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回到船上,和留守船上的人打了招呼,然后回到自己的仓房。

    叶星取出那个两百年份的碧海血莲,调动内息,从手心冒出一股轻微的吸力,碧海血莲那种极纯的火灵气,顺着火系经脉导入心脏。

    心脏极是舒服,像是吃了什么好东西一样,一刻钟后,灵气没了,全部进入了心脏,心脏好象有了扩充一样,那种一阵虚空的感觉,然后就消失了。

    然后叶星运行水火相冲之法,上火下水,肾心气息相交,无中生有一样,水灵气不断的增长,半个时辰后水火一致了,然后是其他三系,五行相生相克。

    两个时辰后,叶星迈入后天6层,经脉本就通了的,前面只是灵气积累不足,现在有极纯的灵气为引,自然就立即突破了。

    索性一鼓作气,继续*,到了深夜,让丹田的五色气旋也慢慢的增长到6层的程度。一团色彩复杂的气旋在丹田中更快的转动,正中的那粒米大小的真气光点却依然只是缓缓的闪烁亮光。

    叶星知道进阶是迟早的事,但一株两百年份的药材让自己进阶还真的没想到,看来,灵气精纯高阶的药材是*的关键手段。

    把外观没有任何变化的碧海血莲,放在口中嚼碎,然后咽下,这种药材浑身是宝,果然灵气虽则消失了,但其成分还是大有助于身体。

    叶星全身发热,汗流如浆,半个时辰后,才慢慢的退去高热,不过叶星的床铺的全湿了。

    叶星走出船舱,和守夜的卫兵打了招呼,然后跳入水中,好好的洗了一个澡,回到仓房,换了新衣,又拿出那汗湿的床单,打水洗了一下,就挂起来。

    叶星在月下试了试身手,轻轻一跃,然后在帆绳上一拉,嗖的就上到桅杆顶的瞭望台,两只大鸟吓得呱唣大叫,展翅飞起来,看到是叶星,才又飞了回来。

    叶星亲切的抚摸两鸟,两鸟马上停止的噪声,站在帆杆上假睡了。

    叶星觉得轻功有了些增强,当然他早就5层巅峰了多时了,进阶6层,只是内力些许的增加而已。

    叶星在桅杆瞭望台上坐到天亮,主要是感受一下内力在全身的变化,觉得要是把十多种药材吞下,内力肯定还会增长,但进阶就是有点困难。

    叶星对众人说,“你们再玩一天,但明天就去别的地方去看一下,邻近有十几个小国呢。”

    叶星叫了十个人员随行,就下船去了,他想起一件事,就是想准备一些水果,因为他前生听说过,长期海上生活容易得败血症,水果是比较重要的维生素补充办法。而且更要补充一些食物。

    来到市场,叶星采购了很多的肉干和水果干,也有一些新鲜的水果,这些都是桃花岛的特产。

    忙了一个早上,叶星让十人送回船上,自己就再逛一下,但对于购物,他是没兴趣的,所以很快就觉得没意思了,搞了一大包的零吃就回到船上了。

    到了傍晚,叶星吩咐各人收拾好一切,明早出发。

    第二天一早,众人去准备早餐。正吃早餐的时候,有人来报,岸上有人要求见叶星。

    叶星极为诧异,他根本不认识这里什么人。

    当叶星来到甲板上时,往岸上一望,一个年轻的公子,对着他招手。

    叶星一看,还真的认识,正是馨月。

    叶星不明所以,但还是从船上下到岸上,微笑的的说,“公子有何指教?”

    馨月轻轻的说,“前天听了叶先生的大志,觉得自己渺小之极,就是笼中之鸟,井底之蛙,所以恳请叶先生可以带上我,我希望有机会天下走一下。”

    叶星摇头道,“不可以!我这里全是男人,你在船上不方便。而且,我不了解你是什么人,我也不可能把你拐跑。你的家人怎么办?即使你家人同意,我也不会同意。”

    馨月说,“我知道,所以我想过了,这样肯定是会让你为难。我想付出一些代价,作为乘船的费用?”

    叶星依然摇头拒绝,说道,“我没什么需要的,所以你不必说,我不同意!”

    馨月以快要碰到叶星的耳朵,放低声音的说,“知道你个高手,一般的事物不可能打动你。我家中有一本上古的*密诀,绝对是无价之宝,我借你查阅,你得答应我随行。”

    叶星摇头,“我根本不在乎什么*密诀!而且上了船,我把你半路上扔进大海,夺你的*。你怎么办?”

    馨月瞪着眼,气愤地说,“你不是这样的人!如果你真的如此,也算是我自找的!我死也我的自己的选择!”

    叶星笑笑说,“是啊,那我凭什么要你在船上。你回去吧,再见了!哦,不会再见了。”

    馨月气极的说道,“那你要什么条件才答应?你说出来!”

    叶星摆了一下手,“没任何条件,不答应!”

    馨月忽然一笑,说,“那我嫁给你!是不是可以上船了?”

    叶星也为她的大胆吃了一惊,但依然决绝地说,“不答应!我不需要!”

    馨月实在没法了,气极,直接哭泣起来,叶星依然微笑着,根本不理,转身就要上船去。

    这时,又一声音传来,“叶先生稍等!”

    叶星回头,看见又一个少年走了过来,正是前天和馨月一起的,另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

    叶星停下来,看着对方说,淡淡的说,“我们萍水相逢,没什么要说的,我也不欠你们任何。所以...”

    那女子打断叶星的话,说,“所以我付出你满意的代价就可以了。你听我说,我这里一本修真*,一瓶修真使用的丹药,换我两人在船上随行。”

    叶星吃惊地看着这个女子,“你竟然知道修真?”

    那女子走前几步,来到叶星的面前,低声说,“你是炼气期一层,应该是刚入门。我现在炼气期2层顶峰,我可以看穿你的修为,但你不可以看清我的。”

    那女子轻声说,“你肯定是一名散修,而且水平低下。我以*和丹药为代价,求在船上一个小间,如何?”

    叶星刚想拒绝,那女子又说,“我们两人不会连累你,只是呆在船上。更重要的是,我可以教你你修真!免费的!”

    叶星冷冷的说道,“还是说实话吧,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跟着我?不说清楚,我不会答应的。”

    那女子拿出一个令牌,放在叶星的手上,轻声的说,“我叫静萱,我妹叫馨月,都是越国皇族之人,算是郡主。现在都要被安排去给人和亲,我们不能反对,也反抗不了,所以早就想离开这里。”

    叶星说,“什么和亲?”

    静萱说,“最近十二蛮夷国蠢蠢欲动,想联合入侵我越国。越国一向文弱,最终是打不过的。皇帝要把我们两人分别送给二个蛮夷国的国王做妃子,以换取暂时的和平。我姐妹两不想做牺牲品,况且和亲,根本没用,只能拖延一段时间。”

    馨月走过来,气极败坏的说道,“皇帝有自己的女儿,不嫁,却要我们来牺牲。我宁死了不会去的。”

    叶星说,“你们跑了,你家人怎么办?”

    静萱说,“我父亲是皇帝的远房堂兄,现在领兵在外岛,馨月的父亲是皇帝的亲弟,虽然必定受影响,但肯定最终也就不了了之的。况且,我父领一支海军在外,其实反倒是安全的!”

    馨月恨恨的说,“上不了你的船,我们也会逃的!我就是死也不愿嫁给一个矮丑老头。”

    叶星想了想,又说道,“有没有人跟踪你们?”

    两人摇头道,“不会,我们只是不受重视的两个棋子,我们扮成侍女的样子出来的,再换了男装才来找你,侍女扮成我的样子还在家中呢。”

    叶星点头道,“那上来吧,记住,一直男装!”

    仔细对着四周看了一下,让两人上了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