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很快就会北上宋国的其他州郡,游历天下,再回时不知何年了。

    叶星回到家中,就宣布闭关不再出门,每天和母亲在一起,也指导两女的*,秦馨月也改了修真气,只是她的资质还是太差了,进境一直很慢。

    十天后的一个早晨,没有通知任何人,叶星、两女、以及愿意继续游历天下,并经叶星仔细挑选的30名特战队员,开动大船离开了,沿西江北上。

    叶星留书让木子朗给120名特战队员安排工作和支持他们创业,并且让他们不要浪费修为,保持一直努力炼修,这些人都将是西江城最有力的后盾。

    当早上其他人看到留信来找叶星的时候,叶星已经远行了。

    大船顺着南风,沿西江向北前行。

    重新补充了物资和装备,这次叶星把最新的小型机械设备重新装备了船,在船上增加用电的设备。动力还是精煤,因为人少,所以煤的存量增加很多,其他物资也增加了一些。

    更重要的是戒指空间中也存有备用的精煤、粮食、水、肉食等物资,空间中没有空气,肉食不会变质。

    在空间戒中,还带来了天星城最新生产的高性能烈性炸药和狙击枪。

    船上的三十人,全是年轻,没有家室,不是家中独子,而且*资质较好的人。

    去天星城前的一个月,叶星就把修真的技巧传给了所有的特战队员。

    返回西江城时,叶星对各人进行了仔细的检查,只有少数人有了凭先天的一丁点的精血,从内力修为转为炼气修真,和秦馨月一样,都差点意思,进境极微,但至少是有可能跨入修真的。

    叶星把这次出行的目的也告知了众人,就是修真训练。

    叶星让他们扮成自己的随从,自己则是出行的富家少爷,至于目的之类的,根本没有,只能天下行走碰运气了。

    星辰机械给他们装备了最新的最好的长刀、短刀、弩,还有每人在仓室中都准备了十套各式的服装,其中五套是迷彩的作战服,躲进山林有极好的隐蔽功效,是叶星最新的设计。

    前方就是东海郡与莽云郡相邻的紫云山脉西段,也就是叶星3年前带领特战队进行特训的地方,那一次,死了11名新兵。

    船上的众人,除了两女,都曾参加了那次的特训。

    叶星让船靠岸,率众到那片坟地,给上次的死难士兵拜祭了一下。

    营地荒草高长,坟地也被掩盖了,众人除草整理一番后才离开。

    密林的深处,还有得到空间戒指的地方,但叶星不想再去。

    看着四周又是苍翠之极的山林,其实也是有点后怕,三年前何其大胆啊,修为不高,竟敢深入其中。

    回想能够安全而回,实质是运气使然,当然其实这里也只是数千里长的紫云山的外围而已。

    越是了解这个世界,叶星越是谨慎,因为这个世界太多太多不了解的事了。

    船再向上游而去就是莽云郡了,两岸都是极为茂密的原始森林,因为罕有人至,动物众多,也是冒险者的最想去的地方。

    有能耐的猎人,佣兵,采药的农夫,历炼的武士,都喜欢深入其中,但不知有多少人是一去不返的。

    众人望着两岸,高耸对立的峡谷,人于天地间实在渺小。

    两女长于海岛,对于嵩山峻岭,迷人峡谷风光都是极为好奇的,一直说不个不停,但叶星等人却没有谈话的兴致。

    虽有蒸汽动力,逆流而行的船并不快,但基本上是空载,船也轻松的前行。

    别的船只靠的是风帆,所以重载的船,只能等到有风的时候才起航。

    穿行五十里过了峡谷,就是莽云郡了。

    莽云郡是万里西江的中段,西江也是横穿全郡,这里也密林无数,也无数的大小河流,最后也是汇入了西江,造就西江最为充沛的水量,江面宽广,所以水流并不急。

    一路来平安无事,来到了莽云城,这是一座山城,就在江边,但城都在江边的半山之上。

    莽云郡是一特大的郡,面积是东海郡三倍之大,郡内全部都高山密林,矿产丰富,人口却不是太多,却是种族多样,这里宋人虽占主导,其实只集中在十来大小不一小城里,其余广大的地方都是未开发之地,也是其他民族的大小聚居之地,据讲到现在宋国官府也未搞清楚莽云郡有多少个民族。

    这里是军事极为要紧之地,东南面是桂山郡,桂山郡与东海郡的新的天星城是邻近的,正南就是邻国,也是宋国的世仇之国,夷人之国的南蛮国。

    宋国在此驻有强兵,也是国主宋家在宋国南方之地的主辖之地。

    许多特有之矿产就是来自莽云郡,而核心的矿产就是金银等,所以也就是宋家一定要掌控之地,更因为是邻近十郡的核心之地,众多的西江的支流就可以到邻近的十个郡。

    叶星的船来到了莽云城的码头,交纳了费用,留下五人守船,其他人都一起下船去观光一下,只是约定晚上都要回来睡。

    众人三五成群而行,叶星则和两女便装同行,看一下有什么不同的风情。

    莽云城作为邻近十郡的核心之地,城市倒是不大,人口却多,且这里有明显的严肃气氛,毕竟是军事为重的一个核心城市。

    宋国多年平静是指国内没有*,但和南蛮国是隔不了几年就打一仗的。

    断发纹身的南蛮夷人其实在莽云郡南部的密林就有不少,一直要独立或与南蛮国合并,所以才有两国这样的数千年来不停的纠纷和争端。

    莽云城中有许多特产,因为军事之地,所以兵器就最大的特产,而这里因为矿产极为多样丰富,出产的各式武器就是天下闻名的。

    天星城是矿产之城,在东海独一无二,但在莽云郡如天星城的如此的矿产之城就有十座之多。

    对叶星来说,这些冷兵器他是没有兴趣的,兵器店铺,三人都是走过绝不停顿。只有书籍有些兴趣,经过的时候买了几本,还是所谓的诗集之类的闲书。

    两女却不同,对一切都兴趣盎然,大陆当然有不同海岛的特色之物。

    叶星陪着两女,一间一间的去逛,两女是一点不会累,而且买了一样又一样,让叶星付钱,且全让叶星拿着,后来拿不过来,就让叶星挂在身上。

    叶星不敢放入戒指空间,太让了瞩目那是自取麻烦,所以两手挂着各种小饰品。

    那种恨不得把所有东西买下的架势,让叶星只想快点回船上去,陪女子逛街实为苦差。

    中午,三人来到据说是城里最好最顶级的酒楼吃饭,风彩楼,三层临江木楼,确是风光极佳之处,当然收费自是不低,最贵的三楼,却是没包间的,只十来张桌子。

    两女都是吃不厌精的,也且花样多,单单点菜就花了很长时间。

    叶星只是微笑看着,不言不语,拿着茶杯喝茶。

    而两女则在桌子上进行了分赃大会,好一阵子的嘻笑争夺。

    见叶星一脸的无聊的样子,秦馨月露出一口白齿,挑衅的说,“不满意呀?还是舍不得银子啊?”

    叶星摇头不语,低头喝茶,岔开话题,“这茶叶也就一般哪!”。

    两女当然知道叶星银子多得用不完,也不是吝啬,只是对于购物没有兴趣,也不是很耐心在闲逛,是两人死命要拉来的。

    当一大桌子的精美的菜式上台,秦馨月是不顾礼仪的就叫嚷着大吃起来,两人就微笑着看她,实在想不到皇家女子,竟然象是饿鬼投胎一样。

    正午时分,酒楼本就座无虚席,叶星英俊修长,仙气飘逸,两女又实在太漂亮了,绝对的美若天仙,加上三个人吃一大桌的昂贵精美菜式,自然就让人瞩目。

    一道道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就从各个角落投射过来了,叶星知道麻烦马上就会引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