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呆呆看着,不敢做任何事,只是心全震撼于鸟群的巨大的吵杂声。

    直等到夕阳西下,那只虚空的凤凰逐渐变淡虚化,然后慢慢的淡化消失,鸟群才在一阵又一阵的鸣叫中飞走,也消失于那片天空。

    直到天黑了,在两人的呆望中,两只鹰也飞来了回来,竟然没有忘掉两人的所在。

    两人取出了一些干粮就着冷水吃了,又把剩下的肉干给了两鹰。

    叶星在大树的树杈上搞了两个小平台,然后自己选了一个坐下,调息了半天,开始静修。

    一夜无事,除了不时的鸟鸣,并没有别的事情发生。

    第二天天刚亮,两人没有什么可收拾的,拿起东西就开始朝那座石山进发。

    十多里的路,从树上跳跃前进,有时是挥动带钩的绳索,一直在树上前行,很快就来到了山前。

    两人取出望远镜来仔细观察,发现这是一座与沙滩那边差不多一样的百丈高石山。

    山高、形状、样子几乎一样,连同上面的树木也有些象,几乎没有大树,全是小灌木,山上也不见有什么小动物,连鸟粪也没有,昨天看到无数的鸟竟然没有鸟粪,奇迹!

    不同之处是有的,而且非常明显的,就是这里火灵气十分的浓郁。

    两人对望了一下,没有说话,然后也是同步开始攀爬。

    石山不高,还有很多石缝,以两人的轻功,实在没什么难度。

    这个山上的石缝之中,就多了很多的各种的草药,可能因为根本从来没人采集的缘故,年份高的灵药比比皆是。但两人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心思。

    两人上到山顶,和估计的一样,山顶是平的,有数十丈方圆的平顶,中间也有一个小潭,不过这是一眼泉水,从小潭的侧面渗出来形成,可能还有下泄之石缝,所以水潭的水并不满。

    两人明显的感觉了近乎实质的火灵气盈集的山顶,而且形成了一股威压,也有淡淡的血气融在灵气压向四周,然后什么也没有了。

    叶星想了一下,坐了下来,和秦静萱打了一招呼,然后开始*。

    因为前几天的极纯木灵气让他进展到了炼气2层了,突破了小周天的运行,所以他想试一下如此极浓的火灵气之下,是不是可以再次有所收获。

    秦静萱因为是纯木灵根,修的也是木系炼气法,这里显然不是太好的*的地方,所以就自觉给叶星当了*。

    叶星全神集中在丹田,开始调动那一粒黄豆大小的光点,先是在运行在小周天,然后再一路上到百会,百会中全是存放的木灵气,真气光团就停在其中一直旋转。

    开放全身的所有穴位,然后神识调动百会的真气光团极速旋转起来,四周的火灵气有如实质的流水一般渗入全身,流入丹田。

    丹田盈满后就流向会阴,会阴满后入尾闾,然后是沿着督脉一路上行,命门、灵台、玉枕,有如火烤,炽热异常,最后到了百会,火灵气的进入引起了木灵气的激烈反应,真气光团更加活跃起来。

    火灵气不停的炽烤督脉的同时,全身五脏的真气同时也象是有了兴奋剂一样的鼓动起来,开始不停的冲击各处的经脉和内脏,只是较为温和,不象督脉冲击的厉害。

    真气光团在百会不停的旋转并开始冲击,不停冲入的火灵气,盈满了百会,不久听得,啪的一声,百会冲破了,扩大了一倍,然后很快就又是啪的一声再次扩大了一倍,这样容纳的灵气直接扩大了一千倍。

    火灵气变得更加的活跃,开始冲击下面的任脉,听得轰的一声,火灵气开始细细的射流,进入了任脉。任脉本就是通的,所以火灵气一路下行,回到膻中。

    膻中是为人体大穴,所以不停的冲击,叶星脸上不停的抽蓄,痛苦写满了脸容,大约半刻钟的时候,也很快的扩大了两次,这样火灵气到了膻中就停了下来。

    直到膻中开始存入火灵气时,真气光团就来到了膻中定居一样,一直停在此处,他清醒之极起来,调动心神,让真气沿任脉回到丹田,督脉、任脉就已经在炽烤下变得更加坚韧。

    叶星想了一下,开始让外面的灵气冲击全身的经脉,然后全身发热,全身汗如流浆。

    运行五行法诀,让五行同生之法,不停的锻炼全身各处经脉和内脏。

    这一次*,叶星持续了两个时辰,虽然真气没有突破,但已经打通了任脉督脉的所有关窍并且有所扩大,基本上可以进行周天运功,习武的内力修为应该是先天2层了。

    相信以后只要不停的运行周天,真气光团就会变得壮大,也就是周天功已经*成功了,以后只须不停的用功即可,不会有任何的关卡障碍了。

    秦静萱看叶星睁开眼睛,就说,“你洗一下,我也四周看一下!”

    叶星说,“好的!”

    这次,叶星不再小心奕奕,放下全身的物品,根本不理,直接走入小潭中,然后运功,让全身扭动起来,并用手搓洗,泡洗了好一会,全身变得清爽了,才走上岸来,然后站着运行火功,让全身高度发热。

    这里火灵气高度浓郁,所以这让叶星根本不费什么力气,一小刻钟,衣服就全干了。

    这时传来秦静萱的高声叫喊,“叶星来这边!”,叶星迅速收拾好物品,就走向那边。

    叶星来到平顶下二十丈,走到秦静萱身边,这里也有一个山洞,同样一个石室,同样的很广大,不同的是,里面全是人活动的痕迹。

    石壁上刻了许多的画,神台上有一很多物品,也有供拜的神像,应试是一个雕像,是一只凤凰!

    凤凰栩栩如生,就是一只展翅欲飞的神鸟,不大,只比两只鹰稍大一些,极为神俏,而且有很大的威压从上出来,两人根本走不过去一样。

    叶星说,“这不是雕像,而是真正的凤凰!应该是凤凰的真身!”

    秦静萱说,“我也这样认为!雕像不可能有威压!”

    叶星说,“据说神是不死的,但明显这只凤凰已死了!”

    秦静萱说,“可能有更加厉害的人物,把凤凰杀了制成了标本放在此处。”

    叶星说,“是的!你看一下墙上的文字,能不能看懂一些。”,自己却顶着威压走到了神台的前面。

    神台上摆了许多的物品,有香炉,里面有灰,有几个空的玉盘,可能原来是摆供品的。

    叶星绕过神台,走近凤凰身躯,发现果然是真的,绝不是雕像,是真正的标本,而凤凰可能是神鸟的缘故,根本不会腐烂。

    凤凰两只眼睛里有一股极大的愤怒之意,嘴角有一血丝流出,只是流下半空就凝固了。

    叶星注意到凤凰的脚边有一极小滩血迹,根本不曾凝固,还是隐隐发金光,有再欲流动的样子。

    叶星伸出右手食指,触摸了一下,结果这一点的泛金色的血,直接进入了他的手指。

    叶星极为恐慌,拼命的摔手,但一滴血很快就已经没入了他的身体了。

    这点淡金的血化作一粒流星一样迅速进入了叶星的丹田。

    在叶星恐惧万分之中,流星和丹田真气光团迅速的融为了一体,快的叶星都来不及想任何。

    真气光团就如充气一样,突然涨大,有如实质般的咿呀作响,良久之后真气团慢慢的变小,变小,最后变得如小指头般大小。

    叶星全神注意丹田的情况,好久才确认自己没事,而且还大有收获,进阶到了炼气3层了,而且是那种3层顶峰的境界。

    一小滴的凤凰之血就让他进阶一层,太神奇了。

    叶星推想这是一滴凤凰的精血,是神的真血,所以才能长久的不腐不灭,才有如此巨大的威能。

    实在运气太好了!叶星隐隐觉得,凤凰真血还有更大的作用尚未发掘出来,以后这一丝的凤凰真血肯定还有极大的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