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四人觉得黄沙茫茫的,也没有了明确的目标,所以让两鹰也站在马上背上,反正沿指南针向正北的方向一路直行。

    前一天还有些草丛,沙漠的植物,也有些雪地上跑的小动物,很快这些没有了,除了雪就是沙子,黄沙上点缀着白雪。

    因为叶星准备了很多的木炭,烧火的问题不存在的,而且肉类蔬菜水果的放在空间戒中不会变质,最关键的是味道好象还变美味了,住也不成问题,找一个背风的沙堆,把帐篷搞好,其实也是很写意的。

    在沙漠里,除了黄沙就是带着砂尘土的风,但这些在叶星制作的防护镜下,也没什么影响,连马和两鹰都带上了护目镜。

    因为三人对叶星是盲目的信任的,根本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而且如此精良的装备,真的有探险的乐趣。

    其实三人都兴趣盎然的,完全没有想过有任何的危险,反正有一个天才的人在旁边守护着。

    叶星自个就没有这么的有信心了,因为他也是第一次的深入大沙漠,也不了解大沙漠,只是有空间戒中的物资,关键是有水,想来总是可以走出来的。

    沙地很软,所以马走得很慢,有时还得人拉着马走,根本不存在跑马的可能。

    进入大漠的第三天,可能已经走了数百里了,一个人也没碰上,而且脚印都没有,一阵狂风扫过,就把脚印抹除了。

    据说大漠里是有绿地的,但在望远镜中都没有找到一处绿色,偶尔才有死去无数年的干枯树木的残碎。

    进入大沙漠的第四天下午,祁明登上高处,用望远镜,在前进方向左侧看到了一个荒废的古城,应该有数十里之外,大家都有点兴奋了。

    叶星说,“我们过去那边看一下,也当是考古吧,今晚在那边住宿!”

    秦馨月也大声高喊,“终于找到一个象样点地方了,快马加鞭吧,安稳一个晚上也好。”

    所谓望山跑死马,在沙漠里更是如此,估计约莫40里的样子,结果马在软沙上走了几个时辰,到晚上才到了荒城。

    城楼之类的没有了,城墙都已被黄沙掩盖了九成了,根本没有什么城门之类的东西,马都可以轻松的跃上城墙,进到了城里面。

    进到了里面,街道的模样也没有了,所有建筑都在黄沙之下了,可以说,古城,在远看还是知道是一个城的,但走近了进到里面,就是一个死地,整个城市埋在黄沙之下了。

    天黑了,又不时的黄沙飞扬,看不清楚,四人就在一个城墙边安顿下来,取出几块的大的帆布,就依着城墙的一解建立了一大的帐篷,让人和马都在里面。

    先给马饲了草料,给了水,又给两鹰烤了大块的肉,四人开始做点热汤,用铁锅搞了一些主食。

    这些工作都是祁明在做,叶星是四周查看警戒,两女则在收拾一下物品,摆放桌椅,以及开始支起四个独立的小帐篷。

    叶星把方圆几里的范围都用神识仔细的扫了两遍,没什么,应该说没有气息强大的生物。

    叶星总是有点丝丝的不安,因为有好几个地方,明显的一股力量在阻挡他的神识扫描,但应试不是有生命的气息,叶星想了想,认为应该是某种的阵法。

    做好了吃的,四人围坐在小桌前开始一天的第一顿餐,叶星把自己的发现说了,三人也不担心,这里明显是长期无人的地方。

    叶星说,“你们先休息,不要进入静修,还是警醒一点!我会先值一下班。”

    吃好了,两女把叶星从空间戒中取出的水,对餐具进行了清洗,然后让叶星收好,又聊了一会,三人就各自进自己的帐篷休息了。

    叶星则坐的桌子旁,在油灯下,拿出地图来,把今天走过的路线用红色的笔画上,特意把这个古城标识在上面。

    然后,叶星拿出《太虚御灵经》来,慢慢的研读,把前面的简介和太虚宗的一些说明,再仔细的研究。

    经书里面很明确的提到了大漠,太虚山在漠北,估计是一个世外的美丽之地,坐落群山之中,但上面没有具体的相对位置。

    但是一整本的经书里,对*的描述还是提到了很多的形容字眼,什么突兀如元阳峰,深如渊潭,灵溪温婉,这些提到的地点可以肯定是在太虚山附近。

    叶星把经书中提到的地点,另用纸笔抄了下来,发现真的有十数个。

    其实大漠这词也提起多次,还说到了“气海如漠,聚或成点,点凝则丸,实为畸幻,虚则机变。”

    很多说法,用现在语言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至少是不能完全理解其真实含义的。

    得到《太虚御灵经》这么几年了,叶星都不敢强试*,因为根本是没有完全的看懂。

    不是字面上的不懂,是不了解其真正的含义,文字和文字要表达的含义,往往并不完全的一致的,而且文字在历史长河中还会变意,这就是难以解读的原因。

    半夜,叶星也有点困了,发现三人还在静睡中,呼吸都有点重,可能是真的累了,就没有叫人起来替换。

    叶星也收回了神识,长时间使用神识警戒是很耗费心神的,特别的累,但依然保留了一分的神识在大帐之外。

    就在叶星都要睡着之际,突的一声马的惨叫,叶星和三人都立时醒来,急忙取出兵器,而两鹰也在帐边的城墙边飞起。

    叶星聚集全部神识扫描了一遍附近,没有任何发现,但是马还是惊恐的嘶叫着。

    过了好一会,叶星拿着油灯,举长刀走近马,发现一匹马已经倒下,咽喉的地方有一个洞,血汹涌而出,马已经不能叫了,但还在地上剧烈的扭动,一双眼睛死死的正在散失灵光。

    而其他三匹马则惊恐的拼命嘶叫,试图要挣脱缰绳。

    叶星让三人全神戒备,自己走近马去观察,没有任何发现,除了咽喉的伤口。

    叶星仔细的看地面,马血渗入沙里,正在快速的消失,并没有多少留在沙面。

    叶星走了过去,用刀把马血的地方挖起来,挖了很深,发现血水一直向下渗,隐隐的有股吸力,专门吸引血水的样子。

    叶星马上停下来,这绝不是什么好事,这股不大但只吸引血水的力量一定很*,这是一定的,诡异而神秘的事情,肯定有不为人知的原因!

    叶星让三人砍断马的缰绳,三马立即就跑了开去,并不时的惊恐的嘶叫。

    四人也上到城墙上,盯着那地上的血水,脩倏的向地下的渗流,很快就没有了,而那马也彻底的死去了,而且好象血很快就流干了。

    叶星就把油灯放在死马的咽喉部分,然后全神的盯着,而且手上拿着一把飞刀。

    让叶星就要放弃的时候,有一头手中指大小的半尺虫子在马的伤口部位溜了出来,叶星立即作出了反应,飞刀电闪一样射出,那东西在落到深坑的沙地时已然变成两断,然后才听到一声叽叽的呜叫,但是两段的虫身却依然扭动了一下就入地不见了。

    四人也一阵的惊恐心寒,没有想到世间还有这等奇异的生物。

    四人都有一个认识,怪异的东西就是意味着高风险,现在那条怪虫溜走了,如果还有同类,而且是大量的同类,那么很快就会涌出来,那么麻烦马上就来了。

    叶星说了一声,“马上收拾!”,就去冲过去,一招手,把能碰到的全放入空间戒中,三人也反应过来了,立即行动起来,挥刀砍下大帐的绑绳,也不折叠了,叶星一碰就收入空间。

    也就是这么个时间,在沙下传来了嗖嗖沙沙的声音,四人忙跃上城墙,然后回头看着沙地,那里已经冒出数百条那种怪虫。

    怪虫只有一只眼睛,露出尖锐并闪着寒光的利齿,四周围转吸着空气,象是要分辨出敌人的方向,并吱吱的叫着,声音很是难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