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叶星回到城中,和师傅详谈转让纺织技术之事。

    李玄同不明白,“你非常艰苦开发出来新的纺织技术,现在正是大大挣钱的时机,为什么不自己做,而要转让出去?”

    叶星说,“师傅,你想过没有,如果我一个人做,一是做不大,二是让人惦记,那么对东海郡有什么用?如果转让出去几家同时做纺织,这里是海运河运的最发达的地方,那么就立即让东海成为了宋国的纺织中心,甚至是世界的纺织中心。这样东海郡立即有了一个源源不绝的税源。”

    “纺织的新设备是我们打造的,那么这个设备技术就控制在我手中,只能向我购置。这样设备的价格任由我定价。设备需要维修,那么只能请我的人。纺织技术开始要指导,那么只能请高薪聘请我的人。那么技术核心就在我手上,我并不理会布匹的销售情况,却永享利益。”

    “我准备开发出新的船,可以用机械来驱动,那么东海会成为造船中心,航运中心。纺织品最终是要销售出去的,就得用航运。航运的关键技术全部掌握在我手,这又是一条财路。造船又会成为东海的新的行业,这是一条永不枯竭的生意啊。”

    “航行肯定会需要安保,我们的城卫军就马上可以投入使用,成立安保队,为商会提供服务,收取一定的费用,我们立即扩军,藏军于民中,以民养军,立即可以扩军十倍而不用什么费用。”

    “这些核心技术都在我们手中,但不能都我们来做,必须与人联手,让利与人,才能做大做强,而我们隐藏于后,不受人关注,得其利不受其害。所以让师傅挑选合作的伙伴,最好都是有背景的大势力,他们都得利了,这样就让东海郡成为所有人都要保护的地方。而青云宗就会事实上更加有利。”

    最后一句,是叶星故意加上去的,因为叶星知道,李玄同是从小在宗门中长大,对宗门极度维护,只有最终有利于宗门,他最后一定会同意。毕竟东海郡至少是青云宗的属地,一半的收入是进入宗门的。

    李玄同点点头,“我完全明白了。东海城中,各大势力都有的,就我知道,我们青云宗与八极门、灵药门友好,与宗室宋家更是有亲厚密切关系,所以要和他们一起做,不要抛开任何一家。”

    “与圣灵宗也没有冲突,但生意中涉及的方面还是最好别和他们合作。紫月宗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在世俗中也没什么存在。圣灵宗、灵兽门、剑神山庄、凤凰山庄,都是偏激之人,尽量先不要进入他们的行业。”

    叶星皱眉道:“不知他们在东海涉及哪些行业?”

    李玄同说,“纺织、造船、航运现在没有与任何势力相冲突,做起来算是新的行业。青云宗和紫月宗是基本上都上些修道之士,没有太多涉及世俗的行业,有也是暗中的,并没有明面上的,主要的收入都来自所掌控的郡的一半税收。青云宗、紫月宗各掌握4郡。”

    “宗室宋家掌管宋国,所以子弟基本上是不参与商业,全是在各地出任库吏之类。更有4个郡,包括国都大梁城,共9郡之地,是由宋家掌管之中。”

    “灵药门占据了草药、炼丹、医病这一行业,宋国所有的这类交易都在其掌握之中。宋国中原地区3郡是出产最丰的地方,都是灵药门掌控之中。”

    “八极门从事各种酒楼、酿酒、贩酒,赌场,宋国的每一个乡镇都有其势力,还有一些黑色的暗中交易。也掌控了八极门宗门所在地1个郡。”

    “圣灵宗号称魔宗,无论什么行业都有其影子,不显山露水,都在水下。山贼海盗,赌场花楼多是涉及。而且圣灵宗还是西北方向6个郡的事实上的领主,只是因为宋家背后强大的力量,否则早就独立一国了。也因为西北的之外的大唐帝国,实力极度强大,也让其不敢立国。其实圣灵宗的背后势力应该也就是大唐。”

    “灵兽门掌有4郡,3郡在北方,与大元帝国相接,主要从事贩牛、马、羊,一切这类行业的背后都有灵兽门的影子。东海郡紫云山脉北面的云湖郡也是他们控制的,他们的背后就是大元帝国。当然北面驻有宋国最强的卫军,所以灵兽门也只是掌控此区域,却也是不敢胡来。”

    “剑神山庄在宋国的中部占有一郡,没有太明显从事什么行业,有传闻许多杀手出自剑神山庄。凤凰山庄也是在宋国的中部占一郡,当地出产各种顶级玉石,凤凰郡出产的珠宝玉器是妇女最喜欢之物。两郡相邻,所以他们有密切关联,是半联盟状态的,又在宋国的中部,基本上没有域外势力的影响。”

    叶星问,“我们青云宗掌握哪4个郡?”李玄宗说,“青云山所在地青云郡,这个南部的东海郡,还有是北面的宁远郡,东原郡。只有东海郡是富足之地,其他三郡都是贫瘠之地。所以宗门极为重视东海郡。”

    叶星说,“如果纺织、造船、航运还是没有势力关注的行业,我们青云宗可以独家经营,但没有经营人才的话,也没用,有可能的话,我们只是技术入股,核心的东西掌握在手,让别的势力去经营,而我们只做分红,这样可以把他们和我们绑在一起。只是不知宗门会不会有看法?”

    李玄同想了想,说,“宗门根本没有经营人才,我认为你是唯一一个这方面的天才。我完全理解你的意思,但,你的是你个人的,不是宗门的,如果纳入宗门,以后会有无数的麻烦,也解释不清。你尽管去做,东海郡收取税收就可以了。”

    李玄同脸色转为阴暗,“宗主虽然信任我,但这个位置其实很多人觊觎。我也保证不了以后会发生什么。你我师徒同心,但别人不一定,如换了我在宗门中的有敌意的一方掌管此郡,以后一定会打压你的。”

    叶星担心的道,“师傅,难道宗门的目光如此短视?”

    李玄同说,“你拜我为师后,我就一直不想你进入宗门去*,所以要你在此训练新军之名义来远离争斗中心。我知道宗门中人的,无数的人在觊觎着这里的利益。无数人在背后想取代我现在的地位。”

    “师傅,宗门的事是如何的?”,叶星想了想问。

    李玄同说,“你现在功力太低,首要的是突破先天,其他的事不要去理会!你生意的事,慢慢来,不要急于求成。一定要有实力才能大力发展。你一步一步来,只要我还在这里,没人可以欺负我的徒弟。”

    李玄同看叶星有点迷惑的样子,解释道,“青云宗数百年来,内斗不止,实力不增反倒下降了很多,近几届的宗主也能力并不突出,一直被宗中的几派长老所牵制,如此下去,肯定不妙之极!你只是我的弟子,并不是青云宗的弟子,明白吗!”

    叶星感激的看着师傅,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师傅的意思。

    李玄同拍了拍叶星的头,说,“你是我唯一的弟子,师傅又没有婚配和后人,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林长老也没有把你申报为青云宗弟子”

    李玄同是指叶星是他个人的弟子,不是青云宗的弟子,叶星的所作所为不代表青云宗,也不为青云宗服务。

    果然,师傅这个从小在青云宗长大之人,其实也是不看好宗门的未来,也不想叶星牵扯入其中,只愿徒弟做一个无宗派的人。

    象李玄同这样收个人弟子,不算宗门弟子的情况,也不是很特异,其实只要不使用宗门的资源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