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都是在山林中树上跳跃前进的,根本不理会有没有路的问题,以两人的轻功,只花了两个时辰就来到黑风山。

    其实半路上也有不少的黑风山的探子,但叶星的灵敏的神识都是提前发现,没有作任何打扰就避开了去,同样的也瞒过了天星帮的探子。

    因为黑风山也全是矿洞,所以很容易找到躲藏的地方,叶星和李奇峰拿出望远镜,全面的仔细观察黑风山寨。

    黑风山其实很在大,有数十个山头,其本质来说,五峰山也是其外围之地而已,黑风山寨是主寨罢了。

    因为现在和天星帮相战数十天,所以最近所有人都收缩在一起,其他各山峰已经暂时没人的,主要是这黑风山其实太广大了,力量分散是不行,最好是收回来,所以现在也好收缩在主寨一地。

    情报显示,其寨主名叫黑煞,真实姓名不知,是后天9层高手,十多年不曾出手了,现在应该至少是9层顶峰,甚至已是先天高手了。

    4个副寨主都有后天9层的修为,现在白龙会被赶来这,就多了一位9层高手,8层高手就有更多,至少20个以上。

    至于后天七层的人就不必计算了,根本没有什么地位,人数也太多,他们内部也是没有去统计的,就是一个小头目罢了,可能数百之多也可能。

    这些人单打独斗个个是高手,但对行兵打仗就是外行,所以才被天星帮打得压缩在此处,现在被围困了两个月了。

    按理分析,他们其实应该很紧张才行,但以叶星的感觉,似乎他们毫不在意,警戒都很松懈,这让人费解。

    这种状况必须早点搞清楚的好!叶星示意让李奇峰留下接应,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不等对方回应就轻飘飘的掠了出去。

    李奇峰本想自己前去的,看见叶星已经飞了出去,没办法,只好留下,全神戒备。

    叶星向灯火明亮之地摸过去,靠近时就隐藏在暗处,用耳朵倾听,有人则早早就感知了,轻易的就提前藏好了。

    有一些的普通山盗的,有些是小头目,叶星都一溜就过去了,根本没有人看到。

    摸索到主殿大厅,这里面是灯火通明的,叶星不敢大意,窜上了大厅后面的一棵大树上,虽然看不到大厅的情形,但凭叶星的听力可以清晰的听到里面的谈话。

    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天星帮应是粮尽了,没法再战了,所以现在来求和。我们置之不理,过几天或许他们也自行撤退。”

    “众位不觉得奇怪吗,前一段时间,他们还招聘人手来修路,现在就想走,不符常理。主要的是他们的战斗力很强,高手不多,但也根本不怕我们,现在求和,绝对是陷阱。”,一个声音较尖的人反驳道,声调同样很高。

    粗犷的声音又道,“陷阱无所谓,他们攻不进来,反正我们不出去!拖死他们!”

    又一个声音传来,竟是女声,有点粗,但肯定是女声,“我们的粮食不多了,近三千人的消耗,这两个月已经把我们的存粮用完了,又没有及时补充。其实是我们拖不起了。”

    “现在是我们有钱也没办法购粮啊,所以真正要尽快求和的是我们。”,一个男的说道。

    那个女声又道,“我的意见是求和是必须的,但也要做好相应的准备。”

    “不知寨主有什么安排?已经几年没有见到寨主了,送到其住处门口的信,根本没有动过,更是没有回应。”,一个说人道。

    “寨主又不在住处,应在偏僻的地方全力*,而且到了关键之处了”,那个女声道,“而且寨主说了,一切事情由我等商议解决,不得打扰他的修行。不入先天应该是不会出来的。”

    “先天这么难突破吗?以寨主的功力,这十几年也突破不了?”,一个男的说。

    又一个阴阴的声音,“你努力了十几年,现在才从8层进阶9层的初期。如果没有好的机缘,估计你一辈子也就这样了,要突破到先天,也只有做梦了。”

    那男的气愤道,“你厉害,不也才是9层后期,十年也见你修到顶峰。牛气个屁啊!”

    又一个人说,“如果寨主突破到先天,就不必说什么了,天星帮举手可除。”

    那女的道,“不要说这个没用的!还是谈一下如何应对天星帮的和谈要求。李副寨主,你是现在的决策人,你说该如何办?”

    那个李副寨主说,“和谈还是要去谈的,反正拖着谈吧。粮食不够,我们可以翻过后山,从那边去抢,去买也行,就是路途有点远,山路也不好走。”

    顿了顿,李副寨主又说,“我们分出三批人,一批人去和谈,一批人守山,一批人从后山绕行过去,去那边采食。这样可行吗?”

    那妇人说,“那如何安排人手?如果对方突袭,我们分散了人手就很麻烦了。”

    那个阴阴的男声说,“白龙会的人加入我们这,寸功未立,让他们去和谈。那些妇女小孩能动的去帮我们运粮。山寨的守护力量不减半分。”

    那个粗犷男声道,“后山险峻,那些妇儿如何爬过去,还说运粮!韩兄,让被你玩够了的女人就去送死啊,太浪费了吧!”

    李副寨主说,“如果这样做,白龙会的人知道了,去和谈时反戈,我们就又多了500个敌人,而且是生死相搏不死不休的敌人。韩副寨主还是收敛些好。”

    又一人说道,“韩兄,要小心白龙会的人了,你的行为连我们也感不妥,还是慎重些好。再怎么说加入了我们就是我们的人,现在白风他们选择隐忍,只怕不见得是好事。”

    那妇人恨恨的说,“韩色鬼,别再这样了。白风与天星帮虽然是死仇,被灭了水寨才投靠我们,但白龙会战力还在,小心白风率众作反了。”

    那个韩某人阴阴的笑,“哼,哼,哼,他敢,我一剑削下他的狗头。白龙会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白风那个无能的家伙,早就想杀了了事!白吃米饭的东西!”

    李副寨主说,“停!停!还是商议下和谈和去购粮的事,这样吧,把白龙会大半的人安排去抢粮,但是我们的人亲自带队领着去,和谈则是白风代我们去,以白风与天星帮的死仇,肯定谈不好,这样就拖着,拖到对方生变为止。”

    “古兄弟,你带几个高手,率白龙会那些妇女和小孩爬过后山,开一条简易的山路,去那边抢粮。不管有没有粮食,少500人吃饭,也节省山寨的粮食。”

    那个粗犷男子说,“好!我没问题,就这样吧。”,接着是众人在商讨细节。

    叶星觉得听下去也没什么用,所以从树上下来,在附近一一去探查。

    叶星最想知道那个多年不现身的寨主黑煞的情况,但想到自己肯定不是对手,不禁也有点怵。

    叶星猜想黑煞在闭关*,一定会选择远离山寨的安静之处,他的住处肯定是没有人的,所以决定先去探查一番。

    在议事大厅附近数个大房,是一座座的套房,应该就是大头目的住处了,这里肯定有黑煞的居所,只是不知是那一套房才是黑煞的住处。

    叶星从右侧开始一间一间的探查了一遍,发现这里面有几套是空的,还上了锁,当然有几套是有亮光的,应当是有人住的。

    倾听了一会,找了一座大的房子,没有灯光的,从不高的围墙跃进去其中一套,确认里面没人后,叶星大模大样的,推开内门走了进去。

    看样子,这里有许多日子没有开了,地上的尘埃很厚了,所以现在叶星的脚印很明显。

    夜光之下,地上的一行脚印也极是触目,叶星回首时也看到了,真有必要,须清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