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四人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去了小镇上的剑馆去观摩学习。

    天心小镇只有两条主街,六条横向的小巷,人口可能是很少的,但是看挂着的门牌旗帜来看,有好多家的武馆,武馆的门面规模都是很小的。

    来到一家名为天胜剑道的武馆的门前,里面传了响亮的叫喊声,门也没关,四人就从门往里面眺看,就是想了解一下武馆的情况。

    一看之下,四人都摇头失笑了,里面有十来个人在练剑,一个个在来回劈,刺、挑,转的,固然似乎很热闹,很多手法技巧的变化,但是全然软弱无力,全是花架子,没有吃早餐一样,连带力量都没有用上,剑招的速度还很慢。

    显然,这些人只是在舞剑,不是练剑,那种姐手妹脚的样子实在太可笑了,而且明显的他们并没有*过任何内力。

    四人看来,不*内力的剑术,还有什么用?连力量都不足的花架子,还是什么剑术,就是戏台上的戏样罢了,根本不堪一击。

    四人面露笑容,其中秦馨月的笑声就比较尖锐,直接就高响了起来,全然没有半分的收敛。

    四人的嘲笑声,马上吸引了那些人的眼光,让在此武馆学员怒火大发,一个个冲了出来,围住了四人,一副气势凶凶的样子。

    这些人样子非常的愤怒,“那里来的野种?竟敢耻笑我们!”

    一个样子比较猥锁的人,戝嘻嘻道,“师兄弟们,不要放过这几个挑我们武馆的人,一定要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更有一个样子凶狠的大个子,极为肥壮,拿着大砍刀,对着四人举起威胁道,“来,陪大爷玩几手!信不信我一招就打残了你们四个小东西!”

    另一些人也直接辱骂四人,凶神恶煞,一副要打要杀的模样。

    四人微笑,昨天已经知道了解这里的规矩,只要不接受挑战,他们就不能对他们如何,即使交手也不可能杀人,否则剑神山庄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以及他们的家人也一样会被处罚。

    秦馨月当然是不甘寂寞的,立取抽出短剑,指向其中叫得最欢的一个矮子,极度蔑视,“你死过来,看你有什么本事!”

    那人立即跳出人群,贱笑道,“好!小妞,就让大爷来*一下你!”

    叶星伸手一拦,制止了秦馨月,对着祁明点了点,示意由他出手,祁明少年持重,不会下手过重,没有必要太过份,毕竟他们只是路过的。

    祁明走前一步长剑拔出,直指前方,轻轻运行内力,一道剑气发出,指向那里十多个武馆学员,那些人全部刹时闭上嘴巴,吃惊之极,被剑气所迫,一个个无法站立,都往后倒退了好几步。

    现在祁明先天4层,内力可以外发,剑气有如实质,加上炼气1层的神识锁定,一下子就镇住了所有人。

    这些人不但无法向前,还是完全无法动弹,因为那有如实质的剑气让他们感觉有任何的举动都会受到致命的一击,所有人脸上身上都是汗流如水。

    突然,里面冲出一个中年人,应该就是馆主了,那个馆主一出来也是一样,立即被剑气锁定,手上的剑都拔不出来。

    半响之后,祁明淡然一笑,收回内力,长剑入鞘,望向那些人不再说话。

    秦馨月轻飘飘的一句,“这样的水平也敢开剑道武馆?!”

    馆主知道自己遇到真正的高手了,脸红耳赤的根本不敢回话了,看着四人扬长而去。

    四人也觉得失望之极,可能天心镇太小,还真的没什么高手。

    回到栈,四人决定还是再住了一晚才再出发,住栈就是舒服的多了。

    此后几天,四人沿途在数个小镇去参观,发现这些武馆还真的是虚有其名,根本没有什么高深的武技,顶多是后天几层的水平而已,实话说,基本上就是花架子,看着好看,全然无用。

    要知道,叶星所学的是青云宗的刀法、拳法,都是相当了不起的武技,还有的是从实战中摸索总结出来的实战手法,至绵揉掌、虎形拳经过叶星推理修正之后,则已经是极为高明的武技,实在是超脱这些人所学的太多太多了。

    祁明也是跟从叶星多年,技能全都来自实战,那些花拳绣腿,完全是不够瞧的。

    天风郡的武道馆之多,简直眼花缭乱,十步一剑馆,是有点夸张,但可以说实在太多了,而且水平实在又让四人看不上。

    第五天,叶星四人来到天风郡中比较繁华的小城,天极城,这里比之天心镇之类的小镇,那是数十倍的大,不单的人多,而且还极为繁华,当然这的出售的物品,多是各式各样的兵器,以及或有用或没用的武技秘笈。

    四人也是明白的,真正的武技秘笈,不可能会在这些地方出售的,但还是买了几本来参考。

    四人找地方住下后,吃过了午餐,才去天极城中最有名的天极武馆参观。

    天极武馆的学员水平就明显的高很多了,大部分都有后天七层的样子,而且剑技还真的不错,招式和方法确有道理,只是对于先天高手他们看来,也就小朋友玩一样,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花招,也是可笑之极的胡闹。

    本来几天下来,叶星也发觉,天风郡如此繁多的剑馆,全是水平低下的,心中是有点不屑的。

    但如果真的是如此水平,那么剑神山庄,绝对不可能屹立数千年而不倒的。

    如今来到了天极武馆,看到了真正有点实力剑术,才知道,这里面还真有东西的,只不过很多人没有真正的学会,或者对于武技的理解是不到位。

    叶星四人扮作学习剑术的学员,到天极武馆咨询,才知道,这里是直接高收费的,而且以学员的要学的不同等级的剑技,收取不同的费用,如果有好的资质,就是推荐到高一级的剑馆进修,费用是越来越高的。

    除非是剑术的天才,否则剑神山庄是绝对不会看上你,但是看上你,你的学费就全免了。

    秦馨月道,“师傅,你和祁明你们出手真的很不好看,就是几个动作,直刺,斜劈,横挡,上挑,没了!”

    叶星想了想,道,“你说得对,我和祁明没有学过剑术,只是从青云宗的刀法和枪法来的,基本上不是剑法,确定是有问题,至少是不专业的。”

    祁明也道,“师傅,我们也没什么特定的事情要做,可以在此学一下剑术呀,我们都弃刀学剑吧。”

    四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在天极城也住上一小段时间,分别加入了一间武馆去学习剑道,也改善一下自己运剑的技巧。

    四人的武技,主要来源于青云宗,其实青云宗是道法之门,以研习内力这主,杂以各种刀法、枪法的武技,所学基本上是杂学不成体系,更是没有任何理论的支持,完全是凭个人的感觉来出手,就剑术而言,其实还真没有什么突出之处。

    四人报个假名,分别前去几家剑馆学习剑术,目的当然主要是研习一下剑技的一些技巧,不可能任何时候都用修真的方法,而且虽然有炼气期所有*,却没有任何应用的法术。

    四人都用敛气*,隐藏了自己的真实修为,看起来也就后天中阶的样子,修为在后天期的少年男女也不错,但绝对的没有太突出。

    想研习一下剑术,是因为四人都有一个仗剑行天下的少年梦想,尤其是秦氏姐妹,而叶星和祁明不同,两人参加长时间的对匪作战,训练的也是用于实战的杀人技。

    叶星也有一个想法,研习一下剑术,对上一般的武者也不必用上杀人技,而且那些招式肯定也不是没用的,很多的招式其实也是前人千百年来总结出来的,必然是有极大道理的。

    四人学得也极为专注,毕竟技多不压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