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儿能飞,人不会飞,但可以制出能会的机械,飞机就是人的翅膀,远比鸟类的翅膀厉害呢。

    人跑不过兽类,但是人可以设计出汽车,比兽类奔跑要快得多了。

    叶星对于人类的理解是,只要有智慧,一切都不是问题,修行也一样,只要花时间,自己一定可以找到方法的,这才是人类真正可怕的能力,也是最终优于其他生物的种族天赋。

    叶星的想法是,设计一种辅助的工具,让人利用空气或者风的作用,使自己的身体更轻,加上一点技巧就可以达到飞的效果。

    叶星是说做就做的人,首先是试验两手臂张开,然后是展开衣襟,加上内力和真气的一起作用,再加上草木植物的反弹之力,发觉在晚风下果然变得更轻,真的有了凌空草上飞的感觉。

    所有技巧的核心是真气的应用,以前是知道真气可以延年益寿,但一直没有想到其他的作用,而叶星现在就是要摸索出其作用出来。

    其实,他以前也试过,让真气让内力的消耗更少,更持久,也应用真气来探测外界,查看病人的身体,也用来了治病。

    现在是用在身体的协调之上,使得自动的适应身体在各种情况下的姿态,及内力的更有效率。

    经过一晚的练习,叶星的轻功更厉害了,充分的利用了内力和真气,以及衬衫的衣襟的展开的迎风浮力的作用。

    天亮时,叶星从空间戒中取出,以前用过的树胶布,然后裁剪出设计的形状。然后取出坩埚,熔炼出极强合金来制作几条中空骨节,以及极韧的细线。

    几个时辰之后,一对如地球上蝙蝠翅膀样的大翼骨架,制作出来了。

    叶星让秦静萱来用金属细线来缝制树胶布和大翼骨架,很快一对精细的大大的双翼就完成了。三人看着,叶星在草丛中试用,象极了大鸟一样,在草地上飞行,很是惊叹。

    果然,智慧创造性才是人的最核心的天赋本能。

    灵兽也有灵智,也可以凭着本能去*,却是没有人类的创造性思维。

    灵兽一代一代的生存下来,却没有见到其有什么实质性的大的创造性的发明和改进,现在鸟巢与十万年前的鸟巢根本没有区别。

    而人类不同,人类总是不停的创造新的东西,那怕是宋国这么个保守固守传统的国家,也不断的有新的事物,也才有了灿烂的文明。

    四人没有离开,就在这个草丛中又呆了五天,不断的训练和改良。

    经过五天的改良修整,四人各自换上了一件防弹衣新改造的作战服,平常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但一拉腋下的小开关,就变成一件翼装飞行服。

    不但能飞,还能把衣袖上的手套带上后,用十只手指来控制翼装飞行服的角度和方向,四人穿上最新的这件作战服,可以低空飞行,可以防刀剑弓箭,而且还装有反击的暗器。

    这才是叶星心目中的特战队,如果再用上火器枪支,叶星觉得真的纵横天下可矣!

    叶星大声说道,“现在开始特训,一定要飞起来!”,三人也是开心之极,事实上,有如此厉害的装备,实在太好玩了!

    叶星看了一下地图,对两鹰指示,那远远的那山的方向去,然后就双脚一蹬,人就跃在几尺高,双翼一展,就斜飞起来。三人也跟着飞了起来,追在叶星的后面。

    有了这个翼装飞行装备,熟悉熟练之后,果然速度快了很多,比起叶星全力轻功要快得多,而且也轻松得多。六个时辰之后,四人大体掌握了使用的技巧,才停了下来。

    四人搞了一个营地,又呆了三天,又进行了几个细节的调整改进,以及反复的训练。

    现在四人可以在几尺高的空中,如鸟一般的快、慢、停,疾都可以。

    四人的轻功本来极好,但是有了这付翼装飞行装备之后,他们已经是真正的鸟人了,根本不是一般轻功高手所能比拟的。

    大漠有多大,那是没有人知道的,只是知道宋国的漠南也只是一小角落而已。

    现在已经初冬了,风很大,所以错助风力,飞起来就更快了,就是有点顶风的难受。

    四人进入大漠十几天,人影没有见过,大型的禽兽也没有见到,只有草地上禽鸟和小动物。

    无垠的草原,已经让两女再也没有半分的兴奋了,只有愁眉苦脸,太无聊单调了!而飞翔的感觉也引不起四人的兴趣了,在草原上四人就是游动的小点。

    就这样在向北行又行进了八天后,下雪了,气温更是下降到极冷,寒风刺骨,点水成冰。

    幸好叶星早有准备,沿途杀的草原兔,皮都被处理了留下来了,两女直接用兔皮做成了大衣皮帽,反穿在外面。

    两女的手工也变得极为娴熟起来,已经可以说,两位皇女公主,现在也变成了农家小妇人了。

    雪地上反光厉害,又没有太阳,所以四人都不确切的知道走了多少天了,至少向北方向行进了近千里了吧。

    可能是走得方向一直都是极为偏僻之地,所以没有遇到牧民。

    两鹰在高空中发出了一阵的长短的鸣叫,叶星神识联系之下,知道前方有马群,而且有人。

    四人先收起翼装,然后向着两鸟所指的方向进发。

    因为草原平坦广阔,很久之后,马群才进入了眼帘。

    四人向马群方向跑了过去,很快,几只獒犬冲了过来,后面的几人骑马跟在后面,不停的高声喝止獒犬。

    叶星站立不动,高声说,“我们是从南面来的,迷路了。”

    领头的人一个中年人仔细打量了一下四人,点了点头,倒也没有怀疑,确实这样的事情,每年都不知要发生多少次。

    中年人问叶星,“你们到大漠来做什么的?”,说得也是宋语,毕竟这还是宋国,不过这人不是宋人,应该是一个边境的小民族。

    叶星说,“我们是宋国南方之人,其实是想来大漠买马的,但是找不到向导,走呀走就迷路了。”

    中年人说,“你这样是不可能买到马的。所有马的交易必须经过灵兽门,没人敢直接卖给你的。”

    叶星说,“这个我知道,但是我们想要的是真正的骏马,不是灵兽门卖的那种劣马。”

    那人说,“是的,卖给一般人都是劣马,好一点才卖给各个势力,最好的马,灵兽门是不卖的。”

    叶星问,“大漠如此之大,灵兽门也不可能知道谁卖好马吧?”

    那人说,“错了!你看一下,我这数百匹马,全部都是有记号的,每家的记号都是不同的,那家卖出的一目了然。”

    叶星上前仔细看了一下,才知道,在马的大腿外侧有一个不知用什么办法加上去深入肌肤的标记。明白了,灵兽门就是用这种专有标记来知道马是那一家卖出的。

    叶星说,“哦!如何找到灵兽门马匹交易的地方?”

    那人说,“向东一百多里就有一个交易场,在漠南就有数十个!如果是整个大漠则有数百个这样交易场。我们的马要卖都是在交易场完成的,不可以私下卖给户的。每一年,灵兽门都会派人来给各家新出产的马或其他的牲畜用他们专有的药水作记号。”

    那人有点无奈的说,“记号是灵兽门的专有的一种药剂,永不磨灭。而且有一个他们才懂的气息,灵兽门的修士,一闻就知道。只要有标识的马,都是灵兽门的卖出的马。”

    叶星想起,多年前,碰上青狼帮的时候,那马就是有标识的,所以当年那黑衣人让自己一定不要那些马。

    叶星问,“那么其他的兽类、牲畜也一样了?”

    中年人说,“是的,都有灵兽门专有的标识和气息,别人绝对模仿不了的。”

    问明了方向,叶星决定先去交易场,一个是买马,二则是找人问一下地图和方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