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正想全力抵抗,那股重压突然就没有了,两人不由得身形一滞。

    那个怪人盯着两人,突然道,“你们是什么人?很年轻,身手也不错。穿着夜行衣,不是黑风寨的吧。而且黑风寨也没有你们这样年轻的高手。除非是新近加入的人!”

    叶星想了想,说,“前辈,我们是从那些坑道中摸索进来,的确不是黑风寨的人。”

    那怪人哈哈一笑,阴阴的说,“你们是外来的人,这身打扮,大约也不怀好意的吧?”

    叶星撇了撇嘴角,并不说话,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本寨之人当然是没有必要这么装扮的。

    那怪人沉默了半天,突然说,“你可知我是谁?”

    叶星两人摇了摇头,只是全神戒备的盯着那个怪人,以防其突然袭击。

    怪人说,“我就是黑风寨主,也就是外面人称黑煞。”

    叶星和李奇峰极度震惊看着怪人,一时间呆住了,根本无法相信。

    见两人不相信,怪人又道,“我被逆徒所害,被绑在此处四年了。我因为*不慎,出些了岔子,被逆徒钟汉明偷袭,挑断了主要的经脉,被禁固在此。”,声音里透出极度悲愤。

    叶星两人还是不言语,只是听着,依然一副戒备的模样。

    怪人,有点自言自语似的,“逆徒想得到我的*方法,才不杀我,但为了防止我恢复功力,也把我的经脉挑断了,并锁在这。四年了,我全身经脉尽断,其实也没什么好活的了。”

    两人反倒有点相信了,看其人现在如此的状况,的确是真实的,也根本没有骗人的必要了。

    叶星不解的说,“他是你的徒弟,你的*方法迟早都要告诉他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怪人说,“我的*的是仙法,完全不同于常人所学。一般人根本没法*,必需是千万人中才有一个的特殊资质的人,才可以*。”

    “钟汉明那逆徒资质优良,但只适合人世间的*,不是仙家的*。他根本没有仙缘,所以没法入门。但其却认为我故意不传他,所以就怀恨在心。日积月累,终于就做出弑师之事。也怪我识人不清。无话可说!”

    叶星和李奇峰,怔怔地看着黑煞,根本不知是不是要相信他说的,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仙法”,难道不是传说之中才有的事吗?这人难道是发疯了不成?

    怪人,应该就是黑煞了,他叹声道,“你们这么年轻可以*到后天高手,将来进入先天应该很有把握。但最多也就是先天了,不太可能突破到更高的层次了。”

    李奇峰说,“前辈,先天9层不是人间最高境界了吗?难道还有更高的层次?”

    黑煞说,“对于人间武学而言,先天9层就是习武很高的境界了,当然还有更高的境界,虽然也是永无止境的,但锻炼的只是肉体和精神,并不可能是长生不死,顶多比常人长寿一些罢了。但对于仙家而言,*的是灵魂,先天也不过是*的开端,炼气期,和先天同一层次。修仙更是没有止境的,只要不死,可以永恒的*下去的。更关键的是,修仙可以延长生命!”

    没等两人说话,黑煞又说道,“修仙是得有资质才行的,逆徒没有资质,一切都是空想!”

    叶星插话道,“前辈所说的资质,就是灵根吗?虽然很少有人有灵根,但似乎也不是那么少,千分之一应该有的。”

    “错!错!完全错误!我说的资质是仙根,灵根是亲和各种天地灵气的能力,而仙根完全不同,是不可描述的,反正有没有仙根是测不出来的,只有试修仙法才知道。”

    黑煞继续说道,“拥有仙根的人,只要凭着*口诀,炼上一会,就可以完全的通透的明白*的法门,说到底就是完全超越常人千万倍的理解力,而且的快速的领悟能力,还有看破一切虚妄,直指本心的能力,与灵根不搭的另一回事。灵根是肉体的资质,仙根则是灵魂的资质!”

    李奇峰问道。“这么说,先天高手也打不过炼气之修士?”

    “那是两个不同的体系,后天、先天修的肉体,而修仙修的灵魂,当然两者是相关的,习武高手的精神也会很强大,灵魂也会相应增强,但比之炼气期高手,则不值一提。而炼气期高手的肉体也未必就强得过先天之人,但却可以用灵魂精神之力压制对方。两者基本上是同一层次,只是*方向不一样,难度却也有天壤之别。”

    叶星问道,“前辈从哪里来的,我们为何从未听说了修仙?书上也没有记载过?”

    黑煞说,“修仙的口诀是口口相传,并不写成于纸上。而且修仙之人,抛弃人间一切,躲在深山大泽无人之处修行,加上修仙之人,不得入世影响人世间,所以世人并不知道。”

    李奇峰问道,“既然这样,为何你会成为黑风寨主呢?岂不是在影响干预人世间吗?”

    黑煞说,“我的宗门被灭了,被人追杀,只好隐名埋名,远离修仙界,来到此贫瘠匮乏之地也是为了苟延残喘。在这,我从不曾显露了仙法,只显露自己是后天高阶的修为。”

    叶星说,“那钟汉明知道你是修仙者吗?”

    黑煞道,“我躲在这里修复伤势,看他资质不错,就收他作徒弟,曾让他修口诀,但他根本入不了门。他不知道我是修士,他迟迟不能冲破到先天,认为是我不愿教他的缘故。其实我修的不是人间之法,并不能指导他从后天突破到先天的方法。”

    李奇峰问,“那钟汉明现在在哪,他现在是什么修为?”

    “经过这几年的闭关*,他前一段已经突破至先天了。他把我困在此处不杀,其实就是要在彻底巩固先天境界后再来辱杀我。现在应该是在某个秘密的地方*,已经有半个月没有来这了。”,黑煞说。

    叶星想了想,说道:“我们不是黑风山的人,我们把你救出去吧?”

    黑煞摇头道,“不行的,这几条铁链极其的坚韧,非一般的东西可以砍断。其实他随时都可能出现在这,而且只要我离开这里,很快就会被追上,你们的修为在他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叶星有点不明白的问,“前辈你功力全失,刚才我在数十丈外,你是如何发现的?”

    黑煞说,“我虽然功力因经脉断了不能运用,但神识可以达到数百丈,如果钟汉明在此同样也是可能发现你们的,但只有数十丈的范围。”

    叶星两人悚然一惊,是啊,还呆在这里太危险了,两人马上转身要走。

    看到两人的动作,黑煞感应了一下,才说道,“数百丈之内,他的行动我能感知,他现在不在这里。你们马上离开吧,不要枉丢了性命。”

    李奇峰拉着叶星立即要走,叶星弯腰对黑煞一躬,“前辈,真的对不起啊,我们没能力救你。”

    黑煞点头,挥了挥手说,“马上远离此处,否则钟汉明来了,你们就白死了。”

    叶星和李奇峰两人告谢一声,马上原路退回去,急急就走,小命要紧啊。

    突然,身后又传来黑煞的声音,“你们稍等一下,我有一事告诉你们。”

    叶星觉得很奇怪,刚让自己两人快点走,又说有事告诉自己两人,不是玩我们两人吧。

    李奇峰拉着叶星转身就走,根本不理,叶星迟缓了一下,还是转过身来,看向黑煞,说道,“前辈有什么事?我们听着呢!如果能办到,一定尽力为前辈做到!”

    黑煞反倒不说话了,只是看着叶星仔细看了好一会儿,依然没有无语。

    叶星看他不言语,也不催促,只是望着怪人。

    李奇峰则死命的拉着叶星,再也不肯停下来了,叶星被牵扯着向坑道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