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山脚的李家村,叶星询问了一个路边劳作的村民,找到了名叫李一石老人的家,就是一座极为平常的小围屋,数间平房,一个大厅,看起来已经很古旧了。

    叶星敲木门上铜环,叮叮响,很快,一个中年人开门出来,叶星说明来意,并奉上礼物。

    那中年人说,那李一石老人是自己爷爷,已经高龄,要问一下才能让叶星进去。

    一盏茶时间,那中年人说,“老人还在午休,醒来再去相见。”,让叶星进入屋内并招待吃午餐,叶星没吃,只是喝茶。

    中年人陪着叶星,详细的询问了一下叶星,叶星简单的回答了一下,自己是来自东海郡的学子,这次打听到老人懂得上古文字,就前来请教。

    一个时辰之后,叶星见到了老人,老人行动虽然不便还很精神,招呼叶星坐下。

    叶星把自己记下的字样预先就已经画出来了,一张一张的拿出来让老人看。

    老人只简单看了一眼,就点头说,“这是上古的文字,算来应该是十万年前的文字。”

    老人指着第一个字说,“圣”,叶星直接在下面写上,然后是十数个字都认出来了。

    叶星道,“老丈,你是如何认得这些古老的文字的?这应该是比前朝文字还古老的呢。”

    李老者说,“其实我先祖曾是圣教弟子,在圣地修行时学会,曾抄写下上古文字与前朝文字对照的字典,已经流传数千年了。只是现在前朝文字也没几个能懂了,所以那些极为古老的文字,根本无法阅读了。”

    叶星大喜,说道,“老丈,能否把你先祖的字典借来一观?”

    李老者摇摇头,说道,“原先的字典早就损坏了,我年轻的时候,字典就只剩下大半部左右,后来我亲手重抄了一遍,只是现在也不知放在那了。”

    叶星失望透顶,半响,还是问道,“老丈,你还能记下多少,能不能教我?”

    李老者摇头说道,“我现在都九十多了,后面的几十年也没有再接触,不可能教你了。”

    看着叶星那失望的脸容,老人想了一会,道,“大约还能在旧物中找到,那西厢房以前是我的年轻时候的书房屋,只是现在堆满了杂物了。”

    叶星转身看向那中年人,问道,“可以在那厢房找一下吗?”

    中年人不是很乐意,脸上有点不耐烦,说道,“那是堆的是旧农具,要搬出来找,很麻烦呢”

    叶星手里出现一大锭银子,用身体挡住老人的视线,交到了中年人的手上,说道,“有劳大叔找一下,那也是老人年轻时的心血,不要浪费了。”

    中年人用手指甲掐了一下银锭,收入怀中,说道,“爷爷,我去找一下,多年没有整理了。”

    老人也说道,“那应该是有用处的,变成废纸也很可惜,你去找一下,应试是在那里面的柜子里的,就怕虫蛀坏了”

    中年人带着叶星走入西厢房,里面果然堆积很多杂物,两人一起动手,把东西搬出到天井中来,最后在最里面的几个极古老的柜子中找出了一个故纸堆。

    叶星和中年人,把故纸堆一件一件的取出来查看,很多都损坏了,手一碰就烂了。

    不管上写的是什么,叶星都一一整理叠放好,现在也没有时间一一去细看。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终于找出了一本发黄的厚厚的书,应当就是老人手抄的古字典了,叶星看到了首页上写着《古字考释》,是宋国的文字,封面上有多个虫眼。

    中年人把书拿给了老人,老人只看了一眼,开心的说道,“就是这本,还好,还好,唔,好象还保存得不错呢”

    老人接过来,抚摸了一下封面,翻开书页,内页应有数百页发黄的纸,字很小很工整,说,“前面的是上古文字,字量不多,还有注释!后面的是前朝的文字,前朝文字很多人懂得,所以我当时就没有全部抄下来,实在太多了。”

    老人又把玩了一会儿,然后递给叶星,“年轻人好学是好事,放在我这迟早也就丢失,你就拿去学一下吧。”

    叶星珍重的接过,说道,“谢谢老丈!我一定会珍藏这书,不让其损坏的!”

    老者说道,“能够发挥其作用才是真的,如果不是你来询问,过不了几年,这书也会成为垃圾的了,你拿去吧。”

    叶星诚恳再三致谢,给了老人一瓶固气培元丹,告之可以保健身体,老人及家人并不知其价值千金,但还是收下了。

    叶星回到太华城外的大船上,船上只有五名特战队员,两女和其他人还在城里游玩呢。

    又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大船才出发去京城,顺风逆流而上。

    叶星躲在自己的船舱中,让众人不要打扰,包括吃饭也不必叫他,他要*,这是他的常规动作,众人并不奇怪,也不会担心,以叶星的修为,十天半月不吃不喝,根本没事。

    翻开发黄的书页,叶星小心奕奕的,一页一页的再抄写了一遍,果然,前面数千个字就上古文字,后面的一些是前朝文字,不但是对照的表,还有简单的注释。

    叶星边抄边记,也一边的推理其应该的原意,凭他厉害的神识,虽然不容易,但还是全部的记忆下来了。

    当然,其实最重要的是,叶星用上了现在宋国的文字再作了注释,现在就有三种文字的对照。

    花了三天,叶星把四千个上古文字、前朝文字、现今文字对照抄了两遍,装订成两本字典,并把记忆中的荒岛壁画一一对应求证,发现果然可以读通大半。

    原来荒岛壁画还真的是祭祀的流程,以及一些操作细节,可以想见,岛那几个山头之中,许久之前,是有人去祭祀的,后来就不知什么原因停止了。

    叶星整整花了五天时间才把记忆中的荒岛壁画中的文字翻译完全。

    从荒岛壁画的祭祀表明,那荒岛的五座灵山,是特殊布置的一个大型法阵,当同时祭祀五行灵阵时,其意思是祭祀可以沟通上界,至于上界是什么,并没有说明。

    通过解读荒岛壁画,加上了叶星自己的推理,现在他已经是古文的专家了,相信现在世上,没有多少人能有他这样的学识了。

    随着叶星知道得越来越多,他的推理也会越来越准确的,这是他的量子智能的固有的能力,只是现在没能恢复过来,但好象脑子好用了很多了。

    而且很明显,叶星现在对于《归藏经》也自然而然有了认识,《归藏经》文字也是上古文字的变种,比前朝文字相比,可能还要老旧一些,但基本上可以用参照上古文字和前朝文字一起来解读了。

    《古字考释》的后半部是前朝的文字的注释,叶星对比自己前段时间所编辑的前朝文字的对照字典,又有了新的收获,很多注释是完全不同的,这是大概是因为各人见解不同之故。

    于是,叶星还部分重新的修订了自己编写的字典,这样或者可以更加准确和详细,这对于解读古文就更有把握了。

    叶星的手速是极快的,完全是飞速的,他的书写也不是用毛笔,而是用自己新研制的一种速干墨水,基本一下子就干了,而且纸张上也用了一些特别的防虫措施,这样可以长久的保护字典。

    叶星很快的就完成了字典的全部校对工作,然后工整的抄写成一本全新的字典。这本新字典,叶星命名了一新名字《古字通解》。

    终于,叶星走出了船舱,叫来两女,让两人看自己十天的努力成果,两女都很是惊讶,本以为叶星是闭关*,原来是闭关研学,实在是大意外了。

    两女翻开叶星十天的成果,仔细的鉴赏,字典极为精良,大小如蚊虫,字迹清秀,俱是万分佩服。

    把字典放空间戒中,陪着两女,叶星开始了十天来的第一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