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转头看着秦静萱说,“山顶的小潭水很干净,你去洗个澡,我在不远处为你*!”

    秦静萱嗯了一声,走到神台旁,把两人的衣服一件一件折叠好,打好包袱!

    叶星没有插手,只是看着她收拾东西。

    叶星接过两个包袱,神念一动,放入凤凰空间戒中。

    两人沿着石缝,运起轻功,很快的上到山顶。

    山顶被雷电搞得很洁净,小水潭的水也依旧干净,仿佛并不曾被刚才的暴风雨所影响。

    叶星取出一块大布,简单支了一下,遮住了一角,取出包袱递给秦静萱。

    叶星转身坐下,秦静萱羞红了脸,但还是取过包袱,在布帘后面去洗澡了。

    叶星盯着山下黑压压的密林,有点无所适从的压抑,如果不能找到足够的食物,现在这里面150多人马上就陷入困境,没有钢铁制出船只也根本离不开这个岛。

    叶星相信一定可以找到铁矿石的,至少金属矿是肯定有的,只是提炼加工的难度而已。

    半响后,秦静萱走了过来,已经换了新的衣裳,本来是穿作战服的,现在重新改为女装。

    叶星欣赏的看着美女,眼睛不眨一下,秦静萱羞红着脸,没有吭声。

    叶星取过她手中已洗好的作战服,然后运起火系*,一阵的高温,作战服很快渗出白气。

    只是小半会时间,一套作战服就变干了,递给了秦静萱。秦静萱把作战服叠好放入包袱中。

    叶星笑看向秦静萱,秦静萱羞羞的说,“剩下的我洗了挂在那边了!”

    叶星从戒指中取出一些可以食用的草药,来到小潭边,洗干净,递给秦静萱几根,两人就席地而坐,啃起了草药,并没有交谈。

    叶星也取出仅存的肉干给了两鹰,抚摸着两鹰,两鹰就依着叶星。

    叶星身上的淡淡的气息,本让两鹰极为喜欢,而现在叶星有了凤凰真血之后的气息,两鸟就更亲近他了,直接就腻在叶星的怀里。

    吃的大补的草药,让叶星身上一阵火热,叶星盘坐在地,开始*,秦静萱和两鹰离开数十步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叶星在*。

    叶星运起了周天运行法,真气光团现在有尾指指头大小,沿着督脉上,任脉下,不停的流动,有如游鱼在体内秩序井然的来回游动。

    这里极浓郁的火灵气,外界的火灵气从全身表面的各个毛孔进入身体,然后渗透而入火系经脉,先是流向心脏,然后流入丹田。

    有如实质的火灵气向着丹田中积聚,然后随着真气光团在周天运行。

    而叶星的神识却分出数十股对各条经脉进行引导淬炼,一遍一遍的火灵气炽烤冲击,然后是五行相生之法,产生土、金、水、木,一次又一次的对所有经脉进行修复和扩张。

    真气光团也越发的明亮,星光进入了大脑,神识在运行中也变得壮大了一些,而叶星的感觉有了极大的扩张。

    现在,神识能够离体数十丈外,秦静萱和两鹰的情形了然于心,连其表情也清清楚楚。

    叶星对自身上的所有经脉,都进行了五遍的锻炼才停下来,全心神沉入周天运行中的真气光团,屏蔽了外界的一切,包括火灵气的进入。

    真气光团包裹着神识,就如一条小鱼在任督两脉一刻不停的慢游着。

    这一晚的*,叶星的真气只有些许的进步,但内力却是先天二层的境界了,修真的一阶是百倍的消耗,武修内力则只须十倍,难度相差极大。

    叶星对外界的一切全然无感,也没有分出一丝神识来防御,因为他对秦静萱是极度信任的。

    当叶星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大亮,森林中也一片的热闹,各种响声汇集过来,岛上的动物种类也不少哦。

    看到秦静萱也盘坐在一边,两鹰则已经飞走了,可能去觅食去了。

    秦静萱可能也感觉到了叶星醒来过了,就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才说,“你*的是什么*,完全没有声息,好象呼吸也停了。”

    叶星把自己*的情况解析一番。

    秦静萱很是吃惊,“这是高阶的炼气法门啊,你如何掌握的?”

    叶星说,“我得到过一本基础炼气的法门,全部搞懂了之后,再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了修改,现在这些是自己推衍出来的。”

    秦静萱惊讶万分地说道,“修真之法也你敢自创!?你的胆子也太大了!”

    叶星说,“说不上自创,但我明了修真的原理,就是把身体的先天精气凝结成一粒真气点,然后运行真气使之壮大,就是炼气。我发现,真气的壮大其实不全是靠灵气、灵丹来培育,也可以自身为基,以化精血神识来温养。”

    秦静萱说,“我得到的修真笔记,是以丹药加自己的静修来壮大真气的,而且只是前三层的方法。所以现在如果没有丹药,我是无法进阶的。我现在有三层的修为,花了六年的的时间和无数的丹药,更加是无数日夜的静修才达到的。”

    叶星说,“我把我的方法传授给你,你试一下,不用担心,其实就是一些技巧而已,并不会与你的*冲突。”

    秦静萱先把自己的*方法告诉叶星,叶星这才知道,她的方法极为粗疏,就是服药和静修,根本没有什么运行壮大的法门。

    她对于经脉和穴位是不太懂的,更不用说什么小周天,周天的动行法,她能进阶到3层,完全是因为其极好的资质,而且*刚好适合,并有丹药的极大辅助,才有了现在的修为,而且现在才3层的初期。

    也就是说,秦静萱其实是多种巧合,碰巧如此而已,怪不秦馨月如何的努力也入不了门,根本原因是条件不允许。

    叶星取出纸笔,把人体的主要经脉和穴位一一画了出来,有些是没有名字的,开始传授知识。

    叶星说得详细,秦静萱听得也全神,对于这些也很感兴趣。

    只是一条经脉就让秦静萱苦恼不已,因为她根本不能感觉到,穴位的准确位置,也老是搞不清楚,因为她真的完全没有基础的。

    叶星也挠头不已,不知如何让她明确经脉的细节,叶星想了好久,也没有好的方法。

    看着秦静萱一脸期待之色,叶星心中坚定了一下,才说,“我有一个方法,但不知你是否接受!”

    秦静萱说,“你说吧,我一定接受!不管任何方法。”

    叶星说,“你放开戒心,我神识进入你的身体,用我的神识来引导你的神识,把经脉的走向一一向你指明。这样你就可以短时间就学会这一切!但你得放开心神,对我完全开放!并且我可能还会触及你的身体才能指明穴位的准确位置。”

    秦静萱刹时就羞红了全身,但还是盯着叶星没有转头,好半响才轻声的说,“我愿意!”

    要知道,让叶星的神识在她的身上随意扫描引导,等于把她全身都看光光了。

    叶星也红了脸,但还是拉起她的手,两人一阵的激动,两人刹时全身都发颤,就是这样相互看着,静静的对视。

    良久,两人才平静下来,两人手拉手,闭上眼睛。

    秦静萱开放心神,叶星把神识聚成一股,透体而出,然后从秦静萱的额前的印堂进入。

    叶星的神识凝成一点,开始在秦静萱的体内游走,秦静萱的神识也凝为一点,跟在后面,因为她是纯木灵根,而且是比较高品的,所以叶星只是游走木系经脉。

    进度很慢,但是很有效,只是一个时辰,叶星就把其中一条木系经脉的细节传授给了秦静萱,并在秦静萱的身上用手指点了数十下,让她明白穴位精确位置。

    两人的动作亲密,没有丝毫的绮念,叶星收回神识,两人睁开眼睛,相视微笑。

    叶星说,“你把你的真气光团先沿着这条经脉反复运行游走,熟练之后,我再传你另一条。”

    秦静萱微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