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告辞之后,朱郡守立即叫来宗正,安排印制防疫书籍。

    书籍署名作者是叶星,宗正自作主张的在封面下方加上了云湖郡郡守府监制,内页第一页就是朱郡守亲自写的《云湖郡抗疫始末》,开创了在书籍上加上出版监制人、出书有编者的风气。

    抗疫手册的大量的印发刊行,立即得到了巨大的发响,可谓一册难求,也迅速翻印了无数遍,朱郡守得到巨大的声望之外,也挣到巨额的书费,因此更加感念叶星的帮助。

    此书后来数十数百年一直反复印刷流传,而且是流传到了世界各地,叶星和郡守朱允两人可谓名垂千古。

    从此之后,尽管不时的发生各种疫情,但却都没有大规模的发生,全赖于这本的书籍的广泛的传播。

    而这一本书详细解释了瘟疫的成因,也彻底的让世人抛弃了瘟疫是上天对人的惩罚的论调,世人也终于了解到,很多的疾病其实不是什么神怪之事,而是一些被称为微生物的东西在作怪罢了。

    以前所谓的怪病,也不再那么的可怕了,只是未找到病因而已,慢慢的掀起了医学求真之趋势,再也不那么迷信前人所说。

    一些年轻的医师也开始用审慎的眼光来看待以前的药方,重新去检验其可靠性,至少对于玄之又玄的说法,懂得要区分和慎重。

    而“叶神医”所用的针筒治病的方法也得到广泛的传播,原来,治病不全是吃药丸,还可以用上其他的方式,如,喝药汤,打针液,可以冷敷热贴等等。

    这一切叶星并不知道,也没法知道,因为他的船已穿过云湖,北向航行,目标地就宋国的中部的中原郡。

    大船在江河上一直北向航行,众人则是在船舱中*,只留5人值勤,让大船慢慢前行。

    现在人只有33人,大船的舱房有足够的多,每人都可以独立一间,互不干扰,静心*。

    众人对叶星已经由原来的崇拜,直接上升到绝对盲目的境地,尤其是叶星所知的学识,简直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境地,所有人都不明白,叶星是如何知道那些,根本无从知道的学识。

    叶星让他们参悟自己曾经得到的那本《缥缈灵诀》,其实叶星已经把自己的参悟教授给所有人,但各人资质和悟性不同,灵根差异,所以修行的进度不一。

    修真是极难的,但是修真可以有效的增长神识的强度,众人炼气期1层都没有达到,但是先天修为却有很大的进步。

    秦静萱也改为了修行叶星根据她的情况,重新推衍的木系修真*法诀,毕竟《缥缈灵诀》是有完全的炼气期前四层的所有*细节。

    秦馨月也是改为金系的修真*,但是根本是入门都没有达到,她心燥,静坐实在也苦恼,因而基本上是没有太大的进展。

    北行出了云湖郡之后,就有一条运河沟通宋国真正国之第一大河的,宋河。

    宋河上游接大唐帝国,是嵩山峻岭,曲折宛转,在大唐帝国是叫唐江的;中游却是直线而行,水量充沛,当然宋国境内才叫宋河,宋河最终一直向东北向流入北海;

    宋河中游两座大城,一座就平原城,另一座就是作为宋国首府的宋城。

    现在船上行驶在运河之上,前面不远就是古老的平原城了。

    平原郡是为宋国之中也,也是极其富裕之地,但作为四通八达之地,无险可守,却又是天下粮仓之地,虽则不是宋国都之所在的郡,实是宋国的心脏之地。

    西边的西原郡却是宋国首府之所在,但这里却是宋国一半以上的粮食所在,所以郡守历来都是宋家最有权势的王爷出任的,比之莽云郡,作为天下之中的平原郡更是宋国的核心所在。

    叶星的船沿运河来到平原城了,找到了合适的地方靠了码头,留下5人作为守护大船,如此巨大的船只,在平原城也是极为瞩目的,其他人则跟着叶星进城去游玩。

    当然叶星要求各人,隔几天就轮换一下,让所有人都有机会去这座名城去参观游乐。

    平原古城的古,是真正的古老,因为据说建城的历史有数万年了,虽然一次又一次的毁于战火,沉于宋河的泛滥,但是一次又一次的重生起来,一直是最著名的一座城市。

    作为著名的历史名城,人文古迹无数,更重要的是这里作为宋国文化的核心所在,最重文教,平原城是读书人最向往,最想来的地方。

    城内有数百间书院,城外的各地山光秀丽之处也有众多的书院,一个平原郡可能有书院数千之多,这里是宋国学子们心目中的圣地,无数学子在平原城及附近来求学。

    叶星决定在此停留半个月,游玩一番再说,两女更是兴奋之极,这里是传说中才子佳人故事的发源地,最是女迷们所期待的地方。

    叶星三人俱作书生打扮,三人都是俊俏的公子读书郎,其他人也是作书生模样,这样比较不突出,作为先天高手的他们也不用怕,所以都也没有带武器。

    入得城来,众人就分散了,各自找自己的喜好去了,叶星和两女则同行。

    平原城果然是文化之城,所有地方,那怕就是一个小门口,都贴上了对联,很多地方的墙上都有题诗作画,因为民众俱有很高的欣赏水平,几乎的一步一诗,一步一景,在风化雪月之间,产生了无数才子佳人的情爱故事。

    宋国民间话本中的才子佳人的爱情、逆情、*,多数就发生平原城,并编写成了故事,流传千古,最是吸引那些痴男怨女。

    秦氏两女早就定了要来这里的,还未到就已经两眼放光了,那种企盼早就已经跃然脸上。

    秦馨月指着一座极小的石桥,夸张的说道,“这个就是枫桥啊,那个风流梁书生就是在这里遇到微服出行的长乐公主!哗.....”

    叶星转头过到,哗,只是一条小沟渠,水还是脏脏的,桥就是小拱形,十来个台阶,在桥头有一个石碑,刻着古体的“枫桥”两字。

    叶星是半文盲,对于风月之事,根本无兴趣,歪了一个嘴角,觉得无聊,有半分美感吗?

    但看到身旁的两女一副神驰向往、入迷的样子,叶星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心中觉得好笑。

    秦静萱也是个小迷信,指着不远处一座小阁楼,说道,“叶星,你知道吗?传说,百花娘子就是在那个风云楼上与魔界的第一才子姬飞云相遇的。”

    秦馨月大声的说道,“是啊,那个姬飞云据说极为英俊帅气,百花娘子也是美艳无方,最后两人还是没有在一起,真的凄婉的爱情故事!可惜了一对才子佳人,最后双双抱恨终生。”

    秦静萱反驳道,“不是啦!在另一个故事中,两人最后还是在一起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了!只是过程太曲折罢了。”

    “姐!你的记忆力完全不行啊,那只后人瞎着续写的,不过想让结局不那么的凄惨罢了。”秦馨月则表示完全的不认可她的说法。

    叶星也有听过一些这类故事,只是他完全的没有兴趣,听过了也没有入脑的,现在听着两女娓娓道来,也只是听着,依然提不起太多的兴趣。

    叶星觉得两女的驳嘴比那些个旧事还有趣一点,只是一点点。

    两女不停的指着某处就说,这里发生了什么宛转爱情故事,那里是某个故事中出现过的地方,那是怡红院,那是飘香楼,那是沉雪亭....。

    一路走来,一直是两女兴致勃勃,不停的解说,还不时停下来,惊叹上好一会,还不许叶星不听,也不让叶星走,叶星郁闷之极,只好不时的两眼望天。

    看着似是无比熟悉此城一样的两女,叶星却是觉得无聊,对于这些情切切的故事并没有兴趣,但两女一左一右拉着他的手,一定不让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