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把这个传说中的神物放入了戒指空间后,空间内立时充满了土灵气,加上原有的冰灵晶、打不开的盒子中金系神丹,以及现在已经变成带有凤凰气息的戒指,空间中出现极为浓郁的各系灵气。

    而且叶星全身因此还被土灵气慢慢的包裹起来,现在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过段时间肯定他就变成了土包子了。

    叶星觉得这样很不好,连忙将神识进入其中,发现空间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

    除木灵气不足外,有冰灵晶在不停散发出灵气、土灵气和金灵气则是极盛极多了,空间好象突然间活过了一样,里面好象不是一个存放东西的地方,而是一个小小的世界。

    叶星推测,戒指空间本身就是一个空间,戒指只是进出的口和外在的表现形式。

    现在有了足够多的灵气,戒指俨然就有了生命一样。

    虽然空间没有扩大,但里面由于有了很多的灵气,或许人都可以进入其中*。

    叶星思考了一会,就对秦馨月说,“你去唤两只鹰过来?”

    秦馨月没有多问,走出石洞,高吹口哨。

    两只鹰飞了过来,秦馨月带着它们进入了石洞,叶星招手让两鹰走到跟前,叶星抚摸着一只,然后神识一动,一只鹰进入了空间。

    空间里面,鹰呆滞了,不会活动,象是死了一样,叶星连忙取出来,那鹰怪叫了一下,抖动身体,又活跃过来,粘上了叶星。

    叶星猜想,里面是没有空气的或者是没有呼吸所需的氧气,活物存放不了,硬是存入也可以,只是会死。

    叶星用神识封闭了戒指空间的入口,发觉灵气不再涌向自己脖子挂着的戒指了。

    只是还有一些气息从戒指中漏出来,只要敏感一些人,肯定可以轻易的感觉的这一点。

    所谓怀璧其罪,叶星心想这可是一个大问题,但一时也没有好方法。

    两人吃过东西,开始在这片草原上走动,不时也能挖到一些特殊的植物,虽然不认识,但叶星觉得奇特的东西就收集起来。

    秦馨月问,“我们现在是回去还是继续去逛?”

    叶星取出一张白纸,把自己设想的五行五座山标识画出来,说,“如果正确,那么我们不必往回走,只须这样直接穿过去就可以到达了。”

    秦馨月说,“你不会忘记了,那只大鹏鸟吧,看那天其飞行的方向正是这个岛的中央!”

    叶星说,“我当然没有忘记,所以才一直在海岸线走啊!*岛的话,也在两条路走的,一是原路返回,二是继续沿岛屿的海岸绕行,估计两条路也差不多。”

    秦馨月说,“那我们走那条路?”

    叶星说,“我们先发一封信给他们,报一下平安,然后再走第二条路,也是印证一下,是不是完全准确。”

    秦馨月说,“这样最好,我们二十天没有汇报情况,可能他们都担心死了。”

    叶星挥笔简略写了一些情况,汇报了平安,让那边准备建造船坞,以及找一些粗大结实的树木,准备造船回家。

    叶星比划着让两鹰沿来时的路线带信飞回去,肯定是不能穿岛而回的,那样太危险了。

    两人就在附近逛,也打猎了一些动物,这草地上动物蛮多的,叶星都存入了空间之中。

    两天后,两鹰飞回来,带来了秦静萱所写的回信,说,已经开始了伐木,以及用石头建船坞了,只是现在工具不足。

    叶星带着秦馨月和两鹰,沿着设想的路线前行,果然十天之后,又来到了密林之中,叶星仔细对比了一下,这里就是凤凰之地。

    在密林中的树上穿行三天,叶星再次来到那个火灵气极其浓郁的石山。

    叶星让两鹰自行去活动,自己带领着秦馨月再次来到那个石室。

    叶星给秦馨月解释了一下,自己就开始用短刀来挖地板。

    地面全是坚硬之极的石地,但在叶星全神运用土灵气之下,石地面像是变软了一样,也就比豆腐硬一些。

    叶星把石地面切成一块一块的,顺着自己的灵觉一直挖,挖出一条仅容一人的通道,石块就存入空间戒。

    果然挖了三天之后,足挖了四十丈之深的曲折通道,下面有一个巨大的空洞,是一个熔洞,正下方是熔岩,四周的石壁也因为高温变得火红色,洞中火灵气极其的浓郁,在洞中有许多红色透明的晶石,应该是火灵晶了。

    叶星从熔洞的旁边挖,这样挖了两天,才下到洞穴里面,里面很小,熔岩的面积也不大。

    在熔岩的上面浮着一个盒子,不知什么材质的,这么高温之下没有融化。

    叶星推测这个盒子应该就是存放了凤凰的内丹。

    叶星小心的用长刀把盒子拨到跟前,然后用刀在迅速的挑起了,盒子落到了地面上。

    叶星不敢触碰,先是把洞里的火灵晶全部收入戒指中,然后等了许久,取出冰水洒在盒子上,不停的淋冰水,让这个熔洞腾起了水汽,水汽沿着通道直上冲。

    上面传来了秦馨月的高喊声,叶星运真气高喊说,“一切安全,不要担心!”

    等盒子终于降温了一些,叶星用手一拂,盒子放入空间中,然后调头往上爬。

    当叶星从通道中爬出来的时候,秦馨月已经焦急万分,而且恼怒非常了。

    听了她一顿诉说后,叶星才明白了缘故,不禁想笑。

    因为叶星一直在挖通道,她三天没有吃的了,她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从小都是锦衣美食被人供着的,这三十天伴着叶星也没有做过任何食物,完全是饭来伸手的,全是叶星搞好给她吃。

    三天,她一直在忍,饿极了,只好在附近挖了一些草药来吃,幸好她还是认识几种的,吃错了可就要命了。

    叶星从戒指空间取出食物,递给她,自己也拿着吃起来,他是一直有吃有喝的,只是在通道中累了就睡,没理过她,也忘记了。

    两人都吃了很多,又休息了半天。

    叶星取出盒子,盒子有封条,但叶星还是用刀强力的撬开了。

    盒子里面有一个拳头大小的透明但火红的卵形的宝石,叶星猜想这应该就是神鸟凤凰的内丹。

    盒子里面还有一个玉瓶,只是一个小玉瓶,叶星打开看一下,里面一小瓶的血,应该是凤凰的血,这么的珍藏就应该是凤凰的真血了。

    叶星把玉瓶放下,然后,从脖子上取出戒指,把玉瓶中的凤凰真血滴了一滴在戒指上。

    上次叶星就发觉戒指,似乎还差点意思,不能如意,大物件放不进,所以决定再试一次滴血。

    果然,一滴凤凰之血完全渗入其中,一滴又一滴还是一样,又三滴下去,最终九滴下去了,凤凰之血才不再渗入,瓶中的凤凰真血用掉了一小半之多。

    为了不浪费,叶星用手指支抹了一下戒指,戒指上残留的血全都渗入了他的皮肤,然后化成一丝灵光嗖的一下融入了丹田中的真气光团。

    叶星的真气光团,好象吃了宝物一样,变得更加活跃起来。

    现在戒指的表面显示出了一个凤凰飞翔的雕像,正是那空中飞翔的凤凰虚像一模一样,而且戒指变得没有任何气息了,就是平常的一个暗金的戒指。

    叶星重新挂在脖子上,感觉了一下,发觉现在这个凤凰之戒已经完全和自己洽合在一起了,那种如意的感觉非常的明显。

    最为关键的是,现在叶星已经感觉可以用神识搬动较大件之物了,而且那一股生而自知的感觉让他知道,随着他的修为的提升,这个能力也是可以增强的。

    叶星反复的试验了多次,发现变成凤凰戒指之后,他用神识取放物品变得更加的轻松简单,基本上念头刚起,物品就也出现在手上,消耗的神识之力要少得多了。

    这次凤凰空间戒是真正的彻底激活了,也真的是叶星本人所有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