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物流商会是以船运为工具,并不陆运,而且只是运到各个中心的城市,然后是货主去自行提货,而且很快就会用上动力船为运输工具,完全是全新的。

    本质上来说,星月物流商会也是镖局类似,只是名称是新的,细节管理又是完全不同的,也算是新鲜的事物。

    很快,星月物流有了自己的第一单业务,就是从宋城向云湖郡城运大宗的货物,还是叶星的人脉关系带来的。

    叶星亲笔写了一封信给朱郡守,希望星月物流商会在云湖城设点经营,并得到郡主的照顾。

    叶星又写下了十几封信,交给7人带上,让他们跟船回东海郡,主要是让两城的负责人发展新技术,新产品,逐步走出东海郡。

    7人也带上了两女给家人的信件和礼物,礼物就是丹药,到了东海郡再让人送去越国。

    现在萱月庄园就只剩下6人了,叶星叫来留下的两人,杜尚和唐小山,也是当年最早跟随叶星两人,而且多年从来没有离开过叶星,是叶星最信任和最依赖的人。

    叶星说,“以后你们就是我的代言人,在我不在此的时间,其他人有任何事情,你们看着办就可以,你们以后就是这个庄园的庄主。”

    两人点头,叶星拍了拍两人的肩,说,“我一定会让你们走向顶峰的,无论是修为还是事业,但是会是比较的困难的,你要不要做?”

    唐小山说,“师傅,要我两人要做什么呢?”

    杜尚道,“师傅,你是要我们在这里发展一个新的暗中势力对吧?”

    叶星笑了起来,用力拍了一下杜尚的肩膀,道,“你很聪明!正是如此。”

    叶星拿出一张纸,说,“这是我要你们发展的地下势力的方案,不要告诉其他任何人,慢慢发展。不要露出你们的真实身份。全部都是最新的技术,你们照此自研,然后一明一暗培养自己的手中力量。”

    唐小山说,“师傅,我们的一切都是您给的,放心,我们知道了解您的想法,一定会做到最好的!”

    叶星点头说,“只有一点最重要,保护好你们自己,然后才是尽量的保护我们自己的人。未来如何我也不知道,永远别暴露你们的真实身份。”

    叶星取出地图,在宋国的地图上圈点了几个城市,说,“以这些地方建立基地,人员以精为主,全力从小开始培养的孤儿,丹药、丹药配方和资金我都给你们准备好。这是我们最后的最秘密的力量,决对不允许让第三个人知道。记住祁明也不许知道。”

    唐小山、杜尚仔细的看了几遍,唐小山问道,“师傅,都是在中心的城镇,建立这样的势力会不会太让人瞩目了?”

    叶星说道,“你们得明白,大隐隐于市,这样更不会让人太关注。如果在深山,反倒只要有人出入深山老林就会让人怀疑。你先去接收一部分的地方的小势力,成为当地的二流的小帮派,你们能力肯定可以立足当地的。你们前面几年就收聚训练小孩为主,当然也可以收部分比较可靠的帮派人员先成为我们的助手。”

    叶星想了想,继续道,“挑选好那些潜力的人才之后,就要不惜丹药,*,全面培养,用上我们以前的训练方法,3年之后,就会有一批得力的少年高手。我已经写好各种的运作的方案,你们全部记住,不必急于求成。”

    叶星微笑道,“你们是我手中最后的底牌,以情报为主,培养高手是必需的,忠心才是最重要的,我给的培训方法,有些是有点残忍的,你们不要心软,高手从来都是残酷训练出来的。”

    两人点头,“师傅放心!完全了解了!”

    叶星用自己的真气给两人进行了强制的神识凝聚,虽然不足于让两人成为修真者,可以让两人的神识高于常人很多,又把鉴别资质的方法传授。

    叶星一次性的把身上所有的洗髓丹、巩固气培元丹、小金还丹全部交给两人,又把身上数百万两的银票作为两人的起动资金。

    叶星再次交待道,“用我的方法来挑选十岁左右的流浪、孤独小孩,资质能力足够的培养成为我们的战力,能力不行的可以成为我们的情报间谍人员,只要忠心可靠!”

    两人接过叶星给的东西,用心记忆,十天之后,纸质的东西全部烧毁,然后就各自就离开了。

    叶星如此安排,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在宋城的一年中,接触到了许多许多高层人物,叶星就慢慢的也真正的了解到宋国的许多秘密。

    其实宋国多年前就危机四伏,各大势力其实已然实质坐大,根本不听从国主的命令,虽然也还没有作乱,但事实是各地已是割据状态,只是维护着表面的和平,就差一个火星了。

    如,一年前云湖郡的大疫情,根本就没有上报朝廷,灵兽门自行解决了,从头到尾都要没国主这边什么事。

    而云湖郡的民众,事实上也只遵从灵兽门的命令,其根本没有宋家什么事。

    也就是说,宋国其实旦夕之间就可能陷入分崩离析之中,可能还是很快就会到来的。

    就象叶星此等大功于民的人,国主肯定知道,也一定打听清楚叶星的所有背景和行为,但却在宋城一年之久也不理不睬,没有召见叶星,没有任何奖励,也不进行任何的宣传,就是已经说明问题了。

    说明,宋国的国主其实已经了解了叶星的所有底细,也知道了叶星在东海郡的所作所为,以及叶星众多弟子的行为,现在已经事实上是东海郡的第一大势力了。

    而国主是绝不允许再有新的力量崛起,那怕是比较亲近势力——青云宗的弟子,叶神医也不行,而且叶星并没有成为青云宗弟子,可能也是被有心人知道了。

    一个不听从青云宗号令,不受控制的新起势力,现时远在南方,宋家也没有好的办法,但是不代表宋家会无视,只是鞭长莫及罢了。

    据特战队员一年来,从各方打听来的情报分析,国主已经暗中下令,让叶星的名声要压制,不得过度宣传,也不过两个月,叶星在普通民众中消声匿迹了。

    国主还严禁宋家的宗室子弟和叶星密切来往,这也是宋珏半年之后极少来的深层缘故,而且后来,也很少有达官贵人向叶神医求医,那些宫中内院的人,更是严厉约束与叶星来往。

    萱月山庄附近不时出现的陌生人,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就是要监视叶星了。

    现在,叶星让自已的10个学生加入了城卫军,其实就是表明自己愿意与宋家合作之意,叶星也不是青云宗的势力,自己更没有什么*。

    宋珏欣然接受,也就是理解了叶星的含意,当然也是得到宋家上层的授意,世上本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当叶星要求在宋城中开物流商会,立即得到城中贵人的赴会,就是国主暗中点头允许的。

    叶星才智高绝,当然一切都在他的设想之中,而他显露弟子们短时间进阶先天3层的修为,是一个信号,其实就是一个让宋国的高层知道,他的能力极高,可以随时培育出高手,现在也是与宋家交好。

    两女、祁明也是极为不解叶星的一些安排,但是也没有问,他们三人的任务是全力的*。

    修真的进阶是远远难于武修的,但是因为三人现在也算是同时进行修真和习武,炼气1层的进境极少,但是内力却是进展颇快。

    萱月山庄在其他人都离开后,就彻底关门了,连带外请的厨子也不再来了,其实这些厨子早就在宋家的暗中监控之下,这是当然的。

    某一天,叶星、两女,祁明,从庄园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的片言只语,也没有人见到丝毫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