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在黄沙漫天,顶风前行,时而还白雪纷飞,还把口鼻用胶布封上,就是为了*呼吸*,然则这样也可以让沙尘不会从口鼻进入。

    这样的艰苦,二女也没有怨言,因为她们现在得到实质的好处,可以大体上代替了口鼻的呼吸,这真的是一样极为难得的技能。

    叶星和祁明则明显的更胜一筹,现在是埋在黄沙之下也可以无虑的过上几个时辰,而且收敛气息之后,完全是死尸一样,但其实完全是神识清醒的。

    而叶星把这种呼吸之法用神识传给了两鸟,发觉,这对鸟儿才是真正的天才,竟然很快的就学会了,非常高兴的向四人展示它们的能力,竟可以在黄沙里面埋上一段时间。

    秦馨月修为最差,最是恼羞成怒,连鸟儿也比不上?!所以天天缠着叶星,让叶星一定的想办法让她*成功。

    叶星无法,只好施展全身的真气神识,进入她的身体来引导她的修行,这样一来,她的身体就完全在叶星的神识之下了,连身体所有秘密也一览无遗。

    叶星很是尴尬,但是两女却不在意,尤其秦静萱和叶星是情侣,也早就默认的妹妹在存在。

    两女早就认定了叶星,而且是一生一世的追随,稍微腼腆了没多久,就心安理得了,觉得反正是叶星的人,让他的神识在自己身体里游走也很幸福了,更觉得是心灵和躯体相融的美妙。

    叶星握着两女的手,三人一起*,很快就让三人的气息连为一体了,两女还能逐渐的借助叶星的内力来为自已所用,真气是有意识,则是不行。

    祁明则把自己埋进了黄沙之中,*龟息之法,其实现在的他已经用皮肤代替了口鼻的呼吸,龟息之法,对于他没什么用,只是让他精炼收敛气息和神识而已。

    叶星和两女相处三年了,一直没有太亲密的行为,现在心里没有了障碍,就更加的亲密,时常的手拉手,一起前行。

    有时祁明故意喊出两位师娘的话,两女也扭捏一会就到了坦然接受了,而且两女对祁明更是喜欢了,其实嘛,祁明比两女还要稍大点。

    其实四人的年龄相差不多,也就是相差个一两岁。

    两女以前很多女子的私事都是背着叶星的,既认定叶星是自己的人,现在也坦然让叶星知道了,。

    叶星把女子内衣的设计图给了两女,还设计了女子专用的卫生巾,两女也脸红着接过去自行制作了。

    秦馨月不解的问了叶星多次,“为什么你会设计这些女子的用品?”

    叶星推委道,“我从小就是一个医师,而且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医师!”,二女也信然。

    确实,叶星的医术那是天下少有的,是神医级别的,以前两女的痛经,叶星只是几个药丸就再也没有发作过了。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了,进入大漠都有一个月了,现在四人都在这套*上修有所成,但四人没有碰上一个人,也没有遇到一块大的绿洲。

    间或中有一点点绿色,都是极小块的地方,长了一些沙漠的棘草而已。

    这天,两鸟在空中传了信息,右手前方有绿洲,而且是大型的绿地。

    四人都高兴起来,因为一个月没有洗澡了,空间戒中虽然有水,但也不能用了洗澡这么的奢侈啊,洁净身体,基本上就靠摩擦的,两女早就不堪忍受了。

    跟着两鸟的所带的方向,四人走了二十里,终于看到了树木,果然有绿洲。

    叶星让两鸟自行先离开远点,四人飞快的跑了过去,来到一片树丛的边缘。

    叶星先展开神识一扫,发现绿洲很大很大,神识五里之内都是绿洲,之外也应该还是,可以肯定这个绿洲极大,而且是有人居住的。

    叶星把发现说了一下,取出包裹,四人都收敛内力和真气,显示出刚入先天的样子,一人一个背在身上,然后慢慢的走进去。

    很快就有一大群人走出来,手上拿着兵器,把四人围起来,都在叫喊着,不知说得是什么。

    四人举起双手,表示没有任何武器,并说自己等人是迷路了,但那一群人并不说话,只是用兵器围着四人。

    过了半天,有一个老人,慢悠悠走了过来,说,“你们是宋国之人吧?”,用的是宋国的官话,非常的标准。

    叶星点头道,“是的!我们到大漠,10多天前迷路了,一路走呀走的来到这里。”

    那老人锐利的双眼把四人全都仔细观察了一番,点了点头,说,“很好!你们先住下吧!”,然后叫出一个年轻人,把叶星等人带着离去。

    很快,叶星的耳朵里传来了声音,那群人就围着老人,声调很是怪异,叶星完全听不懂。

    很快那个年轻人把叶星四人带到了一座土房子,里面一个小院子,有几个小房间,让四人住下,并且很快的送来了食物和水。

    四人就象饿死鬼一样的风卷残云,很快的就吃完了。

    叶星指了指水,然后做出洗澡的样子,那个年轻人明白了,很快让人送来了四个大木桶,而且是热水。

    叶星让两女先去洗澡,一个时辰之后,两女才出来,但是依然穿上男装。

    然后是叶星和祁明,也去泡了个澡。

    两女一间房,叶星和祁明各一间房,四人就先行休息了。

    叶星让三人好好休息,但三人担忧于情况的不明,也不敢真的睡着。

    叶星当然绝不敢真的睡,展开神识,笼罩四方数里,发现这个绿洲真的很大,人也有八百人之多。

    而且这些人的气息都较为强大,先天高手有很多,老人、妇女、小孩也有,这里还真的是一个部落族群。

    就在叶星神识之外的一个偏僻角落里,有一个大房子,正是族长所居之处,里面坐了好几个老人,那个招呼叶星四人的年轻人正在向族长汇报四人的详细情况,说的是怪异的语言。

    几个老人,让年轻人离开后,就喝着茶水在商量事务,应就是在谈四个外来人。

    一个满脸皱皮老人说,“族长,这几个外来人来路不明,是不是杀了了事,还是说查清楚一点?”

    年老族长说,“我知道,但是这几个人不简单,都有先天初期的修为。你们发现了没有,四人非常的镇定,而且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修为不是很厉害,就是很自信心大。心大的人就可以这样的吗?不是的,应试是有所持的,所以四人肯定不简单,但也未必对我们有什么不良之图。”

    另一个老人说,“我们这里是极为偏僻的大漠之中,准确方位也只是我们族人才知,但是也会有人偶然来到此地,这几个人明显是偶然路过之人。我们也不必担心,杀了好象也没必要!”

    又一个老人说,“看一下他们愿不愿意加入我们,否则养着他们也没什么必要的!”

    刚才说话的老人反驳道,“我们人少,正需要不断吸纳更多的人,才能壮大自己,但靠我们这几百人,能成什么事,几千年了,我们人越来越少!而且以前我们也吸纳了不少的外人啊!”

    一个脸色极为苍老的妇人,声音有点冷,“没什么好讨论的!明天问一下,不愿留下就杀了!总不能让他们出去后泄漏我们的方位!”

    年老族长断然道,“明天,我问一下他们,如愿意加入我们,就暂时让其留下,考查几年后可以加入我们,不愿留下就直接杀了!”

    叶星不知道这些,他是一个极为慎重之人,没有一丝放松,一晚都戒备着,毕竟这里是一个不知所在的大漠绿洲,而且对方的态度也不明。

    但是叶星也不害怕,事实上,他取出枪支武器来,四人足可以横扫这里的所有先天高手,那怕是先天九层,武王也没用的。

    在这看起来和平,却隐隐有着杀机的绿洲,四人都没有真的睡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