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楼的菜式出品还是有口碑的,三人也还是满意的,只是很是吵闹,根本没法安静的享受美味,叶星三人还不能好好的聊天,真令人不爽。

    一楼临街靠窗的一桌,正是声音最响的,那有一个中年人正在大声的讲话,内容则是两个多月前的云湖郡的疫情之事,很多人围在桌子边围观旁听,声音实在很响,连带街上经过的人也在驻足来听。

    很多人都竖起耳朵的在听,那中年人口才很好,讲得极为生动和传神,把整个过程描绘得如亲临其中,看到这么多人专注听,他好象也变得比较的兴奋了,在那口水横飞的。

    这人讲得生动,声音很大,反倒让一楼所有食都停下了交谈,不得不转头听他的演讲。

    叶星三人也停止了交谈,听着那中年人的讲述,回想当日的惨绝人寰的恐怖疫情,虽然过去了数十天,还真的心有余悸。

    通过中年人的详细描述,听众们才知道,疫情能解决,是由一个叫叶星的年轻人,给朱郡守提供了完整的抗疫方案,并且亲入其中制药救人之事。

    酒楼内外的所有人都很高声叫好,都鼓掌起来,确实要不是那个突然出现的叶星,没有他提供的方案和药品,那将是云湖郡人民的灭绝之大难,也极大可能漫延到宋国各地,那会多大的灾难!

    两女也很开心,确实叶星是救了千百万人的性命,那是多大的功绩啊,无论如何的褒奖都不过誉的。

    有人插嘴问道,“不知那位叶英雄是长得什么模样?能否描述一下?”

    中年人哈哈一笑,故意说道,“那叶英雄当然三头六臂,虎背熊腰,天神下凡,骑的都是仙禽!否则那有这么的厉害!”

    众人当然知道是那人在胡扯乱谈,但也禁不住在心中想象一下叶英雄的模样究竟是如何的,于是有人大喊,“你就说说啊,不要胡扯了!”

    旁桌的一个年轻人站起来,大声说,“大家不用猜了。叶英雄的样子,本书上有画像。”,说完从身边的包裹里取出一本精装的书,“这一本《防疫手册》的书,是云湖郡郡府印制发行的。详细记述了疫情发生的前后事情。”

    邻桌的一个年轻人走过去,取了过来,翻到第二页,果然是一个年轻人的画像,极为精细的画像,而且是用上了彩色的颜料,画得真好。

    年轻人举起来,慢慢的转了一圈,让众人也看一下,说道,“原为叶英雄这么年轻!真是英雄出少年!奇迹呀!”

    几个围观的年轻女子,竟然一点也不害羞的,大声说道,“哗,原来叶英雄是个大师哥,好年轻哦,好英俊呢。”

    隔着老远,叶星和两女的视力极好,往画像上瞄了一眼,两女就眼睛立即亮了,觉得画像真的很传神呢,活脱脱的一个小号的叶星在纸上。

    秦馨月笑道,“叶星,你好象没有画像上英俊呀!”

    叶星故意撇了撇嘴,搞怪的说道,“本人比画像好千倍好不好?真没眼光!”

    看着叶星那个不屑的样子,两女也哈哈的笑起来,秦馨月更是笑得花枝乱颤。

    一个酒楼的伙计刚好从三人的面前走过,也瞄了一眼对面的画像,立即惊叫起来,声音极大,同时转头看向叶星这边。

    这一声惊叫,吓了众人一跳,同时众人随着伙计的目光,也看到叶星,所有人也立即呆滞了一会,这不就是画像上的人吗。

    那个取出书的年轻人,立即跑过来,跪拜下来,“想不到叶英雄竟然在此!谢谢您的救命之恩!”,说着连叩三个头,声音极为激动,都快要哭出来了。

    叶星都没反应过来,楞了一会,马上站起来,扶起那个年轻人,他并没有印象自己救过这人,连说他误认人了。

    那年轻人大声说,“当日在云湖城南门,我就是将死之人中一个,就是您亲自给我打了救命药水才活下来的。叶英雄,恩人,再次见到您,太好了!”,又要跪拜。

    叶星拉住了他,不让他跪下,说道,“你能活下来,也是你的身体好的缘故,我其实真的没做什么,当日还是有无数人死了。”

    那人道,“是啊,当日单单南门,就死了数千人,我活下来,真的是奇迹。”

    叶星点了点头,说道,“当时确是死了太多人了,我也无能为力了。”

    那人说,“恩人,您是神医啊,没有您的药水,我肯定活不下来的。叶神医,你能不能,再看一下,我真的全好了吗?”

    叶星伸手摸了一下那人的脉搏,说道,“你恢复的很好,没事了,以后再不会再得这个病!而且,当日我给你服下的丹药,极为有效,你很健康!”

    那人感动之极的,语带哭泣,说道,“谢谢!谢谢!”

    这时所有人都围来过来,而且二楼三楼的食听到喧哗,也下来看一下什么事。

    叶星三人被围的水泄不通,很多人都高喊,“叶英雄!叶神医!叶英雄!叶神医!”

    叶星只得躬身对众人说,“这一切都是我应当做的。能够抗疫成功,有赖于云湖郡民众和官员的一起努力,我个人做不了也没有做出太多的事。各位,不要吵着别人吃饭,谢谢啦各位。”

    众人根本不愿离去,团团转住三人,不停的要求叶星讲一下当日的情形。

    叶星说,“刚才那位先生说得很好,只是更加凄惨,全云湖郡至少上十万人死了,所以我实不能贪功啊!大家如果信任我,就多了解一下对付疫情的方案,或许日后也能用得上。”

    那个年轻人高声说,“各位,这本书已经在云湖发行一个多月了,只是都卖断市了,可能还得一段时间后,宋城才能买到此书。”

    众人一阵的宛惜之声,有个聪明灵巧之人,马上拿出纸笔,索要叶星在签名。

    叶星无奈,只得写上自己的名字,字迹极为灵动,俨然是一幅极好字画。

    结果所有人找出纸或布,甚至有人让叶星直接就在衬衣上签名,叶星拒绝不了,只好不断的挥笔签名。

    结果,叶星被围着,根本动弹不得,个个人都望着叶星,希望得到叶神医的墨宝。

    还有人挤来过来,要让叶神医给自己看一下病,或者希望得到叶神医的药方。

    看着那么期盼的目光,叶星只好用上了望闻问切,他的神识极为厉害,基本上看一眼就可以大致看出病因,病灶所在,快速的诊断和写药方。

    但,叶星马上后悔了,因为这样一来,更多的人要求叶神医的诊治,看样子是没得消停了。

    盛情难却,叶星只得一一满足众人的要求,很快二楼三楼的人打听清楚后,也挤下来,索要叶星的亲笔签名,希望得叶神医的诊治,眼看这顿午餐也是吃不了的了,现在三人只想着还是赶紧溜吧。

    酒楼的喧闹,也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很快为了一睹叶英雄的模样的人把酒楼的大门都堵死了,三人也就不用想着要离开了。

    叶星疲于应付众人的要求,痛苦万分了,两女也不能幸免,被几个女子围着,不断的询问,她们最关心的是叶神医有什么方子,能保青春美貌的。

    两女也知道,今天是不能轻易的离开了,只好运内力于身,轻轻的把人群隔开了一点点,扮作叶星的私人护卫,拒绝回答所有问题。

    酒楼喧闹这种情况也把北城的城卫军吸引过来,几个城卫军士兵打听了情况,赶紧的上报。

    也没有等到上峰有什么指示,城卫军士兵要求人群散开,但是完全没人听,还是高喊着,“叶英雄!叶神医!”

    最后十个城卫军动刀威胁,才让人群挪开一条道来,恭恭敬敬的把叶星三人请出了酒楼,三人立即坐上了一辆马车,被直接请到北城城卫军的营部。

    叶星知道这些城卫军是好意,不让他被围着走不了,而且以他现在的修为还有名声,真没有什么好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