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走在凤凰城的街上,这里和别的地方也没什么的不同,就是因为美女较多的缘故,这时各式各样的女士用品特多,香水,粉底,各式女子成衣,饰品,可谓林罗满目。

    这地方最适合两女来逛,对于叶星来说,只是觉得来到这里凤凰空间戒有了少许的变化,所以他决定四处走动一下,感觉一下那些微的温暖变化。

    一整天在城里走来走去,叶星没有感觉到有什么来的不同,那脉脉温暖的感觉并没有因为走动而发生变化。

    晚上,叶星趁没人注意溜进了不远处的另一家栈,两女住的房,因为叶星先放出气息,秦静萱马上就感应到了,就让他进了房间,并马上关上了门。

    叶星把这两天空间戒的异样告诉了她们,让她们也来分析参考一下。

    秦静萱想了一下,分析道,“你的那枚空间戒,就沾了凤凰真血才激活的,这里叫凤凰城,那么这里附近肯定就是存在和凤凰有关的东西。”

    叶星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如果能找出来,那么很可能是我们极好的机遇。但今天在城里走了一天也没有任何的发现。”

    秦馨月说,“要不明天,你再出城去逛,这样感受一下有什么不同。”

    秦静萱说,“可能,我说是可能有点问题,假如那样与凤凰戒感应之物在某人的手中,现在肯定也在找寻你。”

    叶星说,“我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们怎么做才比较合适?”

    秦静萱说,“我想与凤凰有关的东西肯定附近,而且很大可能是与凤凰山庄有关,那是个神秘而且强大的门派,我们是绝对惹不起的。”

    秦馨月说,“我们肯定不去惹他们,但如果,我说是如果凤凰山庄知道叶星手上有和凤凰有关的东西,他们也不会放过叶星的,这就是怀璧其罪啊。”

    叶星绉眉道,“我们刚刚得罪了剑神山庄,现在极大可能惹上了凤凰山庄。所以,明天,你们马上离开这里,我再尝试仔细感应一下,如果没找到,就追上你们,我们去云川郡,那是灵药门的所在的地方,我们正需要学习炼丹术。”

    秦静萱想了想,才说道,“有三个可能,一是没有找到二是找到了和凤凰山庄无关三是找到了与凤凰山庄有关。”

    秦馨月摇头道,“前两个倒没什么,如果是第三个,估计也是只能逃了。”

    叶星说,“我知道,凤凰山庄肯定是极为强大的所在,所以不想再和他们有任何关系。怕就是明天,那个与凤凰戒相感应之物就出现在我面前,避无可避,有可能我被迫出手啊。我虽然是不怕的,但是如果是那种绝顶高手前来,你们斗不过的,我也可能逃不了。”

    秦静萱分析道,“最好的办法就是现在就离开,但如果那人就在附近,那么你一动就很明显了。最好还是你马上就离开凤凰城,我们明天也要离开,以其势力,一定可以查到我们有关联。”

    秦馨月恼怒的道,“没想到才到了凤凰郡几天,马上就得离开,算了,我们也已经逛过了。还是走吧!”

    叶星断然道,“我等下就出城外,我记得离凤凰城远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你们明天一早就出发,我让祁明跟随在你们的后面不远。不要走在一起,剑神山庄的事也还没解决呢。”

    回到住处,叶星交待了祁明几句,然后跃起如一阵风似的消失了。

    叶星还是昨天进城的北门上跃下城墙,以他现在先天九层的修为和炼气4层顶峰的神识,根本没人可以看见他的动作,顺着城墙壁离开的凤凰城。

    叶星动用轻功,一溜烟的沿来路返回走了二十里,停下来感应了一下,发现那一丝暖流,微不可察了。

    在道路的边上,叶星进入了山林,然后在山林间慢慢的走动,保持离凤凰城二十里的距离。

    叶星走了一会儿发现这丝暖流没有了,那么就是说,离开感应的范围。

    叶星取出凤凰城的地图,就在月下,仔细的把凤凰城,凤凰山庄的大约位置,天凤楼的位置标示在地图上。

    叶星用纸笔简单的做了推算,那个能让凤凰戒有感应的物品,就在凤凰城,凤凰山庄,他现在位置,构成的三角形的范围内,只是如何确定详细位置,还得通过仔细感应来计算。

    确定的想法后,叶星就快速的移动位置,估摸着就是凤凰城为中心做二十里为半径的圆周运动。

    凤凰山到凤凰城就是不过五里的,叶星是要通过移动位置感应那暖流的强弱来感知范围。

    天亮时,叶星沿确认的方案走出了数十里之外,已经来到了正西面,终于可以肯定那个感应物应该来自凤凰山庄,能有感应的极限距离就在25里至28里之间。

    这样可以肯定,只能现在叶星不动,那一丝感应就会变强一点,那么就是持有某个与凤凰相关物件的人,正在试图找到叶星。

    叶星就在离开凤凰城西边二十里的山林浓密处,拿出帐篷,然后躺下,等待着可能或者不会出现的变化。

    果然那一丝的暖流不时的有变化,那么肯定,持有物件的人,也正在凭那物件的感应在试图找到叶星,而且,对方肯定也是一个厉害的人物,因为他的想法和叶星完全一样,而且显然才智极为不凡的人物。

    至少对方也采取了同样的三角定位法,来计量叶星的详细位置,对方绝对是一个聪明人。

    明显的,那人正在测试感应的范围,只是迟了叶星一个晚上而已。

    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物,但肯定是厉害之人,凭着,那一丝极微极微暖流的快速变化,叶星就可以判定对方是轻功的高手,而且可能轻功的*还在叶星之上的。

    叶星马上收拾好东西,然后向凤凰城掠去,果然,暖流很明显,然后叶星调头飞掠,结果暖流并没有减弱,而且还极轻微的加强。

    叶星立即就知道对方正向自己这边掠来了,速度应当是极快的,显然是个轻功高手,而且叶星判断应该不是单单一个人。

    望了望四周,叶星马上向西边远远的一座高山飞掠而去,用上了内力,一溜烟似的在山林间跑起来。

    结果,那一丝暖流正在变得越发的明显了,以叶星无比灵敏的感觉,可以明显的知道对方的轻功高于自己不少,正在高速的接近。

    叶星运用自己的全部内力,又加上真气的加持,箭一般的冲上西边高山之上,然后取出望远镜,调到最大倍数。

    现在晴空万里,又是高倍的望远镜,应该视程要十五到二十里上下。

    只是等一会儿,叶星在望远镜中看到了追踪而来的那人模样,竟然是一位年轻的女子,非常明丽动人的紫衣女子。

    而叶星用望远镜向旁边观察的时候,发现不远处还有一人,还是一个年轻的红衣女子,再调整位置,发现还有第三个人,则是一位中年的妇女。

    现在至少有三人正向叶星围困过来,叶星把三人的样子记下。

    运起轻功,一下跃上最高的树顶,从空间戒中取了一个小型的滑翔伞,把自己的身体固定好,然后双脚用力一蹬,就飞向空中。

    空中没有什么风,从高而下,叶星也没有什么担心的,他对自己的轻功极有信心。

    滑翔伞在空中迅速的下降,很快下到山峰下面的树林中,叶星立即展开全力,消失在树林之中。

    待得三个女子极快的掠上了山顶,发现要追查的人已经不在山顶,而这个四周全是高山密林,根本找不到要追查的人,但那种感觉正是在山峰下面的树林中。

    待那三人下得山时,竟完全失去了踪迹,那紫衣女子手中的感应物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叶星下得山来,就用尽全力的轻功飞速沿山林走,在半路之上,叶星把一个人的马抢夺过来,抛下一百两的银票,就拍马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