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一个样子英俊的华服青年就走了过来,向叶星三人说,“我叫宋康明,能否认识一下三位?三位丰神俊逸,实在让人忍不住想结交啊。”

    秦馨月正想说话,被她姐扯住,摇头,看向叶星。

    叶星脸色平和的看着来人,“我们是过,吃完就走了,不必相交,谢谢!”,伸开手掌一摊,示意拒绝。

    宋康明还未说话,又一个走了过来,阴声怪气的说,“宋三少,看来这莽云城还有人不给你面子啊?三少,要不要我来,我就不相信了,无名小子也敢逆我们宋家三少的面子!”

    宋康明脸色不豫的说,“李兄,这里好象没你什么事吧!我是真心想和三位结交,与你何关?”

    那人却嘻嘻笑道,“想不到宋三少为了一个无名小子了也如此折腰?该不是看上两个小妞吧?那用得着那么麻烦,以你的身手,把那个小子打死扔江里就是了!”

    两女愕然看向宋康明,脸上马上充满鄙夷之色,想不到如此斯文英俊的小生,就是一个这等的强抢民女,下流贱格之人。

    秦馨月直接就吐口水在地,指着两人,高声喊道,“垃圾人等,死远点!”

    叶星没有说话,一向低调的他,却是最为细心,首先探测了对方的修为,两人明显在后天九层之境,这样20来岁的年纪已经是很高的修为了,怪不得如此的自信自得的模样。

    莽云郡是十分崇武,习武之风是最炽的,毕竟军事重地,民风彪悍之地。

    叶星冷冷的说,“两位请走远点。我不想认识你们!别影响我们吃饭!”

    宋康明还没说话,那人就高喊,“宋三少,这等下流无名贱种,何必费心!我来教训一下他,从来没人敢如此对我说话的。等下让我一个小妞!”,跨步向前伸手就一巴掌打过来,掌风带劲,显然是修为内力都是极为了得的人。

    那个宋康明本想拦住的,似又迟疑了一下,就象是来不及反应一样,当然任何人也明白的,他不就是想看一下叶星修为如何,敢如此的不给面子。

    叶星却没有任何一个动作,那个李某人也还没靠近桌子,就一声惨叫,向后倒飞了出去。

    宋康明转头惊恐看向那人,那人已经全身抽蓄的在地上,不停的惨叫,那是杀猪一样的痛苦干嚎。

    宋康明知道遇上了高手了,连忙说,“这位朋友,请手下留情,此人只是嘴贱,我们不是恶人。”

    看见叶星一声不吭,眼睛瞥向了他,心中一寒,说道,“多有得罪,告辞了!”,说完转身就走了,对地上惨叫之人,没看一眼。

    叶星没有阻止,悠然的吃着美食,和两女看着窗外的风景闲聊,对于旁人完全的无视。

    地上之人,一直在怪叫惨呼,那种的悲惨之极,就象杀猪一样,还在地面上滚动起来。

    这样情况,实在让别的食不爽之极,但所有人都不吭声,不想扯上无端的麻烦。

    好一会,酒楼的老板上来,问了一下伙计,才走向地上之人,伸手在那人身上拍了几下,看其也是有修为之人,想减轻那人的痛苦,但那李某人更是惨叫连连,似乎更痛苦了。

    酒楼老板无法,走了过来,对叶星一躬身,说,“这位少爷,我是本店的东主,这位李少爷得罪了你们,请你们高抬贵手,这一餐算我给三位陪罪了。”

    秦馨月吃着东西,瞪眼嘟嚷着说,“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他自己发羊吊吧!所有人都看到了,我们没动过他一条毛!”

    酒楼老板又对着三人一躬,诚恳的对着叶星说,“这位先生,肯定是高人,不要计较太多,请放过李少爷一次!有什么要求,请您提出来,我竭力为先生办到。”

    叶星脸色平和,夹起一块肉片,放在口中,细细品尝,点头说,“味道不错!”

    酒楼老板正还想说什么,那地上之人突然就不喊了,呆了一会,眼睛转了转,还清了清嗓子,马上爬了起来,迅速的跑了下去,然后就消失了。

    酒楼老板对叶星说,“这餐我风彩楼请了。此楼是八极门在莽云郡的最大酒楼,以后三位到此用餐,都五折!”,平和的语气中,轻轻的点出此酒楼的背景,那是一种江湖中表明身份的手法,同时也让人三思而行,说到底就是轻微警告之意了。

    叶星是什么人,岂能受威胁,双眉一挑,“我有的是银子,不必了,谢谢!”

    叶星说完,手中出现一大锭的银子,显然就是五十两的之数了。

    邻近桌的所有人都面露鄙夷之色,显然是不以为然的,百两在他们眼中可能是完全付不了这台美食的。

    感觉到其他人的不以为然,叶星也反应过来了,莽云郡是金银矿之地,银子还真不是什么要紧之物。

    叶星变戏法一样,银子不见了,同样大小一锭五十两的金子出现在手上,然后放在了桌子上,轻轻用力,金锭子慢慢的陷入了桌面。

    所有人都刹时停止了呼吸,不是为这价值千两银子的金锭,而是叶星手指轻点就让金子嵌入了坚硬之极的檀木桌子。

    酒楼老板可不是什么平庸之辈,实力绝对是先天三层以上的境界,却完全没法看穿叶星如何收起取出金银的,但已经明白自已最好不要得罪叶星这样的高手,所以连忙说,“贵,太多了!这餐就值二百两银子,五折,就五折,一百两银子!”

    叶星手一弹,嵌入桌子的金锭跳出来,忽的不见了,手一扬,酒楼老板手中出现了二个银锭,站了起来,并不说话,看向两女,然后转身走了。

    秦馨月气鼓鼓的说,“如此美食,没有吃一半,太浪费了!吵死了,没劲!”,

    秦静萱则拿起两包裹,站了起来,扯了一下她妹的衣袖,就跟随叶星下楼去了。

    酒楼老板看向三人悠然下楼而去,心中也不知想什么,就是盯了好一会,才抱身对在场的的所有食说,“打扰了各位贵用餐了!今天都五折!各位请慢用!”

    有几个食连忙站起来,说,“谢谢许老板了!”,更多的人则是伸出头去看离去的三人。

    叶星三人下了酒楼,就继续闲逛。才从第二间店铺走了出来,突然一阵马蹄急响,一队骑兵二十多人,把三人围住了,而且是抽出了兵器。

    其中一个显然是队长的人,长刀对着叶星高喊,“有人举报你等有不法行为!请到城卫军处接受调查!如有反抗就当场击杀!”

    叶星笑了,神识在人群中扫了一下,就在不远的地方,发现了那个李某人!他就知道,麻烦不会自动消失,一定得出手全部解决才会停止的。

    叶星伸手虚空一抓,那个队长的长刀到了叶星右手上,轻轻一捏,长刀断成两截,放回那队长的手中。

    这个明显是在先天一层的队长,霎时脸色苍白,浑身发抖,怔怔看向叶星,汗如雨下。

    还有几个呆头呆脑士兵舞着长刀,还在大喊,“还不投降!想死啊?”

    那个队长一个激灵,走过去对着其中一个还在叫嚷的士兵,重重的一巴打过去,直接把那个士兵*在地,“闭嘴!蠢货!”,又转过身来,对叶星躬身一拜,“我被人误导了!请少爷原谅!”

    这时所有人这才停下来,怔怔的看着这一幕,不知何以这群痞兵,今天为何如此低三下四的。

    叶星手一招,远在那边的李某人就不由自主的走了过来,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叶星凌空虚点,那个李某人一声惨叫,两手摸着下腹部,然后高声痛哭,眼神变得极为怨毒,凶狠的看着叶星,嘶哑的说,“你竟然废了我的修为!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狠毒!?”

    叶星轻描淡写的说,“我最怕麻烦,有麻烦就要彻底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