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很快寻到了通向云川郡的路,也没多久,就见到了祁明正和一群人走在一起。

    叶星看了祁明一眼,没有吭声,继续向前,祁明极为精明,也当作不认识,只是不紧不慢地拍着新买的马在后面走着。

    叶星很快追上了两女,看附近也没有别人,叶星从空间戒里面取出来一些物品,打成包裹,挂在自己身上,然后把空间戒递给秦静萱说,“挂在脖子上,不要露出分毫,快点离开这里!”

    叶星调转马头就返回跑,接着又说了一句,“就让两鹰的山里活动,不要带去云川郡。我到时去那边找你们,还是老方法!”

    两女还想说什么,叶星已经跑远了,根本没有让两女有说话的机会。

    秦静萱把空间戒挂在脖子上,藏的衣领里面,两女回头看着叶星远去的身影,略微有点担心。

    叶星再次看到祁明时,只是点了一下头,没人说话,又做了个快走的手势。

    以祁明的聪明,明白师傅让自己迅速离开凤凰郡,用手拍了一下马身,让马快走,追向前方不远的两女。

    叶星之所以要倒回来凤凰城,就是对于刚刚别人对自己围捕十分的气愤,自己与凤凰山庄本是完全没任何瓜葛的,但对方却没有丁点的理由就想把自己抓住。

    当然是对方有一件能感应凤凰血脉的东西,因此寻来自己,肯定也不可能是善意的了。

    不管什么理由,叶星可是从来没有吃过亏的主,现在就是要返回去收点利息的。

    叶星快马加鞭的向凤凰城跑去,现在,他就是要赶到凤凰城和凤凰山几里路的中间,等候那三个女子的出现。

    叶星把马牵入深林,然后自己跃上了高树,隐藏在树叶之间,并易了容貌,改为了草绿的作战服,取出望远镜盯这五里路的所有情况。

    果然,过了一个多时辰,从凤凰城有一人走向凤凰山的方向,正是那个紫衣少女,前后也没有别的人。

    叶星下到路边埋伏,收敛自身一切气息,取出一把细针,这是早就抹上了麻药的。

    当那个紫衣少女走过叶星埋伏之处,走得很慢,不时还拿出一个锦盒来看一下。

    叶星一动不动,突得一把银针全力飞出,笼罩向那少女。

    那少女是完全没有防备的,在这里,凤凰山脚,全天下就没有人敢来*的。

    当极细的银针快要入体时,才感觉到不妥,急速的向上飞起,但根本没用,叶星的银针是覆盖四周的,刹时,那少女惨吭一声,后背中了数十针。

    紫衣少女落地时已经扭转身体,看向身后,但身后根本没有人影。

    她还想大喊什么,只觉得全身发麻,软倒在地,连说话也没力了,双眼睁大却死死盯着后方。

    一个蒙着草绿的头巾,全身绿色的人,快步走了出来,把她手上的物品一把抢过,然后就在她的身上摸索,根本没有任何的怜香惜玉,还有点粗暴,根本没想过这是一个女子。

    叶星直接把她怀中的所有物品,全部取出来,看也没看,连同锦盒全部在一块布上面,包裹起来系在后背,然后消失在丛林之中,从始至终,她都没能看清这个的面貌,而且对方气息全无。

    紫衣少女本以为遇上了劫色之歹徒,心中恐怖,尤其是怀中被乱摸之时,已经做好咬舌自尽的准备了。

    谁知道,歹徒根本没有劫色,只是把她的物品一掠而光,只剩下一把长剑在身边。

    锦盒,对啊,锦盒被抢夺了!

    紫衣少女刹时全身冷汗如雨下,这是本门中最贵重的传承宝物,现在丢失了,那......,紫衣少女不敢再想,知道自己将面临着无比惨痛的后果。

    半天之后,紫衣少女身上的麻软消失,她迅速把身上多处的银针一一拔掉,向着歹徒消失的丛林追去。结果在丛林中,她发现了一匹马外,再无任何发现。

    紫衣少女在林中呆了半天,想到了门中的严规,想到师傅对自己的看重,泪如雨下,最终一咬牙,骑上马向着山林外走去,然后沿着大道飞速跑向云川郡的方向。

    经过一个乡村,紫衣少女直接出手偷了一套男装,在树林直接套在身上,并撕下一片的衣襟,蒙脸束发,在溪水边看一下自己的样子,才又骑马出发。

    叶星是个极为谨慎之人,飞快换为书生的服式,拿着包裹回到凤凰城中,另找了一个栈住下,让伙计不要打扰。

    叶星打开装了那女子物件的包裹,里面有一些银票,然后是几件女子常用的小饰品,还有一块铭牌,上有凤凰展翅的阴刻,就再无一物了。

    叶星再打开锦盒,是极为名贵的木头雕刻成的,里面还有丝绸的内衬,盒里有一块碧绿的美玉,晶莹通透,泛着深湛的绿意。

    叶星知道这件玉肯定是一件和凤凰相关的东西,但他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异。

    最后在灯火下,还是看到里面一个不明的影象,极淡极淡的飞鸟的模样。

    叶星的凤凰戒不在身上,也不知有什么用,并不能确定是如何的相互感应的。

    叶星脑海好象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对,自己也曾手上吸入一滴凤凰真血,化成了自己的真气,说不定也能有什么感应。

    叶星端坐床上,静坐了好一会,然后分出一丝真气从手心涌出,飘向绿玉,果然绿玉轻微的亮了一下,叶星分出更多真气涌入绿玉,绿玉越来越亮,整个房间都明亮了。

    怕被人发现,叶星急忙把真气收回,绿玉一下子暗了。

    但一瞬间,叶星自身却呆滞住了。

    因为返回体内的真气,不是真气这么简单,而是一股极为宠大的灵魂气息窜入叶星的体内。

    叶星本人就是穿越而来,灵魂极为强大,也是极为敏感的,但相对这一股气息来说,自己的灵魂就是山间小溪和大江大河之比。

    这是凤凰的气息,而且是作为神鸟的凤凰气息,凤凰的灵魂藏在了这块绿玉中,虽然在沉睡之中,但这股气息就已经自行想要融合叶星的灵魂了。

    叶星立即就知道自己完了,真正的完了,如果自己的灵魂最终被绿玉中的凤凰魂魄所吞噬,自己就变成鸟人了,再也不可能有机会了!

    叶星大脑极速的运算起来,从天空中吸入无数的星光,然后调动全身的精气神,全身的穴道,五脏内腑,拼命的吸收凤凰的气息。

    但是很快这一切都没有用,凤凰的魂魄还是逐渐在融合叶星的灵魂。

    生死攸关之际,叶星干脆调动全身的细胞来吞噬这一股凤凰气息,先是头部大脑,然后是全身所有的每一个细胞。

    也是叶星十几年来不断的把全身每个地方反复的用星光沐浴,最近又用真气冲洗全身,现在竟然真的可以让每一个细胞都活跃起来。

    更是因为,沉睡的凤凰精魄并没有什么自主意识,被叶星分成数千丝的独立神识刻意引导之下,竟就分散开来了。

    四个时辰之后,凤凰魂魄分散到了叶星的几万亿个细胞之中,剩余在大脑的凤凰魂魄好象没有了能量一样,已吞噬一半的叶星的灵魂,却停了下来。

    叶星留有一半的神识马上工作起来,极力吸引天空的星光,反为主,主动的融合起凤凰魂魄,又是八个时辰,凤凰魂魄彻底变成了叶星灵魂的一部分。

    叶星本来就比常人强大十倍以上的魂魄,现在直接又强大了千倍以上,而且凤凰魂魄被分散储存在叶星的全身万亿个细胞之中了,只有千分之一凤凰魂魄则融入了叶星的灵魂。

    在房间内呆了三天,一切都发生在叶星身体内部,气息没半分的外泄。

    叶星慢慢熟悉自己新的灵魂和新的气息,身上的气息,已经不是人的气息了,说不上是什么样的气息,每一个细胞都融入了凤凰气息,又不特别的明显。

    叶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总算看起来还不错,至少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