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把三张纸读了十数遍,没有去理解,只是全神去记忆,凭他极好的记忆力,也只是记下个大概,因为不理解,所以只好死记硬背了,当然这是他的强项,十来遍之后,就全部记忆下了。

    武修也讲灵根和吸纳外界的灵气,但这种吸纳是为淬炼肉体和经脉的,不断的进化强壮肉体,从而达到成为高手。

    修真完全不同与武修,也要灵根却更核心的是为仙根,即天生的精神和理解力强大,不修肉体,只修精气神,把全身的精髓炼化为真气,缊养真气在身体中流动壮大,然后冲击身体各种窍穴,从而改变身体的状况,总核心的是灵魂的壮大。

    修真者未必能打得过修武者,还可能远远不如,但精神力、感知力和生命力却远胜。

    叶星把第一段的修真入门口诀,只有数百字,研读揣摩了半天,果然不同以前所学,特别的讲究心的*,姿态的配合,全是静坐,非常多的细节:

    1、左手在内,右手在外,拇指相扣,置于丹田处。

    2、含胸、拔背、沉肩,自然放松。

    3、闭口,轻叩牙齿,舌可以抵上颚,微闭眼,返观内照。

    4、逆腹式呼吸,意守丹田。

    修行要点:全身放松,双目垂帘,舌顶上腭,鼻息自然,两手抱诀。

    修行手法:听息、坐忘、守一、数息、吐纳、止念、观照、心静、意静

    叶星把入门口诀,一字一字的揣摩,希望完全明白其中的细节含义。

    但是口诀绝对的微言大义,因为没有解释,没人指导,自己只能凭空推衍。

    以前也无数次的进行推衍武技,经脉走向,但这个完全没有头绪的推衍,如何听息、数息、怎样的身体姿态,一一都要仔细的在脑海中进行模拟,要推敲出来是真的耗费精力,所以很快就头晕了。

    叶星只好躺下放松,脑海中放空一切,睡死过去,月光星光洒下来,缓缓从身体进入,慢慢汇聚到头部,他的头痛逐渐的消失。

    第二天,叶星又和特训队进行了一整天激烈的训练,并且和李奇峰又打了一场,在众人的笑声中,毫无例外的大败而回。

    叶星再次一个一个细节去推衍,然后写了下来,累了就睡。

    连续十天,叶星终于把入门的所有细节全部推衍搞懂了,而且写了下来,并把这些内容进行了整理。

    拿着足有数十页,自己费尽心力推衍出来的细节内容,他都觉得太难了,真的,没有足够的精神力、理解力、毅力,还有是神识恢复能力,根本不可能做的到。

    真的,缺少其中任何一点,都没办法进行下来,没人指导实在太困难了。

    怪不得绝大多数人的有灵根之人也成不了修真者,因为修真要的天赋是精神的而不是肉体的,偏天生人的精神其实并不强大,也就是没有大脑的极好的理解力和控制灵魂的方式方法。

    在一再确认自己已经完全知道修真入门的*方法后,叶星决定要好好的放松一下,先去和李奇峰打了一场,然后去前山和李依山、梁志宏商谈。

    李依山说,“我们内探传来消息,对方已经派人从后山去打粮了。也送信来说,同意十日后再商议和谈。中间的那个会场地,对方也来确认过了。初步商定,各方派10人,双方的其他人员都不得进入会场地5里之内。”

    梁志宏说,“我们这边的已经准备完毕了,只差是不是要执行断首计划,还是以拖待变。”

    叶星说,“如果李统领突破到先天,我们就执行斩首行动。如果不能,那么我们就拖着,派出一批人员袭击其运粮山道,只须让其增加更大的困难即可,不要让其陷入绝境。”

    叶星想了想又说,“我现在有要事,可能有一段时间并不在这。你们自行决定所有事务,不必找我。原则就是保持我们的战斗力,不要怕任何事。”

    两人点头表示明白,又和叶星汇报了近期的各项事务,叶星让他们放手去做,自己不过问这些事务,两人才一齐躬身告辞出去了。

    叶星回到后山,也和李奇峰说了一下,自己要闭关几天,时间不定,有什么事,自行决断即可。

    叶星收拾了一个大大的包袱,带了大桶的水,和大袋的干粮,然后把古书和自己所写的东西放在怀中,找一个隐密的地方,不受打扰的地方去闭关。

    对五峰山的矿道,叶星有印象,所以很快就深入地下数百丈,找了一个比较大的矿洞,放下东西后,把矿洞的入口用石头封上。

    在地方铺上厚厚的棉布,吃了些东西,然后放松睡了,完全不用任何担心的放松睡大觉。

    不知多久之后,叶星才醒来,先排空了身体,然后是端坐调息调心。

    然后是调整身体姿态,按照修真入门之要求盘坐、五心向上,两手叠放丹田,放松全身,当静心之极时,叶星神识全部浸入丹田。让神识在丹田中,温养缊和。

    以丹田中五色灵气来安抚这一股神识,神识在温和的气息中感觉幸福安逸,除此之外,什么也不用做,也不能做,就是一心一意的神识享受这种温和。

    时间就在这样的静谧中流逝,叶星对外面的一切无知无觉。

    不知多久,神识开始静中生长,开始变得发热,就在丹田中随着灵气的旋转而活泼好动起来。

    又过去了不知多久,神识在任脉向下活动,下沉到会阴,然后翻到督脉的尾闾。

    丹田——会阴——尾闾——会阴——丹田,神识就像顽皮的小孩在这里反复反复的玩耍,伴随神识,灵气也同样在反复的往返流动。而这一切完全是自主自发的,没有任何的引导和干预。

    神识所缊含的修练知识就自动成为神识自身的行为,原来修真是这样的,神识自行*即可,并不用念头不断的去理解和引导的。

    就这样过了不知多少天,叶星的神识不在大脑,就这样的玩耍着,却也在这个过程中有了一点点的变化,神识变大变强了一些。而且这段经脉也由于灵气的活动更加的通透。

    当灵气不足的时候,内脏的灵气就会自动流入丹田,内脏灵气不足的时候,就会从天地间吸入灵气,某种灵气缺乏的时候,五行相生就自行无中生有的出现。

    这一切叶星全然不知,神识只是在温和之中变大,他本来就神识强大,现在就更明显的增强了。

    所谓修真无日月,时间就这样过了不知多少天。

    叶星就如一座木像,没有生机一样。全身的肌肉逐渐消失,形如枯槁。

    丹田之中的变成了以神识、灵气、全身的精元熔炼而成的真气。真气比之内力完全不同,他是精气神三者融合所化,也是对内力的扬弃和提纯,更重要的内气本身也是神识所化。

    当叶星把神识散入全身的时候,身体现在是隐约透明可见的,就象眼睛就在旁边观察一样,神识的观察极高级的是,似乎可以看透身体内部的一切细节。

    终于,叶星突然的神识极尽疲惫后再返入大脑,然后把脑中星光之气一下子吞噬而光,并且从外界大量的引入星光之气,神识象是饿极了一样。

    而同样的,内脏中五行之气几乎枯竭了,只有几丝极度纯净的气息保留下来,身体像是海绵一样从外界吸入各种灵气,沿着各自的经脉自动的进入五脏之中。

    丹田中的五色气旋还有,只是很淡很淡了,缓缓旋转,把身体外进入的灵气吸入其中,最中心原来就有的一个极小的光点,现在变成了一粒米大小了,和灵诀描述的完全一样。

    叶星睁开眼睛,没有任何犹豫,立即大量的喝水,吃东西,拼命的吃,直到干瘪的肚子鼓起来,实在吃不下才停下来。

    又稍作休息,然后站起来,抖动身体,伸展手脚,从洞中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