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月的平安航行,用上了蒸汽动力,也借助海风,船速快了很多倍。

    所有人都归家心切,对于再去游历也完全没了兴趣。

    终于,船直接重新回到桃花岛的滨城,这里是越国之都城。

    这段时间的努力修行,加上叶星的全力协助,秦馨月及又多十个人进阶到了先天。

    而秦静萱的修行在进入炼气期三层的顶峰后就难有进展了,全部的木系经脉全通融会,真气所化之流可以在身体的木系经脉中流动,如果要进阶4层,则要百倍的真气壮大才行了。

    叶星自己的修行倒没有什么进展,但他不急,炼气4层中级了要再上一层,那是得苦修和机遇的,一味的苦修也不太可能有立即的进展。

    大船没有靠岸,船太大了,没有太适合的码头,但真正的原因是,叶星不想在码头停靠,就在码头不远处定锚,众人都是坐小船上岸,这是叶星制定的新规定。

    两女看着叶星的平静的面孔,脸上都有点不舍,但叶星没有任何的言语,秦静萱心中很苦恼,但她还是决定回家看一下。

    叶星轻轻的说,“我会在这里等你三天,如果不来,我们就起航回东海了。”

    两女盯着叶星看了半响,眼里充满了期待,却最终无语,还是下来船去了。

    叶星让众人去滨城放松一下,一年时间在海上,所有人都快疯了,实在需要放松放纵一下,长时间在压抑,很容易出精神问题的,尤其这么些精力极度旺盛的小伙子。

    对于这些精力旺盛的小伙子,一定要让其发泄出来,才能换得后面的安静*。

    叶星自己就没有这样的想法,对于什么娱乐消遣,一点也没有兴趣,他一个人留在船上,算是守船吧。

    所有人都要知道叶星身手了得,这船也根本不怕任何人的偷袭,所以众人也放心上岸去放纵去了,越国的美女还是很清秀的,酒也不错。

    叶星却不是这样想的,这船太夺目了,一定会引起有心人的强烈关注的,当然更多是觊觎。

    果然,有人看上这艘大船了,想摸上来,但叶星的感知可覆盖全船,一切都在他的神识之中,可以说,船下的鱼有多少都在叶星的感知之下,随手的几根飞针就让意图不轨的人掉落水中。

    众人去了放纵和放松,但晚上时,还是回来很多人,也给叶星带来了美食。

    吃了近一年的鱼和干粮,叶星自己也觉得淡出了个鸟来,所以美酒和美食也是很开胃的,也大饱口欲了一番,同时还畅饮了几瓶桃花美酒。

    晚上还是有人从水下潜来打探这艘大船,叶星当然不会气,直接飞针激射,一个晚上船下又传来多次惨叫。

    第二天,叶星让众人继续去潇洒,自己依然留在船上逗鸟。

    两鹰这段时间吃了不少的丹药,这次叶星给了高品阶的洗脉丹,两只大鸟也接近先天之境了。

    如果两鸟突破到先天,那就变成灵鸟了,会逐渐开发出高的灵智,到一定修为之后,智慧是很高的,完全可以比拟人类的。

    中午时分,有一小船前来,说是求见船主,叶星完全不理会。

    下午,又来了一位大官的样子的人,坐小船前来要求见船主,叶星依然不答。

    事实上如此巨大的船,只有宋国才能制造,而是这样的造船技术,宋国也是不会外传的,也是别国花钱也买不到的。

    这些人不停的来找船主,肯定是想买下这艘大船,叶星可没有兴趣理会。

    傍晚时,又来了一个将军前来,叶星依然没让对方上大船,只是说,不会卖船,让其离开。

    晚上,特战队员已经接到有人打这船主意的消息,都回来了,当然众人并不担心,实话说以他们的战力,越国那点战力还真的不放在眼里的。

    但为了安全起见,叶星还是让船燃起了动力煤,一半人休息,一半人戒备。

    半夜,果然一支般队十数艘船包围上来,显然是越国的海军,意图就是强买了,叶星没有吭声,让刘海洋全权指挥,在强弩和配合炸药的情况下,加上巨船的动力,越国数艘军船被撞烂,加上数十人伤亡。

    叶星让大船停在海上,没有定锚,开着动力。

    天明时,秦馨月、秦静萱两女坐小船前来道歉,说越国的不是,送上了越国的国书,要向叶星赔偿,叶星一笑了之,只是问两女的决定。

    秦馨月毅然的说,“我父亲十数个儿女,少我一个不少,我要跟你去大陆,行走天下。”

    叶星点头,转向秦静萱,秦静萱脸色苍白,犹豫了好一会,才说道,“我只是舍不得我母亲。我失踪一年,她哭了无数遍,眼睛都快瞎了。”

    秦馨月一把扯着她姐,正想说话,秦静萱迎着叶星盯视的眼光,红着脸说,“但我母亲希望我找寻自己的幸福!”

    叶星微笑了,伸手拉起秦静萱的右手轻拍了一下,只说一句,“多写信,让她放心!”,然后转头大叫了一声,“出发!”

    秦静萱快速的写了几行字,折叠好交给送行小船的卫兵,然后抬头看着已经坐在桅杆平台上的叶星,眼睛有点痴迷。

    秦静萱知道,这个决定是关乎自己一生的最大决定,但这是她自己的决定,她不想也没想过要后悔。

    巨船拉动一个鸣声,然后起航。

    海上航行了十天,回到了东海城附近,叶星让飞鹰带信先去星辰山庄,结果两鹰很快就返回了,信没有被接收。

    叶星估计山庄中没有两鹰认识的熟人了,所以不肯飞下去交信。

    这说明,山庄中的云海村的兄弟已经全部移走了,也就是说,星辰山庄已经没法在东海城呆下去了,也就是撤走了。

    叶星让船停在远离东海城的江面上,然后派出一个小队的人员,便装前去东海城打探消息。

    三个时辰后,多人回报了东海城的各方面的情况,非常的详细。

    现在新郡守也是青云宗的新来的长老,极为严厉,完全不同前郡守李玄同,开始大肆扫刮民脂,他的一众多弟子全部接管了东海的各地,而且打击各个势力。

    只是一年的时间,现在东海城已经大变样了,繁华之极的东海城变得有点萧条,而且民声怨道。

    城卫队、星辰山庄、东海郡报因为和李玄同关系密切,全部被打压,并被强行接管了。

    现在的城卫军核心全是从青云宗新过来的外门弟子,加上新招的人。

    李奇峰则早在叶星离开的一个月后就离开东海城了,根本不知去向。

    城卫队的旧人,和星辰山庄、东海郡报的人员,几乎全部都去了西江城。

    但是西江城也并不好受,因为新郡主守屠东阁是誓要接管那里,已经多次派人去接收了,而且是想派兵强行接收。

    叶星冷笑,脸色阴沉,这些都有预见的了,所以并不奇怪,但那又如何,现在自己回来了,实话说,以屠东阁的那点力量,叶星是根本不放在眼里的。

    屠东阁的修为也就比自己师傅稍高的先天5层,现在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吊打东海郡的全部青云宗势力。

    当然不反脸可能更好一些,但这不以他的想法为转移的,自然也是不可能的,反脸是肯定的,只差什么时候而已。

    叶星对特战队员说,“你自己现在回家和家人团聚,不要谈论我们的事,去吧!你们到时自行到西江城。对了,我这里银两不多,你们各人分一些带回给家人。”

    叶星取出来一万多两的银票,让古明去城里兑成银子分给众人。

    傍晚,大部分人带上自己的行李,都离船回家去了,有些还比较远的。

    也有一部分人的老家是东海郡西部的人,会跟随叶星回到西江城再回家。

    叶星一声出发,船起帆和开动蒸汽轮机,船就调头前行。

    两女陪着叶星,看着天上明月,低声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