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理会任何人的目光,更不在意那李某人的高喊,叶星带着两女施施然的走了。

    直到三人消失在长街角落,那个骑兵队长才快步走了过来,扶起那人,说,“李二少,你没事吧!还是先回去找将军吧。”

    那个李某人用力推开队长,接着就是一巴掌就打在队长的脸上,“你个浑蛋!快去找我爹!一定要把那小子逮住,二个妞也别放走!”

    队长摸着被打的左脸低下了头,冒火的目光恨恨盯着扭头走远的李二少,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走到无人之处,叶星把两女的包裹拿了过来,嗖的一下放空间戒中,然后三人走快了几步,向城外的码头走去。

    叶星倒不是怕了谁,而是知道,麻烦会不断的来,看来只有彻底解决,但还是先得让两女安全再说。

    走到了城门外的天字码头,让两女绕行回到自己的船上去,自己却是倒了回来。

    叶星自己就在城门外的一路边茶座坐下,让伙计拿来一壶茶水,又是悠然自得其乐之态。

    现在还有特战队二十多人还在城中,叶星当然得等他们。

    二则是一走了之了的话,有心人只要去查,那么一定能发现他们与西江城和天星城的关系,某种程度上就给两城的兄弟带来隐患。

    叶星从来做事就是严密且不留后患的,包括东海郡的屠东阁,迟早会解决的,只是现在还没有和青云宗反脸的把握而已,只要能不让别人知道是自己的,他早就出手把屠东阁杀了,敢动自己的兄弟,他早就是不爽之极。

    果然,也就一会儿的时间,一队上百人的骑兵冲出来,带队就是刚才那个队长,看到在路边喝茶的叶星,不敢过来。

    只是指了指叶星,在马上向身后一个骑马在后之人躬身道,“将军,就是此人!”

    那个威武的将军策马上来,以着叶星说,“朋友为何对小儿下重手?小儿顽劣,教训也一下可以,何至于要废其修为?”

    叶星问,“你是何人?”

    那个队长说,“此乃城卫军领统李将军!也是李二公子的父亲!”

    叶星忽的指着队长说,“你马上去把副统领叫来!”,那队长不明所以,看着叶星好一会儿,再转头看向那个将军。

    叶星可没有半分的耐心,手一挥,那队长手上的长刀掉地,他的脸色变得极为惊恐,总算那队长还是机灵,连忙大喊,“是!”,调转马头走了。

    那李将军,修为在先天四层之上,看到叶星如此轻松的把后天八层的队长的长刀夺走,自己虽然可以做到,却绝对不能如此轻松,更看不出叶星修为的高低,知道自己遇上高手了,一时竟呆住了。

    叶星瞥了一眼,对着那个李将军说道,“我这人特讨厌麻烦,既然你找我麻烦,那么不要怪我下手不留情了!”

    李将军连忙说,“先生误会了,我不过是想来认识一下先生。我那劣子十分无理,得罪先生,理应受到教训的。”

    叶星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茶水,冷冷的说,“两个选择,一是你自废武功,二是我帮你废了。”

    李将军不明的说,“为什么?劣子得罪先生已被你废除修为了,你...”

    叶星依旧冷冷的,打断道,“选择一,这事就此揭过,选择二,我让你全家从老到少全部修为尽废。”

    李将军在马上突地拔出长刀,哈哈大笑,“在莽云城,还没有人敢这样欺我李某人,在宋国也没人敢这样对我们李家!小子,看来,既然你要造反,众军听令,把此犯格杀!”

    一百多士兵全抽出长刀,策马冲向叶星,叶星手一挥,所有士兵都是百战之兵的后天*层的修为,刹时全部大声惨叫,每人的丹田之处都插着一根细针。

    这是一种中空的银针,各人的丹田象是气球扎了洞,内力修为一下子全废了,而且丹田已毁,此生再也不可能*内力了,以后只剩外功。

    除非有什么天才地宝的修复,否则内力再也不能存储在丹田了,一个个失声痛哭起来。

    叶星现在实力是先天九层,加上炼气4层的神识感应,方圆数百丈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全在他的感应之中。

    那李将军现在真的害怕了,刚才还有很大的信心,自己加上一百的士兵,绝对能拿下这个伤害自己儿子的人,但现在知道踢到顽石了。

    叶星没有说话,手拈了一根银针,冷冷的看着对方。

    李将军知道现在真的生死攸关了,这少年显然是不会心软的。

    李将军还想说什么,但叶星根本不给他机会,右手一扬,李将军身上霎时插满了针,他大喊一声,想冲过来,但没有用了,叶星已把他的全身主要的大穴废了。

    叶星走向士兵,两手一挥,根本不用看,银针全收回。

    最后到了李将军的马前,手一挥,那李将军的身上的银针全部收起,顺便还点了他的一个大穴,让其难以动弹,并搜出他身上的令牌。

    叶星停了一会,对着人群的一个人说,“出来吧,你是副统领吧!你让我办的事,我做好了!现在你是统领了。”,说完手中令牌出现在那人手中。

    那个人先是愕然、然后惊喜,再是恼羞成怒,这是叶星在陷害他呀,明明和他没任何关系的事,现在变成了自己指使人陷害李将军了。

    那人又惊又怒,但转念想到自己事实上变成了期待已久的统领职位,脸上依旧怒火万丈的样子,内心却是狂喜的。

    叶星说,“统领,这里由你处理了”,又指着那个队长说,“你带我去这人的家!”

    那队长看了一眼副统领,不,新统领,那人轻微点了点头。

    叶星跃起坐在那个队长的身后,两脚用力,马儿跳起就跑。

    叶星之所以这样做,就是让李将军失了修为,但其本人及其背后的势力的怒火却指向新的统领,而能在这关键之地做统领的人,绝对是后台可以的,并不会怕了那李将军的,因为这就是平衡。

    有这样的内部斗争牵扯,对于自己及东海郡的亲人却再也没有威胁。

    叶星路上问了一下那队长,李将军家里有什么直系的亲属,以及背后势力是谁。

    这李将军是宋国朝中左丞相的儿子,而被叶星任命的新统领则是右丞相的女婿,莽云郡守则是宋家的王爷,也就是宋康明的父亲。

    叶星做事是从不留下麻烦的,所以到李将军家,迅雷不及掩耳的锁定将军军府,全部人的丹田都被刺破,不管有没有修为,包括女眷、奴仆,全部被废。

    现在叶星这一手,就是要让莽云郡的权力结构发生大变,权力斗争,一时半会也不会有结果,而且一切都会直接演变成左右丞相的争斗了。

    叶星只是脑筋一转就想通一切了,出手就要解决麻烦,决没后患。

    叶星突然向上一跃,人就在队长的眼前消失了。

    这个队长马上惊恐之极,口中喃喃念念,“仙人呀!”

    叶星找了一个偏僻之地,从空间戒中,取出另一套服装,然后进行了简单的易容,回到城门附近。

    那边新统领正和李将军说着话呢,神色、语气中很是幸灾乐祸。那李将军则脸色死白,一言不发。

    直到士兵人等全部离开了,叶星才走向地字较远的地字码头,当然也不可能让人跟踪的。

    回到船上,两女问了叶星的过程,都深觉得叶星厉害,做事点水不漏。

    晚上,所有随行人员回来,叶星把此事说了,然后让众人明天便服上岸去打听一下,有没有人知道是叶星等人所做,自己三人则在船仓中不露面。

    第二天下午,所有人员回来,都说一切极为安静,也没有人追查叶星及两女的行踪。

    叶星对两女说,“以后都易容一下,不要让别人知道你们的真容!包上头巾吧!”,两女现在也明白,太吸引人就会引来很多麻烦。

    当晚,叶星让船起航,现在转向北行,去宋国的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