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到了船上,叶星引两人来到船底的一个舱房,对两人说,“你们住这个房。船离开这里后才可以上甲板。”

    叶星回到上来,让人来取来一个食盒,装了一些东西,亲自送到船舱给两女,同时吩咐众人收拾立即开船。

    静萱接过食盒,和馨月,就大大方方的吃了起来,两人生在皇家,从来不知道谦让,双是锦衣美食长大,这样的简单的伙食倒也有点新奇,所以吃得津津有味。

    两人吃完,自行收拾了食具,把食盒放在了船舱门口,船也已经开动了。

    叶星站在船头,转身对向驾驶室中的特战队员,喊了一声,“去南边的淇澳国。”

    看着海天一色的无尽大海,一言不发,叶星也不知自己拐走两个少女对不对,也不明白是不是合适,这样的事情还是不太好的,拐带人口呢。

    叶星从男女平等的社会中过来的,以女子和亲的事,是断不能接受的,可以战死,但以牺牲弱女来换活命,听到就怒火中烧,但想想也正常,这个时代,女子就是可以交换的货物罢了。

    等两船已经远远的离开了滨城,顺风向南开去,两个女子这才也上到甲板,两人十分惊讶船只设备,完全不同她们以前所见。

    更让她们吃惊的是,一堆人在*,而且很多都是后天8层的高手。

    静萱取出一本黑色封面的兽皮书,递给叶星,说,“叶先生,这本书是远先祖所得之物,存放在禁中密库数百年,一直无人能得修习。我十年前,得幸进入禁中书库,看到此书,就研读起来,原来这是一本修仙的书。”

    “我们两人一同修习,我得以入门,但馨月却无法入门,每次都头痛欲裂,毫无头绪。我昨日一见你,就从你身上就感到了修真的特有气息。你虽然也应该有修真的*,但这本书有特殊的炼气层的密法,入门后,配合灵药,可以加快修真速度。”

    叶星接过书,轻声对两人说,“我参考一下,你们想做什么都可以,但男装打扮不要变。”

    叶星来到舱房,在外挂了个“不得打扰!”的牌子,关闭舱门。

    点上了油灯,叶星开始伏案研读这本古书,这书并没有密码,是直接写成的炼气期笔记,并不如飘缈灵诀深奥艰辛,除了*方法外,里面介绍了多种丹药来促进修为的方法,并且详细介绍了配方以及炼制的方法。

    很快的,叶星就阅读了一遍,还大有所得,这本是一本修行笔记,记载一些取巧的修真方法。

    也就是说,还是可以*飘缈灵诀,但改变一*内运行的次序的前后,再配合丹药可以快速的提高修真的速度。

    叶星决定先行推衍一番再说,所以立即端坐静心开始在脑海中模拟这本笔记中记载的方法,只是花了半个时辰,叶星可以确认,这是真的。

    说不上有多高明,但明显的很有效,而且对很多*的运行细节进行了有效的精简。

    叶星先全神记下并快速的背诵下来,直到完全的记下,不会忘记。

    叶星放平气自息,让自己慢慢的进入状态。以新的方法开始*,先把丹田的内力先用神识进行压缩再压缩,变成很小很小,几乎就贴在米粒大小的真气亮点上,然后驱动这个组合物用最快的速度往会阴处冲击。

    叶星觉得会阴一麻一凉,然后有一种突然开窍的感觉,有一个轻微的破裂声。这个动作,把内力消耗了大半,然后是同样的用高速冲击尾闾,同样的一个卟的一声,然后没有了内力的真气光点,慢慢返回丹田。

    叶星仔细观察,发现丹田内力消失了,但其余下的部分成了真气的一部分附着在光点上,光点有了轻微的增大一样。

    然后,神识一引,从身体各内脏引来大量的灵气进入丹田,慢慢的又变成了五色气旋包裹光点。

    叶星取出前日购买的另一种高年份的药材,当时就觉得灵气很充足,这是一种木灵气含量很多药材,只是半个时辰,木灵气全流入了肝脏,很快运用五行相生之法,立即让其他各系也快速增长到同步。

    然后是丹田的五色气旋,也很快就同步到同样的程度,体内很快就内力又全面平衡了。

    和上次一样,叶星再一次全部消耗完内力,灵气,然后是用灵药来补灵气,这样反复了五次。

    当所有的灵药都消耗完了,叶星也停止了*,数万两的灵药就变成了药渣。

    修真果然是极消耗资源的,只是几个时辰,数万两银子的东西就消失了。

    药渣,叶星没有浪费,全部生生吞下,最后发现,真气光点目视可见的变大了,至少大了一圈。

    现在,*小周天已经完全成功了,真气光点就像自家院子里的小狗一样的,在小周天在三个窍穴中来回停留跳跃,而且根本不用神识引导,也就是炼气一层完全巩固了,剩下只要不断积累就是了。

    叶星简单的换了衣服,走出来到甲板时,已经是傍晚时分,问了一下手下,回应说,那两个人吃过午餐后,就回仓房休息去了。

    叶星拿起鱼杆,就来钓鱼,海上的鱼很易上钩,所以很快就搞了很多条大鱼,让几个人做鱼汤,烤鱼,又搞了一些主食来吃。

    先烤了两条香喷喷的大鱼给两只鹰吃,然后叶星去叫了两女上来一起吃晚餐。

    后面的那船上也升起了白烟,叶星从铁链上轻松掠过去,取出了一大瓶酒,让众人分着喝。

    叶星自己也一起喝了几小杯,又聊了一会儿,才提着一大瓶酒过来,让这边大船舶上的人也喝酒。

    两女没有喝酒,只是对烤鱼感兴趣,似乎也吃得不少,这样的做法,两女觉得好玩。

    所有人都是坐在甲板上,边吃边聊,静萱问叶星*得如何?

    叶星点头说,“非常有意思,这个炼气速成的方法果然有道理,*的速度确实会较快!并也没什么风险,只是要消耗大量的灵药才行。说到底其实就是以丹药来加快*的过程!”

    静萱说,“我按上面的药方配制了一些炼气丹,十年下来,就进阶到接近三层了。而馨月也服用过一些,没有修出真气,但内力却不知不觉的到了7层了。只是药材都很难收集,也极贵。”

    叶星说,“我们这次海外诸岛,边游玩边收集吧。哦,你还会炼药?”

    静萱说,“只会用简单的,用火炉来配制第一种炼气丹,而且成色不是很高,所以才进展这么慢。按书上说,炼丹用天然的地火就会好很多,如果是修士的丹火那就最好了。”

    叶星说,“明天早上我们应当会到淇澳国,到时尽量配齐炼气丹的原料。”

    馨月在旁高兴的叫,“淇澳国是蛮夷之国,但还算进化较好的,我听得懂一些他们的语言。从来未去过,现在可以去看一下,太好了!”

    静萱扯了扯馨月的手,说道,“好的!我虽则*了10年,却是没有指导的,全是自已摸索的,还是请叶先生多指教啊。”

    叶星笑笑,说道,“当然!一起学吧。不要叫叶先生的,太生疏了,你们还是叫我叶星吧,我也直接叫你们的名字吧。”

    馨月说,“我们姓秦。你以后叫我们名字即可。对了我已经告诉你的手下,我们姓秦。我想和他们一起学武,可以吗?”

    叶星说,“当然可以。以后不知会碰上什么事,有好的身手才能更好的自保。静萱,你似乎不会武艺?”

    静萱点头说,“我修真了10年了,只是感知很灵敏了,却没有修过武艺。”

    叶星说,“那还是抽时间*一下武艺,你有修真的基础,其实灵觉感知相当于先天高手的程度,只是要炼一下武技,发挥其作用就可以了。”

    两女点头同意,是的,出门在外,有武技防身当然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