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的纷扰还是传到叶星耳中,看着与之有荣的两女和众士兵卫,他不好打击他们的兴致,就决定再过几天才离开。

    经过不少人的追查,也开始挖叶星的行踪,知道叶才子最近都住在一艘大船上,也知道了叶星三人曾到归藏书院求学,很多人前去打探,搞得易老只好关门谢,暂时不收学生了。

    其实叶星的三人的学费,足够他一人数年的花费了,现在他则是太烦了,不停的有许多人上门来骚扰,干脆就关门暂且出门去了。

    本来计划很快就要离开的,叶星也有了新的想法,这十天学习《归藏经》,总觉得有必要深入的研究一下这篇*,当然只有这个文化古都,才更有机会学习到这些古代的知识,因此很有必要在此多留一段时间。

    叶星三人没有下船去,众士卫却是难得不用守船,全部去了城中潇洒。

    叶星拿出刚买来的书来看,主要是平原郡的历史故事的,粗看了几本,发现有一个有趣的事,宋国的大部分的传奇故事还真的就发生在平原城或附近。

    千百年以来,这里还真是有无数传说,其中不少的神话故事,著名人物的奇遇。

    如几千年前,有个穷书生才子,得遇仙人指点,高中榜首,还成为一代名将;有人入山后失踪,再出现时已经过了数十年,而他本人只是觉得几天而已;还有很多狐仙才子的爱情故事,以及无数神怪事件。

    对于这些个英雄逸闻、神怪事件,有人以为神迹,有人以为无稽之谈,大部分人则是无所谓聊以为谈资罢了。民间故事,就是故事,向往或有,但绝不会有人真的认真的。

    叶星不同,他早有这样的认识,任何事件得以流传,决不是其轰动,而是有其原因的,而原因往往是有真实性。

    作为数千年上万年文化中心的平原地区,当然是人物风彩耀眼之地,而这些惊艳人物,当然是人们永远的谈资,任何时代都是嵩拜英雄的。

    人们都有美化英雄的习惯,更有神化英雄的需要,厚古就是宋国最有特点的文化现象。

    而无数的神怪事件,当然了是有其背后真实的原因的,叶星分析,其实是因为真的有不同于世俗的人存在,那些追求生命之长久的修真者。

    修真者极为稀少,万中无一的,基于*要求的出世之境,不愿牵扯俗事,更因为有一些个强制的规则,让其极少的介入俗世间的事务。

    修真者还要找灵气极好之处长期*,自然远离了凡人闹市。

    但是这些修真者又不是不吃人间五谷的,总是会来到普通人的身边,偶尔就会做出超越常人思维的事情出来,这就是神怪传说的主要来源。

    叶星取出宋国的地图,把故事发生之地一一标上,发现宋国名人逸闻一大半都发生在平原郡和西原郡,神怪事件也有不少而且有据可查,而发生其他地方就少了而且用的字眼的全都是传闻和据说了。

    对于神怪事件的地点,平原城就有很多,平原城的城外诸多山岭之间则更多。

    叶星把附近地点一一作了指注,确定几个值得一看之地去探访一下。

    叶星初步选定了三个地点:一个就在平原城中的一座古庙,据讲有上万年了,是平原城建城之时就有的,里面供奉上古年代的神话人物;一个平原城外东山岭上的一座文庙,据讲至圣圣师,人文圣祖当年讲学之地,现在称圣人岭;另一个是在平原郡西面的宋国的国教,天道教的祖庭,太华山;

    叶星把自己的计划和两女说了一下,两女当然极为支持,其实她们也是不想这么快离开平原城,对于她们两人来说,平原城是她们少女的梦想之地。

    第二天一早,叶星告知士卫自己的行踪,到城中的古庙去一天,并让他们不必跟来。

    三人简单换装了一下,知道叶星的样貌,现在城中有很多人认得,叶星化装成两女的跟班奴仆,走在了两位大小姐的后面了。

    两位小姐也装扮得不是那么的出众,还带上了头巾,就是有点爆发户女儿的样子而已,大红大绿了一些,而且脸上也抹了太多的脂粉。

    古庙就在平原城的中心,三人来了平原城十几天,倒是第一次来到此处。

    本以为古庙应当保护的很好的上古建筑,去到一看,才知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其实很新的,打听之下,才知,这里已经重建多回了,事实上隔上数百年就得重建一次,最新一次重建不过是数十年前的事而已。

    任何东西都敌不过时间岁月的摧残,这个所谓的古庙就是一个翻新的假古董。

    叶星买了一些祭品跟在两位大小姐身后,进了这个宋国有名的祖庙。

    里面供奉的是宋国传说中的开天辟地的人物塑像,也有传说造人的神仙,也有主管四时变化的神,农工商蓄的始祖。

    从一个个人物雕塑前走过,两女只是游玩,叶星却仔细的观察了每一个雕塑,发现每一个都样貌精细传神,确实是精巧的工艺,只是这些雕塑都经过了工匠们的美化,与现在人相差不多了。

    这个世界只有上供品,却没有烧香的习俗,所以倒也清安。

    来到后殿,里面摆放了不少以前的旧物,叶星留意到了许多旧物上刻有文字,问了一下祖庙守护人,才知道这是数千年前,前代王朝的文字。

    叶星发现这些文字的结构和现在宋国之文字相差很大,与荒岛文字却相近多了,尽管还是不一样文字。

    叶星给了一小锭银子打听到,城中一些老学究还可能知道一些前朝的古字,只是宋国已经立国三千年,又极力的抹去了前朝之事,所以现今已经无人能真正的懂了。

    只有一些喜好考古考据之人,还能从旧书中找到相关的知识。

    叶星和两女商量了一下,就来到了一座城中知名古老的书院求见一位老者,也是当年重修祖庙的负责人之一,现在硕果仅存的老学究,穆老先生。

    这位穆老先生,样貌文雅,只是身体不好,手脚有点颤巍巍的,但说话还算清晰。

    见到叶星三人真心请教,也不想自己的知识没落,把自己数十年的研究成果,前朝古文字和现今文字的对照本,拿了出来给叶星观摩,足有数千字之多。

    但许多字并不是一一对应的,所以穆老先生也把自己知道的地方,解释一遍。

    叶星当面用纸笔快速抄录下来,整整一个下午,虽然不知读音,但有了这个对照,确实可以看懂一些前朝古书。

    穆老先生告诉叶星,前朝古书,现在民间极少,但京城的皇家内库收藏应该有许多,因为数千年搜刮,全部被强拿去了。

    城中还有几个同一嗜好的老人,也各有心得,也可以去拜访。

    叶星给了一瓶强身的丹药给老先生作为报酬,拿着数十张纸,手抄的字典回到船上。

    叶星回到船上,把这字典又重抄了一遍,并作成为真正字典的样子,并把多位老先生的讲解,用小字进行了注解。

    三人这个工作花费了十天的时间,其间又去找查多个老先生学习古文字,而这全靠穆老先生的推荐信。

    当三人观看这本自己新编的字典,觉得很有成就感,有了字典,以后就可以对比着去研读古代的书籍了。

    现在上面有近六千字的新旧文字对照字典,叶星觉得以后肯定可以慢慢解读归藏*,尽管*的文字更古老一些。

    但这一切并不急,而且归藏*除了调息之外的作用,现在也不急于知道,因为没确实的论证,也没敢胡乱*。

    叶星不同于别人,他有极强的推衍能力,只要入了门,就可以慢慢的把*里面的全貌搞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