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酒楼蛮多空位的,叶星等人才一坐下,很快整个酒楼就满座了,全部是那些跟随着的诗迷们。

    那些人都在高谈阔论,交谈吟诵叶星那十几着诗作,并不时对着叶星这边高喊,“叶才子再来一首!再来一首!”,还不时的有人跑过了,希望得到叶星的签名。

    两女和六个士卫只好替叶星抵挡过去了,叶星也沉下了脸容。

    数百人的迷粉盯着,两女及众士卫是高兴爽了,叶星觉得就难过了,妈的,我什么时候成为卖唱的了,还再来一个!

    叶星让两女点菜,两女可不会气什么的,就往贵的点,结果,点的菜单让其他人从伙计口中得知了,被一模一样给点一百多份。

    酒楼老板是开心,但也苦恼啊,好多种菜没存货了,只好亲自去旁边的酒楼借来,顺便也厨师也请过来了。

    叶星让六名士卫同坐,各人是开怀大吃,叶星是让人盯得浑身难受,一顿午餐只字未言。

    当然了,他也饿了,但顾及不要太夸张,太破坏形象,只是少少的,小口小口的吃了一些就了事了,他估计大吃大喝肯定不符帅气才子应有的模样。

    吃完了,叶星让刘海洋结账走人,被人看了这么久的猴子,实在不是什么好事,结果老板直接宣布免单了,只是眼中热切期盼求叶星在墙上留诗一首作为留念,并声明以后叶星来就餐,费用全免。

    老板的盛情难却,全酒楼的人又盯着自己不眨眼,还有两女和六个特战队员,目光炯炯有神望自己,叶星只好提笔在一片较为干净的墙上写下几行大字: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叶星每写一句,酒楼的所有人就大声的念出来,全部写完,则众人全部高声叫好,并热烈的讨论起来。

    两女和六个特战队员,也是兴高采烈的吟唱起来,盯着白墙上的文字,舍不得移开。

    叶星却是立即决定赶紧快走了,为了不让两女再胡闹,运行内力轻功,直接就从二楼跃了下去,也顾不得惊世骇俗了,然后径出城门,回船上去了。

    两女及特战队员们也看出叶星烦于这些事情,只得也赶紧跟随在后面,回到船上。

    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叶星自己入了舱房直接睡觉。

    两女则拿出纸笔,把叶星写过的诗,一首一首写了下来,边读边叹,惊奇于叶星的挥洒自如的文笔。

    六名士卫回到船上,把叶星今天的事,添油加醋的给留守人员说了一遍,又让大家一阵的惊叹,对于少爷更加高深莫测起来,才知道叶星在诗文方面也是天才。

    叶星躺在舱房的木板地上,地上铺了厚厚的棉被,其实很舒服的。

    睡醒时,已经很晚了,当然他是不吃晚餐的,但士卫还是给他准备了吃的,叶星却只让两鹰吃了一些肉食,自己则坐上桅杆平台,在月下思考。

    叶星思考的是,自己的计划是寻找一下修真的方法或丹药,《缥缈灵诀》很好,但只是讲解了修真的练气方法,却没有丹药的炼制方法,没有丹药方仅凭自修,那是慢如蜗牛的。

    秦静萱所得的修真笔记,只是记录两种炼气期低中级的丹药,后面没有了,估计也是前辈入门期的笔记而已。

    现在来到宋国的平原郡,这样走来走去,估计也找不到啊,因为其实普通人根本不知道修真之事,门派之中也得是高层才知道,普通弟子也是不曾听闻的。

    如果要加入门派,现在自己也会了修真的炼气诀,会不会让人不放心啊,带艺入门,在任何门派都是让人怀疑的。况且自己身怀《缥缈灵诀》,还是不能让人知道的,否则肯定引来杀身之祸。

    其他士卫还没入门,加入了别的门派可能也是可以的,但两女不同,尤其秦静萱是炼气3层的修为,肯定会让有心之人盯上的。

    从黑煞描述来看,修真界,练气是最低之阶,而且阶层之差,那是百倍之别,只要让人高一阶的修真者盯上,那是绝无幸理。

    那么现在就只有三个方法,一是加快修真的*;二是找个别人不去的地方躲起来;三是不让人知道自己修真;前两个根本不行,因为已经试过了。

    不让人知道自己是修真者?叶星突然想到《缥缈灵诀》中有记载有一种收敛气息之法,即所谓的密身之法。

    密身之法就是说,不让修真的气息放出一丝,让人只以为是平常人,据介绍是可以让同一阶的修士都是无法识破,也就是只有突破炼气9层之后的境界之人,才有可能识破其修真者的身份。

    叶星马上把这个密身之法从记忆中找出来,先是反复的背诵了几遍,并且确认没有差错后才开始推衍。

    密身之法,其实核心是两点,一是让修真气息不露分毫,气息返归平常人,二是隐藏自己的神识,让对方的神识探查时表现为只是凡人一个。

    叶星推衍这隐藏法,根据密身之法这一种技巧技艺,他那个极为高速的脑子运算起来,月光洒入头脑不断为其增加运算的能量,那段*口诀文字被千百万次上亿次的脑子模拟之后,天亮之时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隐藏气息法。

    修真为什么难,难就是难在理解推理力要超强,从灵诀中推理出适合自己的方法,并且要配合自己灵根,仙根要洽合,身、法、技是一体的。

    叶星的方法说出来就简单了,那就是让真气光团彻底在身体里消失,用九分神识包裹起来,存放在脚底的涌泉穴。

    这样他只是一个先天高手,绝不是什么修真之人,神识也不是很强大,和一般人无别。

    即使有修士神识扫其全身,叶星也可让脚底的神识离体一会儿,也可以直接把九成的真气和神识存入空间戒中,反正现在凤凰戒并不露半分气息,这样别人就不可能知道他的修真者了。

    叶星推测自己的方法,可以让高阶的修真者都无法识破,当然真正的高手可能是有其他手段的,但是高手对于他这种菜鸟级别的人,估计兴奋不大。

    叶星神识离体早就开始锻炼了,也很有成效的了,现在加上了真气光团,这是一个要反复*的过程。

    修行从来都是时间和精力的消耗,绝不可能很快就有效果的,象叶星这样的理解能力,很快就掌握*窍门的,已经是天才中极品天才了。

    现在也急不来的,慢慢练习吧,反正经过他大脑推衍的适合自身状况的*,肯定是可以的,不会出现任何的谬误。

    天大亮时,叶星也结束了一晚的推衍,因为一晚的努力很有成效,心情变得极好了。

    叶星待得秦静萱出来,和她聊了几句,让她把木系修真的气息隐藏入肝脏之中,分出神识加上内力包裹真气光团,这样就可以散去修真气息。

    核心要点就是如何的分神识,叶星把细节传授给她,让她今天就开始*,务必变成单一的先天高手才可以出门。

    这里有一个难处,因为秦静萱的情况与叶星不同,叶星的方法不是百分百的适给于她,需要她根据自身的条件,摸索出适合自己的精微之处的区别。

    叶星又对秦馨月及众卫士说,“留下几人守船,其他人上岸去游玩,记住你们是先天高手,一般人不必怕,但最好也不要摊上什么大事,我未必就能处理。”

    吃过早点,叶星和秦静萱都要回到舱房,要把这个密身之法*成功。

    其他人则去平原城里了,秦馨月觉得一个人无聊,就在船上和士卫交手练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