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走出了小巷子,走得有点远了,秦馨月才低声的问叶星,“为什么要来学那个什么破经?”

    叶星低声的说道,“你仔细回想一下那个少年的诵经声?”

    秦馨月想了一会,“没什么特别啊,哦,就是听着听着还挺舒服的,但根本听不懂。”

    叶星说,“就对了!易老不懂武艺,但你是明白的,那种舒适的感觉,其实是心气通畅,节律合适的缘故。所以这一篇归藏经的诵文,实在是调息呼吸的文字,原意我们是不懂,但其能调心调息则是真的,而且是开眼诵经能入静就了不起了。”

    秦馨月说,“那有什么用呢?我们在船上静修也可以调心调息啊!”

    叶星说,“你能睁着眼达至静心吗?”

    秦馨月停下脚步来,思考了一会,突然哦了一声,“明白了!我们修得其法,可以随时入静,而且是睁眼状态。叶星你真厉害,这样也给你发现。”

    叶星说,“如果你有仔细听那少年的诵经,诵经之声根本就是绵绵不断的,而且我们在哪交谈了半天,根本没有影响到他,说明他完全的入定了!”

    叶星继续说道,“还有你也发现易老不会武功,但中气极好,完全不是一个年老者有的干净利索。这更说明,诵经确有极大的好处。”

    秦馨月点头道,“是哦,老头样子是很老了,但中气象还是中年而已。”

    却还有一点,叶星没说出来,因为他听那少年的诵经声,有一些发音有点象,对,就是他所熟悉的汉语的发音,后来他刻意倾听之下,听出了有点象是古汉语的发音节律,这就已经让他有百分之一万的有理由留下了研习一番。

    叶星当然知道不可能那是汉语,但是那种发音实在是太巧合了,世上所有巧合都是有原因的,没有原因,那也只是没有找到原因而已。

    两人找了个酒楼吃了顿美食,才出城回到船上,平原城晚上并不关城门,这点真好。

    秦静萱已经初步掌握了敛息之法的细节,但离成功还差得远呢,她的气息在修真者的神识之下,依旧是如黑夜之明灯的明显。

    叶星演示一下自己的密身敛息之法,秦静萱的神识全身扫描之下,竟然没有发现叶星有修真气息。

    当然这也是因为叶星现在的境界比她高的缘故,并不全是叶星已*成功。

    叶星让她继续*,也告知了她明天要去学院读书,秦静萱也没有多想,点头答应了一声。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舱室,但两女还是叽叽喳喳的半天,当然是吃着秦馨月带回来的小吃,然后才各自静心*去了。

    第二天,三人到城里吃过了早点,就来到了归藏书院。

    易老已经打开门了,三人走了进去,今天那个少年并不在,易老说,那少年不定时来在这里的,他还在其他学院学习。

    易老给三人笔和纸,然后开始诵经,让他们听写,因为三人早有准备,所以听不懂也根本不在意,只是不断的询问,确切是那个字的读音。

    一个上午,三人才把数千字的*全部抄录下来。

    中午,三人请易老去附近的酒楼吃饭,相谈甚为愉快。

    下午,三人开始在易老的指导下学习发音,字是都认识,但发音却不全是按字的常规发音的,尤其是某些字在这处是这样发音,在别处就另外的发音。

    而且*是不可解的,根本不是字面上的含义,这只是一篇注音的*,没法知道其原本的意义,完全就是辞不达意的。

    这个问题根本难不到叶星,叶星其实是曾听过佛经、道经的,也是根本不能明白其含意,但不妨碍其诵读,叶星更是在文字的旁边加上只有他自己懂的更准确注音和声调。

    两女看见叶星的鬼画符,也是睁大眼不明所以。

    一个下午,才学会了几百字的读音,叶星自己诵了一遍,易老完全满意,说叶星记得牢,发音准确,连带语调也很是准确。

    而两女则是很多发音不准,易老则不停的纠正她们的发音。

    两女狠狠的盯了叶星一眼,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他的发音就可以很准。

    此后七天,三人天天来学诵经,才把经全部诵读下来,几千字的*,完全不明含意的文字能读下就了不起了。

    叶星就厉害了一点,不单诵读无碍,而且还能背下来。

    易老非常满意叶星,两人相见恨晚一样,易老还让叶星查阅自己收藏的书籍,也包括其先祖留下的半块石刻。

    当叶星看到石刻时,人就完全呆滞了。

    因为石刻明明就是荒岛的石壁上的文字,也就是刻在荒岛上凤凰山、冰灵山石室之内的文字,当时也是根本不认识的,但上下文对照之下,加上配图还是有可能猜到其含意的。

    也就是说荒岛上文字和这半块石刻其实是同一时代,或者相近时代之物,而且是同一种族之人所刻,还有其发音完全怪异的,或只是因为不同的文字体系而已。

    半响,觉得自己失态的叶星收拾心情,静下心来,问易老可否拓印下来?易老并不藏珍,让叶星马上拓印。

    回到船上,叶星直接回到了舱室,一遍又一遍的仔细研读拓印文。

    叶星调动自己有点恢复的记忆,想找一下有没有相近的知识,但不幸,关于古代文字之类的东西,在叶星量子智能的时代,被认为是无用知识,当年并没有存入他的记忆,或者有存入,现在也调取不到。

    叶星有极厉害的脑力和推理能力,回想去年在荒岛记下的文字和图像,参照这数千字的拓文,叶星决定把其含意推算出来。

    结果一个晚上,叶星也只是推理出十来字的含义,但也急不来的,也许日后更多的参考,就可以把这篇归藏*全部破解。

    但经过这8天的诵经,叶星真的发现有极大的好处,因为走路时背睡觉时背,不知不觉间,气息就理顺了,可以说,现在即使与人交流,他的气息都是平和之极的,可入随时随地就入定了,而且他的一心多用有了一丝的进步。

    两女在终于学会诵经之后,也察觉了其中的好处,只要诵经一遍,奇特的发音节律可以让人快速入定,并不需要象以前那样调心调息一两时辰才入静。

    三人每天相互交流诵经心得,又去找易老多学了两天,叶星还放下谢师礼才离开。

    三人回到船上,告知众人准备过一两天离开,众士卫这些天也把城中玩了个遍了,见识了中原大地的不同于东海文化和风光。

    叶星觉得这次在平原城收获还不错,这段时间在敛息法和入静法的*上有了极大的进步,但可以说叶星在此之前也真正的到了瓶颈,修为没法再进一步了。

    现在的他只能寻找真正的机遇,要么在先天之上再突破一下,要么直接就是找到突破炼气四层的方法。

    先天是内力和体质的再次突破,炼气则是精神和真气再次大幅度的增长,可见这两个都不现实,而年复一年的静坐打坐来求得突破有点缘木求鱼,没人指导教导,那就是得自创,这是不可能的,至少你得有方向,得有资源啊。

    在叶星思考下一步该如何的时候,10天的充分传播,平原城中已经把他的十多首诗作吵翻了天了,被人仔细的研究分析、再研究再分析。

    很多人说他的诗作肯定不是本人所作,因为风格太多变了,绝不是一个年轻人能做到的。

    也有很多人说他用词并不工整,只为好听好词的堆彻,说不上好诗,很不自然。

    但当日看着叶星随手拈来的书写,发誓认为叶星绝对是大师,诗作、书法都是少见的天才。

    叶星的画像也被城中学子所熟识了,被喻新晋才子,平原城现今风云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