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虑到星月物流、军中十个兄弟的发展,萱月庄园的庄主,也是叶神医的代言人,唐小山和杜尚,还要尽力的拉笼经营好,叶神医在宋城的中已打下的关系网。

    所谓人走茶凉,这是自然的,为了维护好核心的关系网,两年间,唐杜两人,还是会不时的送出,叶星所独创的补肾极品灵药,一小玉瓶就只有数十粒极小的助阳小丸。

    这种神奇的蓝色小药丸,是根本没有的出售的,也没有任何药师能仿制出来,现在宋城中就是万金难求之物。

    叶星又炼制数百瓶的蓝色小药丸,还有一些较为低级的*的丹药,交给唐小山,让他们去结交处理关系网,这些关系都是要不断的维护的,否则,很快别人就会忘记,并且还可能会恩将仇报。

    如何拿捏好分寸,唐杜两人都是心明通透之人,比叶星要圆滑老练得多了,尽管叶神医离开了两年多,宋城中高层之中,依然不时有叶神医的传说,这也给星月物流的业务发展有极大的帮助。

    唐杜两人,时不时的离开萱月庄园,当然本来也在宋家的隐密监控之下,但是两人都是出外采购各种极为名贵的药材之类,明显的就是为叶神医办事的,很快也就让宋家不再在意了。

    “夜鹰”的组建方式是收纳郡城的某一小帮派来构建的,并不显山露水,但也没有隐藏太深,太神秘就会让有心人关注,表面上也不过是城中流浪乞讨小孩组成的小帮派罢了。

    即使宋家的高层知道了,也不过是认为叶神医有悲天悯人之心,收纳支持这些个小帮派罢了,所以各地这种以小乞丐组成的小帮派,永远也不会入他们的眼的,也根本没有任何的兴趣。

    根据唐杜两人的说法,“夜鹰”现在宋国的主要的大城都有分支,只是各地的名字都不一样,看起来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只要有资质之人,在得到唐杜两人亲自的接见之后,在极为厉害的灵丹的支持下,很快就在小帮派中脱颖而出,成为了核心人员,也是“夜鹰”真正的成员,那些年纪比较大的,很快就会成为边缘的人物,这是自然的,任何地方都是实力为尊的。

    唐小山说,“师傅,夜鹰的发展还是有点慢,还有什么方法?”

    叶星思考了半天,才道,“先不必扩大规模,你们要做的是现在加强忠诚度的教育。他们全是苦难的孩子,应该不会有大的问题,但是人一旦得到高位,就会有所懈怠。也因为他们从小的贫苦,也更加的容易为钱财所打动。”

    唐小山说,“我明白的,所以,现在他们也不过是小帮派,不时会有较大的帮派来欺凌他们,只有到他们不能自已解决了,我们才会出手,就是要保持有外部的压力,才会团结和忠诚。”

    叶星又是长时间思考了,才道,“你记住,夜鹰最核心的任务是情报,那些发掘出来的有资质的人才,经过忠诚训练之后,要让他们有机会就加入别的帮派中去,然后尽量的单线联系,但给予最好的帮助,令他们在那些帮派中快速的成长,让他们有一天,取而代之,这才是最好的办法,明白吗?”

    唐小山沉默了,长时间的思考了好久,才长叹了一声,道,“师傅,你的想法真的,真的太令人叹为观止,太厉害了。我两人已经以为自己做得很好了,现在才知道,师傅,您的天才,真的是天下少有的。”

    叶星拍了一下唐小山的肩膀,说道,“马屁就不要拍了!经过两年的小帮派的培养,其中的有才能有资质的人,经过忠诚考核之后,加入大的帮派中去,不要让他们单独运作,要让多人同时加入去,用我们最好的资源去培养他们,他们很快在其中出人头地,数年之后他们就会掌控那个帮派。各地小帮派,继续挖掘人才为主要任务,当然也作一些情报收集的工作。”

    唐小山道,“各城之间的夜鹰,现在是各自独立的,这样会不会分散了力量?”

    叶星说道,“没有关系,我们在天星城、西江城训练有一支极厉害的明面上的军事力量,星月物流本质上也一股极大的力量。我要你们所作的,是逐步建立起遍及全天下的情报系统,不必太急,有效是最重要。这股隐藏的力量是平时不用,但到了关键的时候,一个消息就可以扭转乾坤。”

    唐小山道,“明白了!我们会斟酌着来处理的。我们两人在各地的活动,基本上现在也没有人在监视了,应该是问题不大了”

    叶星道,“不要大意,但是也不要做的太过神秘,你们就打着为我采集各种物资的名义,公开大方的去行走,但是有关夜鹰的事情,就必须完全秘密之下去操作。”

    两人还就更多的细节进行了商量,叶星把自己从记忆中找到一些技术细节写成了密文的小册子,交给唐小山。

    这些技术,就包括了*墨水、密语、配制麻药、微型相机、*....,都是远远超越这个时代的东西,现在叶星前生的超级智能,未能全部恢复,也不能记起太多,但这些相对简单的科技,已经大量的出现在记忆中了。

    只要发挥好这些技术的应用,叶星相信,要不要了多久,宋国皇帝什么时间上了厕所,晚上在与那个妃子*,都会在唐杜两人的档案之中。

    如果真有那一天,唐杜两人才是真正的天下之主了,那夜鹰就太可怕了,也不知,还是不是叶星的初衷,只是这样下去,或许,有一天真可能会如此。

    既然已经决定要为这帮兄弟,叶星再也顾不上什么不妥了,本来以外来者自居的他,现在却直接的开启了影响宋国的进程了,不,也许是影响了这片天地的进程了。

    根据蝴蝶效应,叶星现在所提的超越时代的科技创新,金融经济新方法,以及可能的全新社会制度,很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在这个星球,掀起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风暴,也许就会彻底的改变了这片天空下的一切。

    叶星有一丝极淡的、不安宁的感觉在心底,是这次返回萱月庄园之后才有的,他不明这是为何有此焦心。

    现在,叶星的智慧是超脱之极的,极度思索、反复评估之下,隐隐的不好的感觉,应该缘于他的内心的一个秘密,就是前生的超级智能正在借重生后的他,执行着既定的任务,前生的原定计划,就是改造星球的未来,迎接人类降临的计划,似乎正在慢慢的进行着。

    如果真的是如此,自己再生后的这一生也大约不能摆脱这个超级智能的控制,那些设定可能是深入灵魂的,而他自己清楚知道,他的灵魂是没有被灭的,现在还是继承了前生的灵魂的。

    一股毛骨悚然的惊恐在叶星心底泛起,超级智能正在帮助他,也是正在帮助他的兄弟,但是却也正在控制了他。

    也许,只是他的多虑,也许并不是真的,超级智能现在只是帮助他记忆起前生,地球20世纪的科技文明,他也只是有选择的引导过来罢了。

    叶星把自己的心思摒弃,开始静心的*,有空间戒导出的极纯灵气,有丹药的辅助,修真的炼气极慢极慢,但还是有些许的进步。

    秦氏姐妹、祁明也在各自的房间里全力的静修,但是进展是极慢极慢的,炼气期的进步,每一阶都是百倍的灵气丹药的消耗,换来一倍的神识能力的增长,那是无比艰辛的。

    闲暇下来,叶星就研究那本金属古书《太虚御灵经》,现在他已经比较的有把握清晰看懂上面所写的一切,也已经综合参悟了炼气期所有*细节。

    接下来,就是根据自身的各种资质条件,推衍出符合自身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