跟上,先去镇上,到了镇上已经完全天黑了,叶星在一个栈住下,并开了间房给那6人,还给了他们10两银子,让他们自行解决吃的问题。

    6人千恩万谢的出去了,叶星和叶青岩也吃了东西就休息了。

    第二天,叶星和大汉去了镇衙报案,才了解到这样的劫案已经无数件,由于并没有人伤亡,又找不到匪徒,所以一直就变成悬案。

    最早的报案已经数十年前的事了,但因为发生案件毫无规律,在附近各地均发生过,多是晚上,又没有杀人,所以并没有知道匪徒的所在。

    叶星拿出城卫军统领的腰牌,镇长连忙招待,叶星只是仔细查阅了历年的积案。

    他发现,劫的全是小商人,都是晚上,都在偏僻处,没有杀人,或者讲是报案的都是没被伤害的,都是蒙面匪徒。

    叶星骑马回到树林,也找到了6人被绑之处,但一无所获。

    回到镇上,和叶青岩聊起这个事,叶青岩说,“这样的事,只能是平民所做,不杀人,只抢小商人,不可能是真正匪徒。”

    叶星点头,很简单的道理,这个庆云镇的治安不好,镇衙的官声也很不好。

    据讲庆云镇附近的山村都是偏僻之处,山高林密,又人口极少,山民多是未开化之人,庆云镇离着东海城才200多里,实际上已经是极度落后未开化之地。

    而镇衙又有抽税严苛之处,山民有怨而无处可发,所以这里死气沉沉,显得萧条。

    “那也可能杀了人,根本就没有报案!这里面可能有不为人知的原因。试想数十年如此,为何没人理会,都是没有破案的,根本是不曾去查吧!”,叶星说。

    所以这些劫案只能是不了了之,如果没有严重命案,估计永不会有人认真的去重视。

    其实就算有严重的命案,庆云镇的镇守也没有能力去办案,不会有结果的。

    叶星没兴趣去查案,也没有做包青天的想法,就此打住。

    想来就是附近的平民做的,因为太穷了,以抢劫为生,也没杀人,就只能是小商人们自认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