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西江城,叶星天天陪着母亲,也不时和祁明也参与驻在西江城,特战队的作战训练,但大多的时间都是出现在各个厂房,指导研发新技术新产品。

    钢铁军舰、运输汽车的秘密制作成功,又研制开发新的发动机,数百种的新技术正在慢慢的进展之中。

    叶星对于在线生产的各种产品,也提出很多的改进想法,许多超前的想法,不一定要马上进行,但也指明了方向。

    西江城的核心领导和云海村众兄弟都极为安心,更重要的是叶星长时间的呆在家里,这就是众人最大的安全保证。

    叶星还暗中去了一趟东海城,直接亲自出手,把参与了对两城作战的青云宗弟子中高手,下了暗手,让其内功逐步消散,叶星配制的消功散是极为阴毒的。

    叶星还以灵兽门的名义申明,两城是灵兽门的最好朋友,放言青云宗不得对两城出手,一时间,东海城风声大紧。

    叶星并没有对屠东觉出手,因为现在特战队中就有多人比之修为更高,而且叶星还不想与青云宗高层直接闹翻,真的杀了屠东觉,那将是没有回转余地了,而且还会扯上仍在青云宗的师傅李玄同。

    其实也不是怕了青云宗,配置了最新科技热武器的特战队,就是武王也只有饮弹身死,青云宗的高手前来,只有死,造成的损失肯定让青云宗承受不起。

    叶星返回东海的两个月中,早就盛传的青云宗要派出数百精英弟子来东海郡之事,却始终没有到来,所有人都觉得很是奇怪。

    最后星月物流商会传来消息,不知什么人出手,把一队先出发的数十个青云宗精英弟子,在离开青云山三天之内,全部中毒倒下,全是中了不可解之奇毒。

    这些青云宗精英弟子,全是先天4、5层的内门高手,才离开宗门三天,就都是实力大损,却又不致命,全部先天内力逐步消散,只得马上返回宗门,虽得门中长老极力救治,也未能挽回。

    青云宗上下全部震惊了,全力追查之下,结论是青云宗死敌,前朝余孽所为。

    前朝余孽是因为当年,青云宗首先支持宋家作乱推翻了前朝,宋家本来就是青云宗的一个家族支脉,所以前朝的皇族后代誓言,要永世不忘的报复青云宗和宋家。

    前朝余孽纠缠青云宗和宋家三千年,两大势力耗尽心力却依然找不到对方的老巢,从未能真正的摧毁对方的有生力量。

    据说,前朝余孽最近放言,从现在开始就是要让青云宗弟子走不出青云郡。

    叶星听了传来的情报,微笑起来,唐小山和杜尚工作不错,能有此结果,就是两人干的漂亮。

    当年,师傅李玄同把青云宗之事详尽介绍,叶星就估计着,终有一天自己会和青云宗翻脸的。

    早在三年前,叶星就让唐杜在青云山下设下伏笔,监视青云宗可能的一切的行动,这次也不过是把他配制的一种无色无味散功之毒,让两鹰带回了萱月庄园。

    杜尚安排的人在青云宗弟子行进之路,提前了一会儿释放散功之毒而已。

    此散功之毒普通人根本没什么影响,只对内力深厚之人起作用,除非是修真之人的真气配合针对性的解毒丹才能消除,否则绝无可能救治的,关键还是得马上救治,迟了就没用了,消失的内力根本不能恢复。

    真的,解决问题不是要近身去搏斗,而是长远的规划,设计于千日之前,决战于千里之外。

    叶星觉得这是极好的一个事例,以后真的要多点超前的意识,只有运筹帷握,才能决胜千里!

    这天,高空中巡逻玩耍的两鹰发出长短鸣叫,并飞向码头,正在家中看书的叶星一听就知道两女回来了,连忙去码头迎接。

    叶星未到码头,就看见两鹰正陪着两女在岸边走向城走,两女回家两个月,显然过得很是幸福开心的,脸色红润。

    叶星走快几步,伸出右手,秦静萱也伸出手来,握住,暖暖的,两人四眼相对,却都没有说话,完全没在意码头边的人来人往的驻足观看。

    见两人如此的旁若无人,卿卿我我,却把秦馨月恼了,伸出手来打叶星,说,“不欢迎我啊!?看不到还有人哪?”

    叶星侧头笑道,“有你这样对师傅的吗?”

    秦馨月恼道,“呸!我姐也是你徒弟,你怎么这样啊!”

    叶星和秦静萱只得相对苦笑,秦馨月却也板起了小脸,对于叶星的区别对待,极是不爽!

    两女讲了一下回家之事,就是把几种丹药给了父母吃过,然后也就在家住了一个多月,天天陪着家人,也没有别的事。

    秦静萱脸红红的,犹豫着想说而又没说,那种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叶星很好奇,望着她的样子很是不解,“静萱,你们还有什么事啊,为什么不说?”

    秦馨月插嘴说道,“我姐都二十一了,别人家孩子会跑了!家人想见一下你这个女婿!”

    秦静萱脸色通红,低头不语,两手指紧张绕了绕去,不敢看叶星。

    叶星呆了一会,终于还是彻底的醒悟了,说道,“要不,过段时间,我们去一趟你家?”

    秦静萱还未说话,秦馨月马上插嘴道,“当然要去!最好尽快去。不过...不过...!”,秦馨月就红了脸说不下去了。

    叶星不解的看着秦静萱,说道,“不过什么?说呀,不过什么呢?”

    秦静萱扭扭捏捏了好一会,还是没有说,见秦馨月还要说什么,突得打断了她妹的张开嘴,道,“先不说这事!青云宗之事如何了?”

    叶星说,“暂时解决了,不过也是暂时罢了。等天下大乱,这些都不是问题,到时青云宗就伸手不到这边来了,而且现在的两城,有足够的实力对付任何的势力。”

    秦静萱问道,“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呆在这里也不能让我们修为提高的,是不是还得出去找机缘呢”

    叶星说,“我正是有想法,想去大唐、大元这些大国去看一下,如果可能的话,就走得更远一些。我们现在只是要不停的花费时间,虽然也是有进步的,就是不太可能进入炼气高阶,只是呆着,不去灵气充沛之地,很难以进步,修真要花费的时间太长了”

    秦馨月说,“我几年才进阶到一层顶峰,太慢了,而且是你的空间戒导出灵气帮助下才达到的,如果可以找到一处灵气真正浓郁之地,整个人泡在其中,会不会快一点。”

    秦静萱说,“那样的灵异之地肯定是有主的,我们也得不到的。不过,天下之大,无穷无尽,肯定有我们要找的地方。”

    叶星点头,说道,“这段时间,我把《归藏经》的文字也了解了很多了,其实这是一篇极为深奥的关于天、地、人的一本经书,如果解读成功,对我们应试很有帮助。”

    没等两女说话,叶星接着说,“我仔细对比了现在的地图,推测现在大唐的昆仑山是*中反复提到的圣山之地,估计很多文字都可以在大唐找到解释。而且《太虚御灵诀》的太虚宗所在地,其实也不是宋国的地方,现在应该是在大元。”

    秦静萱说,“是的!其实前朝的辖地,大部分被大唐、大元所侵占,宋国只是继承一小半,还有很多小地方,也独立成国了”

    叶星说,“所以这次北方之行,是必须的。呆在东海,我们数十年也不会大的进步的,修行本来就是要寻找机缘的”

    秦馨月兴奋的道,“跨过大江,到北方之地,大好了!我早就想去传说是天下之中的大唐,也想去领略一下大漠风沙、无限草原的大元风光。”

    秦静萱也满怀期待地说,“从小就想去了!这次一定要去。上次没实现,这次终于要去了”

    叶星点头说,“好!过几天我们就出发,目标是大唐和大元,也许还要去更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