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再沿西江西行数十里后,就转向一条西江支流,泯河,就是转东北向云湖郡航行。

    云湖郡其实也和东海郡相接,只是因为有高耸延绵的紫云山脉相隔,只有数条漫长小山路相连,而且是极为危险,野兽横行的紫云山脉里的曲折小路,说实话真的没什么人敢走的。

    云湖郡最大的特点是湖多,更大的特点是人多,各种农产品丰盛之极,这里是宋国的产粮之地,也是蓄牧业最为发达之地。

    但这个如此重要的地方,却是灵兽门的控制之地,灵兽门除了控制宋国北部的大草原之外,南方地区就只有这个云湖郡了。

    灵兽门成员太多了,都是养殖贩卖为主业,可谓天下一家,所有蓄牧产品的生产、运输、销售都是他们的成员在做,而且是垄断的,其本质是一个行业的总会。

    灵兽门当年参与了宋国的开国大业,就此成为最有势力的一个行会。

    而现在灵兽门不仅仅是一个行会,也是一个强大的门派势力。

    灵兽门总部却在宋国的北部的漠南郡,云湖郡也是其在宋国南部的唯一控制的地方。

    船行三天之后,沿泯河逆流而上,就进入了云湖郡。

    云湖郡自是因为云湖而得名,云湖的大,不是因为云湖有多大,而是真的超级大,云湖浩浩荡荡方圆数千里,其实是由上千个小湖组成,这些小湖却都能通过河流和云湖相连,也就是说,云湖郡其实就是千湖之多。

    当船进入云湖郡不久,也就不过两天,叶星就看到了许多不好的事情,因为无数的小船在迅速的离开,更多的人在河岸在拖家带口的逃难。

    相问之下,才知这里邻近各个城镇发生了瘟疫。

    坐船逃的有钱的人家,穷人就只能在路上跑了,其实也跑不到那里去,因为邻近的城镇都发生的疫情了。

    以前隔上几年也会发生瘟疫,都是牲蓄家禽的瘟疫,但这次有点不一样,是一种人蓄禽都会犯的瘟疫,现在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就是千村万村都死光了,包括各种动物。

    无论是人还是动物,染病者全是口吐鲜血而死,没有人知道这确切是什么样的疾病,但真的非常的恐慌,因为会传染,人蓄共患。

    听完别的船上人的描述,叶星立即把船开到一个大湖的中心停下来,跃上高高的桅杆,然后用望远镜观察湖边的乡村。

    在高倍的望远镜下,路边已经可谓人间炼狱了,倒地而死的人、牲畜、走兽,以及家离都很多,最恶心的是躯体都出血的,全身发黑。

    听得叶星的的唉叹声,船上所有人都取出望远镜来,一齐看向湖四周的堤岸,大家立即脸色大变,一起看向叶星。

    两女直接就有点失控的哆嗦和呕吐了,实在人间炼狱,惨景惊悚。

    叶星也是不忍直视,但还是把望远镜拉到最大,仔细观察倒地的死者。

    死者脸色瘀黑,躯体出血、倒在地上未死去的人都是昏迷或者还在抽蓄着乱*摆,明显是死前极为痛苦。

    叶星低沉的声音说,“所有人戴上我给大家准备的口罩,能戴几个就戴几个,最后就裹上头巾。并立即开船!”

    叶星自己也飞快的进入自己的船仓,取出放在作战服中的黑色口罩和头巾。

    所有人短时间就一齐改成了作战服,包括两女。船也开动起来,并挂上了大帆。

    因为有动力,所以船开得很快,不断的超越前面的船只。

    两个时辰后,前面就是一个比较大的城镇,道江城,就是现在道江上大城。

    但是现在根本不让进入,所有门都关闭了,城外、码头不停有人高喊开门,城上的人根本不理,数不清的人跪在地上,大声的痛哭大喊。

    城外已经有很多人发病了,一个个满身是血,在痛苦的叫喊。

    大船现在根本不可能靠入码头,就算靠过去,也是进不了城了。

    叶星看了一下宽广的河道,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混乱的情况,只好让船继续向前。

    众人在甲板看着城外的人在死亡,都沉默无语,在这种瘟疫面前,个人是多么的缈小,根本无足轻重,而最好的方法是逃离。

    叶星让两鹰飞下来,用绳子绑在甲板上,怕两鸟飞过去接触死的动物的尸体。

    众人也没有任何胃口,就这样无语的看着不太远的岸边。

    叶星却不一样,取出纸张,快速的写了起来,并让船上的未吃完食物不要倒向江,用桶装着,放在船甲板的一角。

    顺着道江并加上动力航行,天亮的时候,来到云湖郡的郡城,云湖城就在云湖的东北面。

    还未到码头,上不了岸了,因为太多船只已经把所有码头都堵塞了,现在云湖城虽然没有关闭,但也已经收到疫情信息了。

    云湖城有四个门,现在也是全部半开,而且是全副武装的士兵在守着,凡是咳嗽,发热的人全部不准进入城中,而且没有自带粮食的也不准进入,现在金银财宝根本没用,只有粮食才是保命手段,城中已经没有粮食可卖了。

    叶星让船停在湖中,并不与其他船只相连,告诉众人,不要惊谎,只要不接触染病的人和动物,并不会得病。

    两女及众随员不明白叶星为何停在此处不走,不是走得越远越好吗?头巾下的众多双眼都露出不解的神情。

    叶星想了想,盯着众人,丹田运气,声音低沉有力,“我知道大家就很惊恐慌。但是我知道如何处理这个疫情。如果我不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努力去解决这个疫情,我会很一辈子难过不安!”

    停了好一会,叶星依然沉沉地说,“瘟疫是鼠兽及相类似的小野兽传播的出血热,我知道如何解决。你们如果不放心,就把船停在湖中间,不让任何人上船,或者去前面数百里之外的另一个城等我。我会进城去协助制止疫情。如果成功可以挽救数百万人的生命呀!甚至是几千万的人呢,如果传入东海郡,我们的家人也一样会被感染的。”

    秦静萱睁着一双大眼,惊诧地道,“你确定自己一定能解决?”

    叶星取出一叠纸来,交到她的手上,说,“我已经写好了解决方案。你们只要隔离足够的距离,你们肯定是安全的!而且你们是先天高手,内力运行完全可以把一切疫病抵御在体外。”

    秦静萱快速的看了一下,然后传给秦馨月,然后转给其他人。

    五张纸上,解释了瘟疫的缘由、传播途经,解决方案,以及叶星准备给众人快速*的全身保护的内力运行方法。

    所有人都快速的阅读完了,因为他们对叶星是近乎崇拜为神人的经历,加上现在叶星把瘟疫的所有情况和解决方案都解析的明明白白,马上就心安了。

    秦馨月决然地说道,“叶星,我们相信你!你来安排吧,救下数百万人,那是多大的功德啊,我们做了!”

    叶星在所有人的脸一个个地扫过去,所有人都缓缓点头,都说,“少爷你安排吧!我们绝对信任你!”

    叶星说,“你们留在船上,按我给的制药方案,协助静萱制作特效的药品,只有她有过炼药的经验。静萱全权负责,所有人不得违背!能不能做到?”,说完盯向了秦馨月。

    秦馨月忙说,“我姐最厉害了,我完全不会意见!”

    叶星说,“记住不准任何外人上船。我现在把内力运行之法传给你们,你们马上研习一百遍,让内力完全自动抵御一切的瘟病的侵入。”

    叶星把运功方法传给众人,让所有人马上进行*。

    这个运功布于全身的方法,其实很简单,现在全部都是先天高手了,大家试了几次就掌握了。

    一个时辰之后,叶星长身而起,对着众人点点头,让放下一个充气小胶艇,轻轻跃上小艇,用长杆一点,往岸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