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二十天,叶星也已经把数千个常用字进行编码,并手写成两本编码本让8人去用。

    8人好学敢动,不断的改进,现在可以在几个山头间传送信号了,而且接收机也改进了,可以在纸打上不同大小的孔洞来表示接收的不同信号。

    如果是竖起更高的天线,可以发送得更远。叶星指出发送的方向要聚向,接收的天线要大,还要增大发射的功率。

    现在一对大鸟,来来回回的在两地间飞了很多次,已经可以让两地进行书信的通信了。

    斛角山和桂花峰的训练还没有达到要求,但已经不能再等了,主要是粮食已经耗尽。

    斛角山和桂花峰都自称是土匪,但也不可能真的去抢劫,这里是贫瘠的矿石产地,理应不是贫困之地,却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不太产粮食,也没有什么野兽。

    这段时间,石油基地已经是用抢来的银子去购买粮食来支持两山了,但根本难以维持,只能去其他远点的镇去购买,但邻近的镇上没粮食可买了,而且购入粮食的量过大也让人怀疑。

    叶星让李依山和桂花峰的梁志宏联手,准备先对白龙会出手。

    白龙会是水盗,比之黑风盗就稍弱,而且白龙水寨与石油基地相距不远,如果要发展基地,则必须先拔掉这个威胁,而且叶星有想法自己控制这个江上的运输。

    两边派出小队先是扫清一切的探子,只留下少量的在两边的山寨保护后方,然后大部人马进驻到离白龙水寨只有20里的地方,合兵一处共1000人,自称天星帮。

    叶星、李奇峰依然不会干预,让他们自已决策,但事关重大,所以两人及所有的教官都来了。

    在临时的驻地,招来主要的几个大队长开战前会,在一个大大的山洞里,摆了几张桌子,然后是几排长凳,所有核心人员都陆续快步来到。

    李依山和梁志宏请叶星等人上座,但叶星等人不肯,只是坐下首,只让两人马上进行情报分析,以及如何决策。

    两人看叶星李奇峰以及众教官,完全是旁听的样子,知道就是考验自己两人的时刻了,也就没有气,开始分析白龙水寨的的情报。

    白龙水寨依江依山,大部分的建在江水转湾之处的山脚水边,已经存在数十上百年了,根深蒂固。

    水寨有人员1200至1300人,有不少是水匪家属,多是渔民出身,水性很好,水上战斗力现在基本江水无敌的。

    白龙水寨有两位正副当家,都是在后天9层以上,而且是多年前就达9层,7、8层的悍匪有数十人之多,至于其他人员则是修为不高的江上渔民罢了。

    这批水匪不太用箭,多是短刀,很是凶悍,过往船只必须交过路费才让航行,稍不如意就杀人放火。

    水匪陆上战斗力不会太强,把他们引到陆上决战是唯一的办法,这样不会让水匪借水而逃,又能以己之长克敌之短。

    情报显示,这个白龙会没有什么战马,所以陆上解决是唯一选择。

    那么就剩下就是如何让水匪尽出,在陆上决战!而且为防意外,必须速战,否则这边缺粮就会自已先崩溃。

    参会的所有人都沉默,低头皱眉,叶星和众教官也同样,不发一言。

    梁志宏盯着众队长说,“我有一个想法,要逼对方上岸,只有一种可靠的方法,就是水寨着火,那么就可以让对方把人和粮食回到岸上。我们然后用战马冲击为首,一战可定。”

    众人马上高声称好,连叶星都满意的点头,确实,以己之长待对方之短是最好的方法。

    李依山说,“我们现在缺粮,只能在这几天内出手。现在是如何放火,不能太大,粮食烧光,我们自已也没粮吃。但也不能太小,必须给对方搬粮上岸的时间。而且必须是深夜放火,这样对方混乱,只当是失火。等所有人上岸后,我们就发动袭击,一战而定。”

    众人不断的发言,探讨各种细节,叶星、李奇峰只听不言,教官们则拿笔书写,记录下大家的发言,并整理成报告。

    等众人都讲完了,不再说话了,大家终于也齐齐的都看向了叶星和李奇峰两位统领。

    李奇峰不发一言,望向叶星,示意向叶星发言。

    叶星站了起来,“很好!大家会思考分析来做事,不会冲动下决定,这很好。我只有一个提议,你们在上游倒上一些黑油,然后漂到水寨时,点燃黑油,这样可以达到你们的想法,不要太大火,只要逼其上岸即可。”

    众人拍手大声叫好,叶星压了压手,“黑油去找我的石油基地,木子朗已经准备好数十桶。”,说完,示意叶奇峰走了出去,众教官也是起身走了出去。

    叶星和李奇峰,上到山顶,对视一笑,伸手朝对方一招,然后的山顶的树林间打起来,快一个月没有对战了,手都痒了。

    这段时间,叶星全力在外事,根本没有什么*,所以被虐的有点惨,除了脸,多处被毫无人性的师兄重手击中,痛得叶星不顾仪态的嘶叫。

    叶星眼看今天没有好结果了,只得连忙停手不动,任李奇峰如何动作也扮死不理。

    李奇峰,这段时间大有进展,所以自然不肯罢休,只是叶星根本不给机会,飞抛出一条绳索,挂在悬崖边,然后顺绳下溜之大吉。

    看着毫无抵抗之意落荒而逃的叶星,李奇峰气得高声叫骂,“缩头乌龟!”,然后又哈哈大笑。

    三天后的晚上,李依山、梁志宏请来叶星、李奇峰,说,“两位统领,我们已经让木子朗用两条小渔船带了十桶黑油去到上游之处,现在出发到水寨附近埋伏,只等火起。”

    叶星点头,对李奇峰说,“我们两人对付两个高手!”,转头对两人说,“马上分批出发,一定不可让敌人有所发觉。”

    两人点头,让所有人弃马步行,分批行进。一路平静,没有灯火,没有月光,没有星光,正是最好的时候。

    派出强力的杀手,清除了离水寨五里外的哨兵,1000人的天星帮,分成十批,静静的在山林中躲藏着,只等一声令下。

    午夜已过,没有任何动静,所有人都有点不耐烦了。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但是还没有发生任何事。连叶星都有点奇怪了,难道有什么意外,大鸟传回信息,木子朗的两条小船下午已经达到指定位置了。

    正要派人打探,这时那边传人声嘈杂之声,站在树顶的叶星也看到火光。叶星让众人不要动,在望远镜下,水寨里火光冲天,越来越大,看来,这火有点大啊。

    叶星让众人稍等,只身飞了出去,在树间飞掠,无声无息。

    叶星到水寨附近,发现里面已经一团糟,哭泣吵闹之声鼎沸,很多人在手足无措的乱哄哄,也有人高呼救火。

    只是石油用水是救不了,借着江风,向整个水寨蔓延。水匪的头目,高喊上岸救人。

    叶星回到天星帮隐藏处,让众人匍匐前进,直到水寨前2里。李奇峰手一挥,拿出长刀冲了出去,所有人在手上缠有红布识别,一声不吭拿刀直冲。

    这场战斗没有悬念,根本是砍瓜切菜,一接触水匪就溃败,很多水匪头目跳江逃跑了,包括两个首领。叶星和李奇峰根本没有发挥,只有叶星用飞刀杀了几个悍匪,主要是为了救自己人。

    只是半个时辰,眼看大势不妙的水匪抛了武器,跪地求饶,叶星、李奇峰不理,全由李梁两人处理,而且叶星认为这两人做的非常好,果敢而有序,不惊不慌,是人才。

    叶星、李奇峰只是站在高处戒备,巡视四周,不敢大意,毕竟白龙会的头目全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