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静萱极是不明地看着叶星,“叶星怎么啦?你刚才突然全身发抖,抽蓄,然后是全身渗出油汗。想来,你肯定有很大收获吧。”

    叶星说,“我在海上苦修了许久,想突破先天而不可得,刚才我发现这里有浓郁不尽的木灵气,想试一下是不是可以冲破先天,过程很是惊险,但总算现在突破了。”

    秦静萱很开心的说道,“恭喜你了!你现在可是先天高手了,体质也到了极好的基础,还又是修真的人,以后修真进展就会顺利很多!”

    先天也是修真的基础,只是现在的先天*还是身体和内力的*,而炼气期却是炼精化气,却把人自身的精华、精神的转化为真气,这个过程并不矛盾,只是选择的次序不同而已。

    最终来说,没有强大的肉体和精神,修真也是注定失败的,所以秦静萱必须补充*体质。

    对叶星而言,先天的*可以暂时放在一边了,当然如果继续进行先天*,对比斗当然是有很大作用的,但太分心了,人的精力时间毕竟是有限的。

    叶星闻到自己身上很臭,来了小水潭边,伸手捧起了一些水来,那股威胁的气息就是从这里渗出的,但是水是很干净的。

    叶星对秦静萱说,“我浑身很臭,想洗一下,你先在附近找一下,看一下还有什么特殊之处。”

    秦静萱说,“好的!”,然后走下山顶的小平顶,向下走了几丈,然后四周查看。

    叶星看这小水潭水很清,就把衣服*了,就浇水来洗澡,然后是把衣服上放的东西取出放在一边,开始洗衣服,昨天的汗渍和海水盐渍还在身上,刚才又是大汗淋漓,衣服真的不能再穿了。

    满身油腻也没有办法洗干净,叶星只是用水浇在身上,用衣服作手巾搓洗了好一会,衣服反正也干不了的了,摔了几下,就直接穿上了。

    叶星还未完全穿好,作战服都还没穿,还露着上身,秦静萱就从另一侧爬上来,看到叶星在穿衣服,虽然是背对着她,她啊的一声,脸上大红,赶紧转头。

    叶星也吓了一跳,急忙把作战服穿好,然后转头说,“不好意思!穿好了!”

    秦静萱走了过来,对叶星说,“在那边有一个大洞,看样子应当很大的,我们可以探查一下。”

    叶星说,“好的,我先把东西收拾一下。”,说着弯腰收拾随身物品。

    叶星拿起一个挂坠准备挂在脖子,秦静萱突然说,“这是那里来的!这戒指很特殊,这样的东西明显是上古之物!那种花纹,我曾在一本古书上看到介绍。”

    叶星说,“哦!我得到很久了!好象里面可存入少许灵气,但没发现其它作用。只是感觉是有用的,所以一直挂在脖子上。”

    秦静萱说,“这种东西,古书上说,可以用滴血的方法试一下,如果是宝物,抹上精血就可以与之心神相联了。”

    叶星说,“什么是精血?滴血我已经试过了,没起作用!”

    秦静萱说,“你滴血的时候,把真气也分出一些融入血滴中,就是精血,这样做会让你的真气损失掉一丁点,但只要不是太多,应该不会有影响的,*一下就会恢复。”

    叶星想了想,拿起短刀,在左手的食指头轻轻一碰,血涌了出来,运行丹田真气小光团分出一部分出来,大概是十分之一的样子,神识引导融入血滴中,然后抹在戒指的花纹上。

    血滴突地从花纹渗入了戒指,黝黑的戒指突然发出了亮光,只是一闪而过,极快就没了。

    但是一直盯着看的两人,还是清楚的看到了这次闪光。

    等了一会,叶星又抹上一些,没有反应,再抹了一些,又是没反应,如些再三再四之后,最后发觉血不再渗入了。

    而叶星把丹田真气小光团已经用去了一小半了,还是没有任何效果,叶星觉得自己可能浪费精血了,这可能极难极难才*出这一小点真气,亏大发了!

    突然,叶星呆滞了,他的脑海中显现了一个空间,很大,至少是数百丈立方的大小,里面很空,只在在中间也放了一些东西,叶星很想知道是什么,但又有点模糊,看不清。

    叶星睁开睛定神看,没有,双闭上眼,神识中又出现那个立方的空间。

    秦静萱盯着叶星,问,“怎么啦?是什么东西?”

    叶星停了半响说道,“这真的是宝物,应该是一个储存东西的空间戒指。我的神识能感觉的到,但不知如何存放东西。”

    秦静萱说,“以后肯定可以找到方法的,先不忙着研究了,我们还是先探一下那山洞吧。”

    叶星忙收好戒指挂在脖子上放入衣领内,把地上的东西一一放在衣袋中,然后运行火系*,全身发热,衣服一阵阵清烟一样水汽飘浮出来,整个人象是仙人一样,迷茫了好一会儿。

    秦静萱惊讶极了,说,“你还有这种本事!?”

    叶星笑了,“我火木双系*都有*”,当然实际上他是五系全修的。

    秦静萱实在无语了,有什么是叶星不会的啊?!这样也行,实在太方便了。

    秦静萱在前面带路,两人从小平顶向东的方向那侧下去,下了数十丈,应是石山的三分之二的高度,有一个石洞,洞口就是平常的,明显有人口的痕迹。

    叶星先感应了一下,里面并没什么,两人走了进去。

    洞里面很大的空间,不象是天然的洞穴,因为里面有很多加工过的痕迹,洞壁和地上很是平整,洞里石壁上还有照明用的发光的宝石,还有一个石制的神台在最里面,只是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了。

    在石制神台的后面的石壁上还刻有一些文字,但两人根本不认识,或者不是文字,只是胡乱的刻画,神台上没有摆放过什么东西的痕迹,显然是并没有使用过。

    两人感受了一下,发现这里的木灵气竟然还远高于外面,但也没有了那种血腥压迫的意味。

    两人相对无言,也不清楚接下来要做什么,两人对望了一眼,默契的转身出来。

    两人就沿着这侧下到山脚,发现有一股泉水从石缝里涌出,很大的泉水,而且是淡水,形成了一条小溪,小溪脉脉地流入不远的草丛之中。

    拔开草丛,那边有一小片的沼泽,然后什么也没了,水就渗到那为止。

    叶星说,“这个地方,有一个大洞,如果下雨暴风可以暂避,也有水源!我们现在先回去,沿途做下记号。那些动物好象也不来这里,应该是一个好的住所。”

    秦静萱说,“是的,有备无患!这里可以让我们先安定下来,然后再考虑如何离开这个岛。”

    两人想了想方向,开始边走边砍树枝,作明显的标记,沿途都是大树很多,地上不太长草,也没有太多的动物,都是一些小动物,一经过就吓跑了,走了近一个时辰,才又回海滩。

    众人还在忙着修建营地的各种设施,已经很有模样了,比起昨天的狼狈不堪,众人倒也安心下来了,知道,有叶统领在,任何困难肯定都是可以克服的。

    叶星招来所有人,介绍了今天的发现。

    叶星说,“明天开始,我们砍了沿路的一些树,形成比较象样的路,大概就是10多里样子。以后在那石山上搞一个比较安全的住所,暴风来的时候,我们可以去那石洞。这边当然不能放弃,以后我们要在这里造船离开。”

    众人答应一声,就继续忙各自的事去了。

    叶星没吃晚餐,就坐在树上的平台静修,也不敢全然的投入,只是恢复体力。

    晚上,负责安全巡逻的刘海洋看叶星在巡视,就走前来报告说,海中的大鱼又出现了很多,那只超级大鸟一整天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