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从空间戒中取出小布袋,然后用神识打开,取出里面的三本书,第一本很薄,就只有十几页,这极为古老的古书,全是兽皮上刻写的,文字是上古文字,和荒岛的文字是一类的,虽然有笔画差别,但可以认定是同一时期的文字。

    三人也过来看,第一本应是*的书,第二本厚很多,是炼丹的,全是上古文字,最后一本很厚的,竟然是一本笔记,是用小笔尖书写的,文字是前朝的文字。

    叶星收起前两本书,把那本笔记本拿起来翻阅,只看了几页,发现杂七杂八,不是一时之间的,而是有十数年间的事情,也有*的感悟,也有家事情爱的描述。

    叶星觉得就是一个文学青年的心情日记,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杂乱记在一起。

    现在也不急于去研读什么,叶星把书依然放在小布袋中,然后拿着小布袋看了几眼,心想这个储物袋,小小的还蛮有用的。

    把小布袋放入空间戒中,然后再次用神识扫描整个皇城,叶星发现了皇城其实还有很多建筑的,范围还是很广的,现在全部没有任何完整的了,而且很多的地方有明显的人为破坏的痕迹。

    叶星觉得没有必要再去找什么了,因为明显以前了有人来过里寻宝,所以不太可能还有什么宝贵东西存在的。

    现在马又死了,走路是不可能的,决定还是乘坐热汽球吧。

    叶星取出热汽球,然后四人一起装配好,点着了火焰喷射器,然后慢慢的升上半空。

    叶星感觉了一下风向,加大火焰,又升几百丈,发现这个层气流是向北的,然后就让热汽球顺风飘浮。

    因为上升的很高很高,所以地上的东西完全是看不清楚的,远处全是云,用望远镜看,都要是黄沙和夹杂的白雪,十分的单调。

    两鹰飞不到这个高度,叶星神识让其跟在汽球和方向飞。

    高空中,什么都不错,就是太冷了,叶星还行,另外三人就受不了,运功抗寒,但是一个时辰之后,就受不了了,根本不顶事,而且很饿,尤其两女都脸色惨白了,只能让热汽球下降了。

    等落到地面时,反倒被风吹后了数十里路,基本上就是没有前进多少。

    依然是除了黄沙什么也没有,不过,也好,叶星展开神识,附近没有什么东西,让两鹰在空中警备,四人就地搭起了营地。

    叶星先是收起了热汽球,然后取出搭营物资,四人很快就完成了营帐。

    祁明取过火炉,开始做吃的,两女在把四个帐篷理好。

    叶星则静坐一处,然后把神识展开,五里之内,应该全在他的监控之下,加上两鹰的空中远眺,倒是不用太担心。

    唯一要想的是,来自地下的东西,上次怪虫让叶星认识到,危险最可怕的是来自地下。

    叶星的神识只能探测附近几百丈的地下三尺,有了上次的教训,他不再敢大意。

    祁明给了两鹰两块大烤肉后,四人才围在一起吃东西。

    秦静萱说,“高空中是可以避开危险,但是我们自己受不了啊,功力差太远了,没有好的御寒的方法。”

    叶星摇头道,“我们功力太浅,在上千丈的高空中,太冷了。所以不是最必要,我们还是得走,但是按照我的估计,如果是走的话,我们要走上一年才能到漠北。”

    秦馨月吐了吐舌头,“一年?!”

    叶星说,“是啊,沙地上,我们的行进速度只有平时的一小半,根据我的推测真的要一年!”

    祁明脸色依然苍白的,有点难过的道,“我们出来才一个多月,我都有点受不了了!”

    秦静萱也有点丧气,“刚才在高空中,我都快要没气了,完全是靠真气在支撑,还是叶星不停导出空间戒中的灵气来帮我们,再不下来,肯定完了。”

    叶星想了一下,说道,“我想到了一个方法,你们可能得辛苦一下,要不要做?或许我们的*可以大大进步一下。”

    祁明问,“师傅,什么办法,不要再上高空了,我们现在功力达不到。”

    秦馨月也说,“宁愿走路了,真的不想再受那种极寒之苦。”

    叶星说,“我在荒城得到的**里面发现有一个介绍呼吸*的方法,如果学会,对我们帮助很大!”

    三人欣喜的看向叶星,都极为感兴趣。

    叶星说,“这里黄沙万里,如果我们能够*到埋在沙地里也可以自行呼吸,那么我们在高空中就不会憋气!以后在水下也没问题,这是真正的皮肤呼吸法,对于我们以后静坐龟息也是极大的好处。而且,还可以让我们的修为真正的再进一步,这也不枉我们来此一趟。”

    秦馨月有点后怕的说,“这里也不一定安全啊,黄沙之下,危险处处。”

    叶星说,“是的,所以我先为你们*,让你们能够学会。以前我们只是*真气,根本没有真正的用起来,其实真气的作用极大,不是单单的延长生命的。”

    叶星又把古书中的那段有关呼吸方法的文字背了出来,然后是给三人解释,然后把自己的理解更加详细的说了两遍,让三人强记下来。

    这个*其实更适合土属性的人*,经过叶星仔细的推衍,发现核心是皮肤上毛孔的导入氧气和释放二氧化碳的方法,那么只要让皮肤上的毛孔连接里毛细血管进行气体交换。

    这个交换其实和人的肺里的交换过程是一样的,只是一开始要用神识来引导这个过程,成功之后,要把这个过程锻炼成为人体的自主功能,那么以后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而且人体的毛孔极多极多,也是有万亿级数量的,成功之后也是可以替代人肺的功能的,事实上很多生物就有这样的能力。

    听说水中就有这样的生物,靠皮肤呼吸,土中也这样的兽类,同样可以数年不吃不喝,全都靠皮肤吸食土地的一点的物质存活。

    说起来很简单,但三人没有人体细微结构的知识,也没有化学的知识,叶星并不解释其中原理,第一步只是让他们训练运用真气和内力一起作用在皮肤上调整毛孔。

    叶星自已先演示一遍,让三人用放大镜仔细的观察其手背上的毛孔,然后运用内力和真气一起协作调整,引导神识、内力和真气参与皮肤上极细微的工作过程,让毛细血管进行气体交换的过程。

    其实这一切就是对自己身体的最精妙的控制,叶星自己也就是手背上的一部分毛孔实现了这个功能,如果全身的所有数万亿个毛孔全部实现此功能,那么以后在任何地方可以自行呼吸。

    三人用放大镜细细的观察了很久,又不断的听着叶星讲解其中的细节,都收获很多,这是一个极为有用而且强大的能力,绝对是应该好好的训练一下,学得此*,一定是一个极为了不起的能耐。

    按照叶星的方法,四人一齐来训练,先是从手背开始,基本的要求就是对手背上的极细微的肌肉神经进行有意识的控制。

    叶星因为五行俱全,学得很快,祁明的土属性本就是这个技能最适合的,所以最是领悟其妙。

    二女则有点慢了,但一个晚上,二女也发现自己可以控制手背上的细微肌肉了。

    连续二十天,呆在这个地方没有动,四人就是专修这个*,象是完全忘记其他事情。

    叶星已经把上肢的毛孔全都*成功了,基本上可以应付自己简单呼吸的需要了。

    祁明最是厉害,直接让叶星把自己的口鼻用胶封闭,然后强迫自己进行皮肤的呼吸训练,时间越来越长;二女也有了很大的进展,可以闭气相当长的时间了。

    在都有所掌握了*之后,四人才慢慢的继续前行,一边走一边*皮肤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