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找来所有特战队员安排工作,“我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是想炼制几种丹药。能让你们更上一层,或许有机会突破先天。”

    众人对叶星是绝对相信的,都兴奋起来,高喊,“谢谢统领!”

    要知道,先天是绝大多数武者是不可能达到了境界,现在的境界再提高一点点,都是千难万难的,这在海上航行多时,天天努力也不过是更熟练而已,只要有些提高,众人都兴奋不已的。

    叶星双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说道,“古明,你作为队长,带领50人,开一艘船,拖着那商船,去淇澳国,把商船及上面的货物全部销售。把不愿留下的人也带去,给他们一点点物资,也算是我们的最后一点帮助吧。”

    转头对馨月说,“你也跟去,主要作翻译。并且把这张纸上药材采购而来,不必谈价,全部买最好的药,要最高年份的。我和静萱在此炼丹药,等你们回来,可能我们已经炼出来了。”

    馨月点头答应了一声,觉得自己能有用,还有点小开心。

    叶星又说,“你们全副装备,要小心!如果情况有变,可以把商船抛弃,开动蒸汽轮机,绝对没有敌人可以追上你们的。”

    叶星又说,“一队保护我们的另一船,一队随我去练丹,其他人在岛上巡逻,有任何突*况,自行处理。”

    众人高声答应,就自行去做自己的事去了。

    叶星招手叫来两只鹰,伸手抚摸了一会,然后指着古明,两鹰极是通灵,明白,叶星是让它们跟随古明。

    这对飞鹰与特战队员相识相处有两年了,是可以完全相互信任的。

    叶星对古明说,“有事写信让飞鹰带回来!只是两天的路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但做事一定要万全,自身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古明先是立正敬礼,又弯腰应了一声,“是!统领!保证完成任务!”,然后,手指了几个小队,又伸手请馨月,说,“秦小姐,请!”,自己却抱起一只飞鹰往前走,一个特战队员,跑过来,也抱起另一只飞鹰跟在后面。

    看众人有条有理的自行处理各种事情,叶星极为满意,和静萱把所有的药材拿上,带着一个小队来到山洞。

    叶星吩咐队长刘海洋,说,“你负责把开水和食物,做好用食盒装好放在洞口,不要进来,也不让任何人进来!”

    叶星和秦静萱两人在洞里挖了两个小口,里面地火可以从小口释放出来,把药鼎放在小口上,刚刚好。

    两人先用一些常见的便宜的药材来练手,也是让药鼎得到培育,这就是以药养鼎的方法,就是让药鼎本身的炼制。

    地火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火很稳定恒定,绝不会时大时小,不会过猛过强,这样对炼丹非常重要。

    两人用这些从商船上得来的草药进行了数十炉的炼制,前面还不怎么样,后来就很纯熟了,反正是便宜的东西,两人也没有在意。

    这样的炼制除了炼鼎本身之外,最重要的是感受地火的温度,评估出每一种药材以那个合适的温度,以及接下来,用什么温度来炼丹。

    叶星和静萱都有很好的神识,尤其叶星,可以感觉到药鼎中的温度和气息的变化。

    两人这么连续炼了三天,根本没有休息,就是培育四个药鼎,也熟悉其特性,这里灵气也浓郁,所以叶星觉得消耗很快就可以得到补充,所以一直精神都极好。

    秦静萱就有些困顿了的,但她是炼气二层顶峰接近三层的修为,也明显高过叶星,所以还能坚持,但也只是在拼命的坚持,这个培炼过程不能中断的,因为炉的要求极高,否则炼不出好的丹药。

    两人累了就会换人吃点东西,另外一个人继续观察着,不能停止的,然后是继续练手,根本没有休息的。

    这么多天下来,数百种的便宜药材都被用来了培炼鼎炉了,当然也是给两人用来练手了。

    第七天,两人终于完成了炼炉的工作,开始休息的时候,特战队员回来了,回报一切顺利。

    商船及用不上的物资卖了,那些不愿留下的商人每人给了两百两银子,送到淇澳城就走了。

    馨月也把十几箱的珠宝变成了数十种灵药,高低年份都有,分别装了数十小箱子,这一次花了数十万两银子。

    馨月还特别的兴奋,因为这样花银子,实在太爽了,虽然她是皇家郡主,也从来没有这么的豪爽过。

    叶星也觉得这是值得的,因为这些财物都是从海盗窝里抢夺来的,就是应该这么用,提高自己和特战队员的修为是海盗们最大的贡献。

    叶星让一个后天9层的特战队员去指导馨月近身搏击之术,以及叶星所传的轻功。

    叶星和秦静萱两人则在山洞里开始练洗脉丹。

    先是用年份低的来炼制,静萱首先炼了一遍,地火很恒定,这次非常的成功,一次就炼出3品丹共有9粒,静萱极为满意,觉得是自己最高水平的发挥了。

    叶星仔细观察了静萱的所有操作,自己也开始了第一次洗脉丹的炼制。

    依次放入准备好的药材,所有药材化为药液,然后不停用神识去感应药鼎中的情形,不时释放些许的灵气进入鼎中,然后是温养、蒸发、过程中要不停的向里输入木灵气,把药液当作生命一样的培育。

    再温和定形,用木制工具,对药液进行分隔成9份,让其药液进行凝结,这个过程中,要不断的加入木灵气,并让鼎中的温度缓缓下降,这时要不停的轻轻摇动药鼎,以便成形。

    静萱则也停下手来观察叶星的操作,看到叶星如此轻松就学会,真的万分佩服,要知道,她入门后,整3年才学会洗脉丹的炼制,而且品阶也就3阶,其间不知浪费了多少药材才达成的。这次有恒定的地火,才让自己炼出4品的洗脉丹,已经自觉很厉害了。

    半个时辰后,丹药炼制完成,静萱连忙去打开盖子,拿走木格子,药鼎里有9粒晶莹剔透的药丸,不用细看,单凭气息就知道,叶星的丹药品阶很高。

    静萱双眼死死地盯着药丸,好一会儿,才不可思议地高声叫道,“这绝对是5品丹,还可能是6品!”

    叶星仔细看了一下,轻声道,“不到6品!4粒是5品的,4粒是4品!1粒3品。嗯,也算是成功了。”

    秦静萱不满地盯着叶星,很是嫉妒地说,“你竟然是炼丹天才!”

    叶星微笑了,“侥幸罢了!也是你教我的呀。”

    秦静萱悻悻的说,“我可教不了你了!”

    然后是秦静萱来炼,又是9枚4阶洗脉丹,秦静萱有点赌气的说,“剩下的全部你来,我做助手吧!”

    叶星有点无奈的说,“那好吧!你做助手!”

    叶星先是调息了半天,这又才开始。

    这样连续几次后,却又轮到秦静萱来,她是炼气2层顶峰,已经炼此丹数十次了,而且是木灵根还比较高阶的,所以对灵气的灵敏性很高,她也炼出了5品的洗脉丹,让她兴奋了好久。

    最后一份药材,再次由叶星出手,叶星决定临时改变凝丹数量,只炼出了6粒丹药,但其中还有一粒是极为意外的6品洗脉丹。

    10天,这样30份的洗脉丹的材料,全部变成了装在玉瓶中的药丸。每一粒只有小指头大小,3品的不多,4品的有近来100粒,5品的有150粒,6品的只有一粒。

    对自己炼制的洗脉丹的效用,并没有什么了解,叶星决定自己试一下。

    叶星自己其实经脉早通了,洗脉丹的作用有,也应当不会大的,但为了安全,还是要试一下药。

    叶星静坐调息了一会儿,先取出两粒3品的洗脉丹,放入口中。

    而秦静萱就坐在旁边看叶星服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