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道身形如影随风,在深山密林里疾速穿行。

    叶星的内力在先天九层中期,而对方是内力要高出十倍以上的武王,叶星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其对手的。

    但叶星同时是修真者,在炼气期六层,神识修为更是高得不可思异,身体早就通透无杂质,身体也极轻,根本不会消耗多少的内力,他的轻功源于真气的辅助内力应用,而且对方一切举动完全在他的神识监控之下。

    魔门长老十分的奇怪和郁闷,明明对方还在先天境,自己用尽了全力依然追不上,而且对方不时一根银针极速激射来,蓝汪汪的一看就是有剧毒,让其不得不侧身闪躲。

    两人就这样一追一逃,连续两天,不吃不喝,没有片刻的休息,从莽云郡附近,穿行山林,来到了云湖郡。

    叶星用尽了各种方法,最后还是没有摆脱魔门长老,人也极累了,但看着前面的一面湖水,脚没有停,略微观察了一下,不想在山林中穿了。

    叶星干脆纵身跃入深湖之中,收敛所有自身气息,连真气内力也全然存入了空间戒中,然后如鱼一般在湖底游走。

    魔门长老也不过迟了一会儿,突然就失去了叶星的踪迹,他站在湖边,仔细的感应水中的水流和鱼,结果水中鱼太多,而且由于水的掩盖根本没法追踪叶星的气息。

    魔门长老是武王境的高手,神识自然也强大,但是却不能深入数十丈深湖水中去,湖水也把叶星的气息全然阻隔了,而且这两天的追踪,他已经知道这人可以随时变换成自己的气息。

    其实,叶星已经在数里之外的水底了,离水面有数十丈,一是洗澡,二是屏息沉在湖底静修,他的内力早就耗尽,但依着炼气中期的修为,不断的边跑边恢复内力,也加上有无数的丹药,才支撑了两天两夜。

    叶星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因为武王真的不是他现在能敌的,不是依着修真的炼气期中阶修为,小命肯定被对方收了。

    自从开始修真之后,叶星就没有认真修过武功,其实修真代替不了武功,尤其是招式和内力的应用,其实有无穷的学问。

    魔门长老在湖边观察了半天,最终还是走了,他觉得自己很失败,杀孙的仇敌的样子也没搞清楚,狂追了两天,对方依然安然无恙的逃了。

    叶星在湖底静修了三天三夜,全身的疲惫全扫,内力,真气也修复之后,才再次易容来到一座小城。

    在城外,他用神识查了一下小城,全城都在他的神识之下,没有魔门长老的气息,才找了一酒楼吃饭。

    大肆饱餐一顿之后,叶星问了一下南下的船只,然后坐上一艘去莽云城的货船。

    叶星没有理外界的任何事,就在货仓的一个角落躺下睡大觉,中间也有人来叫他吃东西,叶星基本上是不吃的,就是绝大部分时间是大睡。

    五天以后,来到莽云城,叶星进城了解了下情况,主要是那次城卫军统领换人事件后情形。

    两年前事情却不全是叶星原先预测的样子,那个叶星临时指定任命的统领,却依旧没能转为正职,被一个京城来的新人替代了。

    新来者也追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但对于袭击者的身份却无从查起,而且原来城卫军又不合作,还是副职的统领也凭着自己的能力,架空了新来者。

    叶星找到了星月物流商会在莽云城的办事处,也没有表露出身份,只是说买了一批矿藏,需要运回东海的西江城。

    莽云城有大量的各种特有的金属,虽然是粗炼的,但绝对是好东西,叶星就花完了身上的所有银子,购买数千斤运回去,而真正的稀有矿藏,叶星则放入了空间戒中。

    三天之后,叶星扮作一个北方来的商,让星月物流商会的人把自己在城中定好数千斤的特产金属粗锭,装上了船,然后随船顺江而下。

    船是新船,而且是沿用了叶星当年的设计,而且安装了最新的燃气轮机的动力,当然逆流时才使用。

    船上有六个伙计,一个船长,叶星并不认识,应该是培养的新人,船上也并没有武装押运,因为是叶星包船,也没有其他的乘。

    叶星问船上的一个伙计,“听说西江城和天星城是东海郡的两座新城,你说一下相关的情况?”

    伙计说,“西江城是一个商贸之城,现在已经取代了东海城,成为最发达最繁华的商业之城了,出产大量的新东西,例如,....”

    伙计口水乱飞,滔滔不绝的说了数十种西江城出产的新事物,全是这个世上从未出现过的,似乎自己知道了这些,实在荣幸之极的,而这个土包子未见过世面,有必要给他讲解一下。

    叶星静静听着,没有打断伙计,直到他说完,才问道,“厉害!厉害!那天星城呢?”

    伙计说,“天星城更是厉害呢,控制了东海的所有钢铁生产熔炼,连带现在桂山郡、莽云郡的无数矿山的出产的矿石,都得运到天星城才能有能力提炼出来。最可怕的是天星城有一支强大的军队,西江城的防御也是请他们来帮忙的。”

    叶星哦了一声,问道,“东海还发生战争了?什么时候的事,结果如何?”

    伙计说,“前两年的事了,这两座城就牛啊,现在有钱、有实力、有高手,而且相互为依托,成了东海郡最强大的一股势力。东海郡守几次派人前去接收两城,都被打败,而且是死伤惨重。可笑的是,每次,两城没有一个人受伤就结束了。”

    这种情况早就在叶星的预料之中,有热武器,还有200多先天高手,还有数千久经战斗的军人,对上东海的城卫军肯定是吃菜一样,根本没任何难度的。

    见叶星还在沉思,伙计补充了一句,“听说,因为东海郡的失控,青云宗要派出数百精英弟子前来,誓要清除这两城的势力。”

    叶星脸色一沉,问,“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吗?”

    伙计说,“我们星月物流商会遍布天下,消息最是灵通,这是从青云宗总部所在的青云郡中传来的,现在已经天下皆知了。听说,就在近期,那些精英弟子就会前来东海。”

    叶星哦了一声,没有再说话,返回自己的舱房。

    没有心情看什么风情,对于现在情况的不明,叶星想得是快点返回到东海,一切问题还得先去了解后,再来决策。

    也没有*,叶星却拿出笔来写写画画,极为忙碌。

    三天之后,船进入了东海郡,然后再五天之后,船靠在了西江城的码头,现在码头比起三年前,已经扩大了数十倍,延绵数十里了,并且停满了商船。

    来到了岸上,叶星直接去码头管理处,码头管理处已经换成了一座大型的建筑,有四层高,数十个办公的厅室。

    也不知如何的办理货物的卸载,今天在班的坐满一个大厅办事人员,叶星一个也不认识。

    叶星问其中一个办事员,“叶青岩在哪里?”

    那人吃了一惊,仔细盯了叶星半响,才说,“你是什么人?你找叶统领有什么事?”

    叶星说,“我是宋城的星月物流商会的人,你去叫叶青岩过来!”

    可能从未见过直呼叶统领大名的人,那人愕然了好一会,看叶星极为严肃的样子,应该不是开玩笑,哦了一声,才说,“叶统领不在,这几天城里主要领导都在开会,叶统领也去开会了。”

    叶星说,“你安排一下人,把71号泊位的船上货物接收一下,并送到星辰机械厂。”

    那人见叶星认识叶统领,而且是直叫名字,知道是来头不小的人,忙点头,“好的!先生放心,我现在去安排。您还有什么事?”

    叶星摇了摇头,道,“卸载和运输的费用,你找星辰机械厂收取。”

    那办事员点了点头,说道,“好的!您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