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直忙碌着,在石山及周围大范围的采集灵药,当然最好是可以找到能吃用的植物。

    这里的好象并不长结果子的树木,全是参天大树,或者是矮小的灵植,许多的品种都不认识,但只要觉得或许有用,两人全部收了起来。

    不管是什么灵药,两人用刀连着根系泥土,全部挖出来,分成不同的种类,各成一堆一堆的,然后,叶星神识意动,放入空间戒中。

    已经下午了,两人根本没有休息的想法,只因为灵药就代表着有机会提升。

    这时,天突然的一暗,太阳被挡了,天阴沉沉,风也刹时就起来了,很快风变得猛烈,乌云当空,不时有了闪电,眼看就要下暴雨了。

    两人决定先返回到山中的石室,实在也没别的地方可以躲藏了。

    两人轻功了得,很快两人、两鸟进入了石室,外面就已经下起了大雨,听着外面山崩一般的雷鸣电闪,确实很是吓人。

    秦静萱是一个未经世事俗事的皇室女子,虽然一直修有真气,心境平和,但这般的威势也把她吓得脸色惨白,不禁紧紧的依着叶星,如小孩一样扯着叶星的衣襟。

    叶星当然是不怕,但不时在很近的地方打雷的闪电和雷声,还是一阵阵的心悸,实在很近的。

    叶星突得有一个想法,那会很可怕,如果雷电打在石山上,然后传导到这里,两人可能立马会被烤熟。

    叶星马上从戒指中取出包袱,把衣物一件一件摆在神台上,又取出秦静萱的包裹,解开把衣服也铺开,然后把秦静萱一抱,放在神台上,自己也立刻跳上神台,跨坐在其上。

    秦静萱不明所以,正想说什么,叶星一声口哨,一招手,两鹰也跳到身边。

    这时更加的电闪雷咆哮了,突然一阵蓝光在石室中闪了一下,接着就是巨大无比的响声,犹如崩塌了一样,果然雷电打在石山上了。

    秦静萱吓得惊叫一声,一把死抱住了叶星,差点两人摔倒下去,幸好叶星手脚用力,夹住了神台的边缘。

    叶星没有安慰秦静萱,只是静静的有力的掰紧神台,不让自己两人掉到地上。

    接着,连续的十多个巨雷直接的打在了这座石山上,石洞的壁上传来一阵一阵的蓝色的闪电,幸好,两人用大大的衣物包袱与神台隔绝开来,并没有被雷击中。

    也幸好衣物包袱也是干燥的,并且,叶星用内力真气让两人都略微轻浮起来,否则,现在两人已经是变成烤猪了。

    秦静萱开头是极为惊颤的,几乎藏入了叶星的怀中,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身,后来,发觉雷电并没有传到两人的身上,就慢慢的平静下来了,但两手依旧用力搂紧了叶星。

    这个石室的门口不大,而且还很强威压,外面的风雨并不能从不大的门口冲进来,只是湿了门口的一*地方。

    惊天的雷雨持续了一个时辰,这才停了下来,只是那些闪电还是不时的闪烁一下,依然让人惊悚。

    叶星对着依然发抖的秦静萱,说道,“停止了!没事了!”。

    秦静萱脸色惨白,依然抱着叶星的手臂不放,对于她来说,这是从来未有之事,现在这样抱着一个男子,实在是很不应该的,但她的手紧紧的搂着叶星的手臂,不肯放松。

    又过了好半天,外面彻底的没有了风雨声,秦静萱才吐了一口长气,讪然说,“我从小最怕打雷了!”,这才倏地放开叶星的手臂,满脸通红的,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叶星当然也理解的,一个女子,刚才表现已经很棒了,秦静萱至少没有大声哭喊,已是难得之极了。

    事实上,刚才不是自己极快的想到了石山会传导雷电,那么现在两人就不是狼狈的模样,而是直接就可能牺牲在这里了,真的成为摆上神台的祭祀品了。

    叶星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走出石室,看一下外面,这时还在下雨菲,天上倒是放晴了,只是已经傍晚了。

    也不知这次雷阵雨会不会覆盖全岛,在那边的众人不知有没有事,叶星极度担心起来,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一阵无力之感袭来。

    在大自然面前,一切的小心思都是笑话,只能希望那边没有打雷,否则那怕众人藏在石洞里,也是不安全,应该说来,石洞里更不安全。

    在叶星的认知中,众人并没有雷电的相关知识的,这可怎么办呀?一片的愁容升起在叶星的脸上,他外表还算平静,内心已经悬起来了。

    远处的天空还有了彩虹,非常的美丽,弯弯跨越虚空,引人迷恋的彩色,一头直接插入了大海,象是一座虚空的桥梁。

    叶星招呼秦静萱过来,两人并排站在一起欣赏这极为迷炫的彩虹。

    这时夕阳也露出天际,空中又出现了一只迷幻的凤凰,在彩虹下飞舞。

    鸟群象是有了号令一般从各处极速飞来,然后在空中转圈,绕着虚空中的凤凰虚像,极力的高声的鸣叫。

    两只鹰本来很依恋叶星的,这时也从石洞中冲了出去,然后展翅高飞而去,刹时就消失在鸟群之中。

    两人静静的站着欣赏着那极为浩大的鸟群阵势,慢慢的就自然的又依靠在一起。

    两人没有说话,就这样的静静的看着天际,都沉入了无边的鸟鸣和迷幻之中。

    秦静萱觉得自己无比的安心,第一次有了幸福的感觉,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她侧头看着叶星,眼里有了一点点的迷离。

    叶星则望着天空的凤凰虚像,对身遭的一切浑然无觉,他的心根本无法宁静,极度嘈杂的鸟叫,更是让他心绪紊乱。

    两人相依着,好久好久,一直都没有说话,这样两个多时辰后,彩虹没了,天黑了,两鹰飞回,这才把两人从静默中清醒过来。

    叶星拿起了望远镜,运气在眼,极力望向远方,看了很久很久,终于吁了一口长气。

    听到叶星长吁了一口气,秦静萱终于清醒过来,感觉到了叶星的一丝的不安,问道,“叶星,有什么事吗?”

    叶星摇了摇头,又吁了一口长气,想了想,最终还是把自己的担心说了出来,现在连带秦静萱也变得极为阴郁了。

    秦静萱道,“他们不知能不能躲过这次雷击?懂不懂得如何避雷?你有没有教过他们?”

    叶星摇头道,“他们应该不懂的!我现在想了一下,刚才雷击都发生在这里的附近,那边离开这里有百多里,理论上应试是没有雷击的。”

    秦静萱焦急道,“真的吗?不会是安慰我吧!”

    叶星说道,“我刚才用望远镜眺望了一下,尽管天黑了,但有半起的月光,这个视程应该有数十里,我发现数十里之外的发光很弱,也就是说,应试是没有下雨的。”

    秦静萱说道,“这是何理?”

    叶星道,“你看下,这树木还有雨水残留,在月光下,会反光比较的厉害,莹莹的,你用望远镜看一下那边,几乎是没有反光的,我猜测是树木没有沾上雨滴。”

    秦静萱兴奋道,“哗,叶星你好厉害呀!”

    叶星终于也展颜了,笑了笑,说道,“我开头也是极为担心的,后来想通了。但是明天我们还是得回去,一定要建造木屋才比较安全。实话说,他们还真不懂得如何避雷的。”

    秦静萱说道,“我也不懂呀,叶星,你是如何知道这么多的,我从未听说这些知识的。”

    叶星说道,“我比较好学,杂七杂八的闲书看得比较多,这也是东海郡那边常年较多雷雨天,前人总结了很多经验的,我曾经听人说过罢了,这次也是第一次遇上。”

    秦静萱拉起了叶星的左手,说道,“叶星,你有空也教一下我,好不好!现在觉得自己真的好无知啊!”

    叶星轻轻的点了点头,“尽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