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郡守让人安排叶星的住处,叶星推辞了,说自己还得去配制治疗瘟疫的药品。

    朱郡守取出一块令牌给叶星,说,“这是我的郡府出入令,你可随时进出郡府!不必通报,随时进出。”

    叶星点头,接过令牌放入怀中,然后站起来,告辞出去。

    叶星来到一个酒楼,问了一下后厨所在,自己来到后面存放泔水的地方,取出一个大桶,然后把地上的泔水桶边的泥和泔水各有取了一些混在一起。

    听后厨人说,这已经有十天没有倒了,积在那恶臭难闻,但不能出城,也只能积在那。

    叶星出来城,然后来到湖边,取出充气小艇,自已吹气吹胀,放入湖中,然后脚一点就向湖中间而去。

    回到大船上,众人围了上来,叶星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让众人都去*。

    叶星从空间戒中取出三个树胶的大长糟桶,把船上未吃完的食物倒入其中,又取得在酒楼得到泔水和泥土混合物放入里面,并加上很多水,然后放在甲板的一角,吩咐值勤的人员不要碰,也不要让人触碰。

    第二天,叶星让船开到湖中一个极小的小岛之上,然后取出一个坩埚来制作玻璃,众人很是惊讶叶星的做法,但还是没有吭声,却一个个仔细的观察着他的所有操作。

    叶星制作了数十管小小的玻璃小管,又制作了一些空心的小针头,这是叶星要的注射的针管。

    叶星让众人分两小组来制作针头和针管,不必太精细,只要数量。

    叶星和两女则各拿了一个针管回到船上,取出三台显微镜,然后教授两女使用方法,并拿出一片的树叶,调整到最高倍数,讲解和观察树叶中极小极小的构成细胞。

    两女从未听说过这些知识,眼睛睁的大大的,真的是大开眼界了。

    叶星讲解道,人体的构成是一样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细胞构成了人体,人与其他生物只是结构不同的而已,世上可能还有不同的组成的方式,但现在能看到的动物,或者植物,都是一样的。

    最后叶星讲解了这次疫情的原理就是一种很小的病原细胞感染了人体的正常细胞,迅速的繁殖,破坏了人体的细胞,最后引起了致命的出血症。

    秦馨月说,“人所以得病其实都是病原的缘故,发炎发热就是病原细胞在对人的破坏吗?”

    叶星说,“是,也不全是!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叫病毒的东西,那东西太小了,在高倍数显微镜下也看不清楚的东西,还有无数种的东西会致病。”

    叶星取出针管,在泔水桶中取了一滴,滴在玻璃片上,放在显微镜下自己观察了一会儿,然后让两女来观察。

    叶星说,“你们看到的,那些活动中的就是令泔水变味的发霉细菌,它会释放出一种东西,叫青霉素的东西,这种成分让其他种类细菌不能生存,只能让自己这类的发霉细菌生存,而且这种成分,会让别的种类的细菌很快就死亡。”

    两女观察着显微镜下的东西,秦静萱不明白的说,“那有什么用呢?”

    叶星说,“如果我们提取出这些泔水的青霉素,注射入病人的身体当中,那么得病的人就可以让感染瘟疫的细胞死亡,那么人就得救了。这就是以毒攻毒的办法。”

    秦静萱想了想说,“那会不会也让人体正常的细胞死亡呢?”

    叶星说,“也会!但人体中有无数的正常细胞,而病原是较少数的,所以只要消灭了病原,人体细胞会慢慢恢复的!”

    秦馨月说,“也不知你从那里知道这些知识的!姐,这个时候了,不要问那么多细节了,相信叶星吧!讨论这些没有用!”

    叶星和秦静萱同时点头,现在真不是讨论的时候,现在是做事解决问题。

    叶星取出以前在荒岛时制作的树胶做大储水箱,取出一些粮食来,让两人把用小锤压碎加水磨成汁,混合在一起煮成的汁作为培养液,植入已经培养了一天的泔水,这样就是制作青霉素的原料。

    叶星让两女试着用两块布,中间夹上棉花制作过滤网。,三人齐动手,两天时间制作了数十块过滤棉。

    叶星还让几个队员人在岛上用火烧制木炭,一天之后,搞了一大堆的木炭,并把木炭磨成粉末备用。

    现在三十个队员日夜努力制作针管,又用软木制作了许许多多的针管推塞,并组装在一起,足了数万枝之多。

    三天之后,叶星取出一木桶的泔水,开始用滤网过滤出青霉素溶液,加入菜子油加醋酸搅拌均匀,再用活性炭粉过滤,再用一次新的滤网,得到一小木桶的青霉素干净液。

    三人在显微镜下观察,发现没什么细菌,叶星再从空间戒中取出冰灵晶来,冷冻住这个青霉素干净液。

    叶星决定还去试验一下,两女也想看,但叶星让两女留下,毕竟现在还很危险,这几天都不知死了多少人了,自己功力深厚,独自去湖岸北门的隔离区去试药。

    现在叶星离开已经六天了,云湖城内已经按叶星要求在严格执行了,非常有秩序,零星发现了几个病人,也立即隔离了。

    但是城外,四个城门外五里建立的隔离区,隔离区里已经有数十万人了,而且每时每刻都在增加之中,城中的所有核查队现在都出到城外来了,所有人拿着武器,禁止隔离区的人进入,那些冲击防线的人就被直接射杀。

    被射杀的人,城卫军后面的一群人冲上去,洒上石灰,堆上柴,淋上火油,点火烧起来,场面十分的恐怖残忍。

    这种极度的恐怖也把那些涌来的流民给*下来了,不敢再冲击防线。

    全身口罩头巾的叶星看了也不禁摇头,来到北门隔离区,这里就聚集了数千人,运起内力,对着一群要入城的人大声的说,“你们没病的和已经发热的人分隔开来,确认没病的人有那边,现在有病有发热的人在另外一边,再仔细观察后是可以入城的。”,说完出示了郡守府的令牌。

    很多人绝望地鼓噪着,但还是有些有见识的人安静下来了,转头分别说了一下,良久之后所有人就安静下来了。

    所有人开始自查和互查起来,这样就把有病和暂时没病的人分开成两边,有发热的人才数十个。

    叶星说,“我现在给正常的人打上防治的药水,不要急!”

    叶星取出针管,吸出一点冰灵晶存放的青霉素,让没有发病人的过来,一个个在手上的静脉处注射一针,现在当然就根本没理什么安全性的问题了。

    众人很奇怪这种不是吃的药水,但也没人质疑,基本上一秒一个人。

    西门外估计有三千多人,全部都打了一针管的药液。

    最后,叶星来到有发热的人跟前,说,“这是治病和防病的药水,你们如果不严重的,明天早上就全好了。但是如果活不下来,不要怪我,我尽力了。”

    那数十人听了不再说话,知道自己的情况就这样了,叶星过去,每人一粒药丸,是通气健身的药丸,然后每人打一针管满管的药液。

    叶星发现其中十多个人,其实是肯定染病了,已经高烧了,而且明显的又眼发红,人神志失常,叶星加大了剂量,又多给了一颗药丸。

    叶星让两边人群,用柴火隔开,不要相互接触,隔离区防线的外人的全部看着叶星在工作,没有吭声。

    有几个主事的人是知道叶星的,所以让城卫军和核查队员不要干预。

    叶星就在隔离区防线上,坐下,搞了一个火堆,把自己围起来,并把口罩和头巾放入火堆中。

    叶星运行自身的内力和真气,在身上燃起了高温的灵火,把身上可能的一切细菌,全部灭杀。

    在所有人的奇怪的目光中,叶星象是一个火人,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