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萱月庄园呆了一个月,在所有一切都做完后,叶星四人连同两鸟在一个月夜直接离开了。

    四人也是易容而行,为了不让人见到两鹰,直接让两鸟在极高空中飞行,并且在前面数里警戒。

    所有人都知道,剑神山庄的可怕是不容置疑的,而四人肯定的是形貌和两鹰,早就在剑神山庄的名单之上了吧。

    事实上,无论那个门派,最高层都是极厉害的角色,能够存在数千年而不倒,那肯定是修为极高之人在掌权,当然其心智肯定也是超凡的。

    曾经出过武圣的剑神山庄,现在也可能还有剑圣,那可是一人足于挡全天下的人物。

    只是这些人物,一般是不过问俗事的,事实上,到了武王境的习武高手,或者筑基的修真之士,一般不会再在人群中再出现的,至少也不会显露真实修为的。

    因为他们的出现,肯定引起最高层人士极大的关注,那就是这些人都如黑夜中的明星一样,注定是没法掩藏的。

    当日,叶星在宋城,一时兴起,以其强大的神识扫描皇城,就让驻在其中的修士极为紧张,连续多日在全城布控。

    现在叶星也不敢用全部神识去扫描某地,这样会让神识高手警觉,如探射灯一样,也就暴露本身的。

    有了两鸟在极高的高空中警戒,可以监视十数里的范围,叶星倒是极为放心的,空间戒中有最完整的厚实舒适帐篷,又有极多的物资储备,四人基本上是在野林中行走、过夜的,还很舒服,两女也没任何的挑剔了。

    行走大山名川,欣赏大自然的瑰丽风光,对于修真之人特别的重要,因为这样才能让心胸开阔,然后心灵也才能安稳,其实这样的旅行本身也真的很写意。

    四人行走在山林间,不断的*,见到好的灵药也采下,遇到猛兽也去战斗,这样的行程是很丰富多彩的。

    叶星的武功没法突破,以他现在先天9层的修为,要进阶到武王境,没有极大的机缘是不可能的,那怕进到9层顶峰,也是千难万难的。

    但另外三人却是武功大进,技艺增长明显,加上叶星的刻意的极限训练,三人每天都累惨了,然后晚上还得静*气。

    当然这些技艺用于对付人还是不同的,毕竟人比野兽可是狡猾多变一万倍,但是任何东西都是要不断的训练的,之前几年的剑术也得重新收拾起来,那曾是三人最珍惜的一丝剑梦想。

    也是听说大唐、大元之人都是好武成痴,好斗之极,所以才有这次深山旅行的特训。

    深山密林的行走,没有让四人慢多少,二十天之后,还是越过了西原郡,向西北进入漠南郡。

    漠南郡是灵兽门所辖,是大元大漠之南,其实是一片超大的草原,也是宋国畜牧之地,唯一盛产战马的地方。

    灵兽门的核心其实就在这里,灵兽门之所以得此名,也是因为他们数千上万年来,一直在这片草原上培育各种灵兽。

    灵兽,就是达到先天之境的开发了智慧的禽兽,据说灵兽门有一种特殊的*,可以让灵兽认主,然后可以与人结为同伴,终身相持相护。

    有伴生灵兽的人,战斗能力当然是极为强大的,所以灵兽门才那么的强大,当然灵兽本身就极少,能得到灵兽认主为伴的,自然也是修为强大的高手。

    对于灵兽门一般的弟子,虽然没有伴生的灵兽,却也是饲养自已的各种宠物的,也是可以伴生作战的,一般人还真的打不过,这就是灵兽门强大的根源。

    其实大元的漠北郡也曾是灵兽门在放牧的地方,只是大元实在太大了,人口却是不太多,强大的武力也不能管理到所有的地方,一直只是名义上也控制着漠北郡。

    漠南、漠北两郡之间,夹着一个方圆数十万里方圆的超级大沙漠,无尽无垠的沙漠,是让人无比的恐惧的死亡之地。

    大漠南北本来就是前朝的辖地,灵兽门也是前朝的势力,宋家起兵时,得到了灵兽门的帮助,所以灵兽门也取得了云湖郡、漠南郡、漠北、大漠的管治权。

    但漠北实则早被北方的强大异族强占了,中间的大漠是无垠的沙地,但名义上还是宋国的辖地,也是灵兽门的辖地,实质是无法管治的荒漠。

    相对于北面的强大异族,宋国简直就是狼口边的肥肉,无数次大元帝国想一口吞下宋国,但是有极强有力的势力的阻止,又有旁边大唐帝国的干预,宋国才得以在铁蹄之下保存下来,但是还是被侵占了很多的地方。

    只不过,说起来,那些地方,本来就是宋国力有不逮的地方罢了,那怕灵兽门强大无比,势力也不敢在漠北有大的发展,只不过在宋国的东北部与漠北接近的地方,有所介入而已,而且据说还是得到了,大元帝国的某些势力首肯之后的事。

    毕竟,灵兽门也不过是一个宗门罢了,对上大元帝国,还是无法抵抗的。

    但是宋国也不象表面上这么弱小,还是有某个足可以威胁大元的暗中力量,否则数千年前,大元、大唐早就瓜分了这片据说是天下最好的土地了。

    叶星决定先来这边是想领略大漠草原的风光,也是因为得到的《太虚御灵诀》,里面提到了太虚山,据推测是在漠北的某一处。

    太虚宗固然是已经覆灭很久很久了,但如果有什么残留的话,对于他进行*将有极大的帮助的。如果有幸得到了太虚宗的其他传承,对于解读《太虚御灵诀》将会有实质性的帮助!

    叶星进入炼气6层了,但进境很慢,肯定得找到某种契机才行,因为《太虚御灵诀》还在很多不明之处,没有彻底搞明白,他也是不敢进行*的。

    现在所有都是沿用原来的《缥缈灵诀》的心法,但只有心法是不全的,全靠叶星的推衍,如此的进展缓慢,也是因为*其实是极大区别的。

    《太虚御灵诀》是上古文字写成,中间还夹杂很多隐语、典故,只能略晓大意,细节是不清楚的,如有人指导则完全不同。

    就象太虚两字明白了,是修真的口诀心法的总纲中所提,就是心灵要极致的空泛,虚怀若谷,然后能静,然后能纳。只是御灵是什么意思呢?

    叶星之所以一直不敢进行《太虚御灵诀》的*,就是因为推衍出来的东西,越来越不敢直接用,因为高深的心法,必须是传承的,不是他这样自以为是的瞎搞。

    叶星明白到一旦出错,自己就会玩完了,所以慎重,慎重,验证,验证完全后才能进行*。

    他相信世上肯定存在着可以指导或解释之人,如果仅仅凭自己的推想来*,可能也是可行的,只是一旦出错就没得反悔了。

    后来再从张老头那得到了修真的基础,也是上古文写成,但也是基础心法而已,却远没有《太虚御灵诀》从炼气到元婴都有的齐全。

    但是,得到《太虚御灵诀》此书之人,很可能是圣师本人,却没有拿来*也没有传给他的弟子,这就说明了一个问题,这本书不完整或者不能*。

    当然也有其他的可能,那就是不可能猜想到的了。

    叶星本人把《太虚御灵诀》全书翻了几百遍了,确实是各阶段的口诀,但是却没有相对应的注释,也没有细节描述。文字本身也是可以多个方面来理解,因为不理解其原意和隐语。也就是说,得到了口诀却是不能*的,因为没有相对应的解释和心法的细节。

    如果是传承之物,那应当是还有一本专门讲解细节的书。当年得到此书之人,应该也是不能*,所以才放在一边。没有了注释,就象空有地图,没有标识地名和方位。

    看来只有寻到那个漠北的太虚山,才是现时唯一可靠的机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