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族长满意的说,“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我简单介绍一下我们部族!”

    随着老族长的娓娓道来,四人都很是吃惊。

    原来这些人是前朝皇族的遗民,前朝被宋家强夺天下之后,很多的领土还被大唐和大元所占据,他们只好深入大漠躲起来,三千年来,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夺回江山。

    为了夺回江山,他们每一代人都派人潜入各国中去发展势力,但是对手过于强大,而且一直在全力扫除前朝遗孽,所以力量非但没有增强,还越来越弱,最近数百年就开始招纳外来的人加入部族,以期扩大势力。

    四人听完此事,故作吃惊的说,“原来我们还是前朝的皇族啊!”

    老族长优越感十足的说,“不错!宋国的天下本是我们家的!”

    跟着又伤感起来,那种悲切的脸容,真的令人不忍,“现在三千年了,还没有夺回!故国的领土也被大唐和大元分吞了。”

    四人无言以对的听着,但内心是冷冷的想,这群心怀不轨的人,果然是不能太大意了。

    老族长难过了好一会,才收起戚容,说,“这段时间,你们先学一下我们的文字和语言,然后*我们的世传技艺,放心,部族对你们是完全开放的。”

    说完,从背后的架子上取出一本厚书,递给叶星,说,“这是我们的文字和现在宋国的文字的对照,我让一个人教你们几天发音的方法,只要十来天,你们就可以看懂听懂了!”

    叶星接过这本厚字典,十分的开心,他早就想彻底的学会前朝文字,现在真的递到眼前了,当然是不用气的了,正好可以更好的对照一下。

    四人被带回居住的房子,然后那个年轻人让人安排吃的,让四人休息,并说明天会有人过来教他们说话,现在才知道,其实这个年轻人其实是会讲宋国的官话的。

    等那个年轻人走了,叶星神识扫了一下附近,把门关上,轻声说,“祁明、馨月守着这里,我和静萱来分析一下这丹药,他们绝不会这么好心的。”

    两人点头,而叶星和秦静萱则进到一个房间,取出放大镜,显微镜,开始进行仔细分析。

    在高倍的放大镜下,在药丸表面并没有什么发现,然后把小拇指大的丹药压碎,制作成玻片,在放大数千倍的显微镜下,凭两人的极好医药知识,很快就看出了不同。

    里面有十数枚不知是什么虫的虫卵,极小,而且极小的虫卵竟是很有灵气的,生命力极强的样子。当然现在只是晶莹通透极小的一粒,但透过薄膜也能看到里面活着的幼体。

    秦静萱骇然的说,“这是传说中的蛊虫!”

    叶星也森然的道,“对!吃下去,人体的胃液溶开丹药后,这些蛊虫孵化就会进入人体的所有最要器官,然后就会永远受他们控制,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巫蛊之术。”

    秦静萱拍了拍胸口,后怕的说,“相传前朝巫蛊之术盛行,就是这样才引起大族世家不满,然后起兵造反!当然这也是传说而已。”

    叶星点头说道,“应该是了,就是这样!他们现在使用这种手段应控制天下不少的力量了,怪不得永远有那么多不明不白的事,很可能他们就是其中一股势力而已,世上不明的势力有很多的,我们还是要小心点”

    秦静萱说,“那怎么办?他们还可以在其他地方下蛊,这么小的东西防不胜防啊。”

    叶星摇头道,“这个东西应该是很难得的,如果很多,天下早就被他们夺回了。”

    停了一会,“但是这东西有一个致命的缺陷,这小东西灵气十足,就让我们这等修真之人的神识之下,就如明灯在前。”

    秦静萱说,“那以后,我们不能再吃他们送的东西,得自己做!”

    叶星说,“好!就说口味不合,给原材料,我们自己做吃的。而且我们晚上还要给两鸟送吃的,在沙漠里它们肯定找不到吃的。”

    跟秦馨月和祁明说明一切,让两人不要单独面对这里人,吃的东西全部自己做,对于灵气很多的东西要保持十足的警惕。

    秦馨月、祁明两人也是心惊肉跳,这是传说中恶心恐怖的蛊,幸好叶星永远是那么谨慎之人,否则这次肯定没有好的结果了。

    叶星说,“我们在这休整一段时间,然后再出发!这里的前朝古字,正是我们学习的最好机会,而且他们的*也是我们很好的参考。你们保持显示先天一层的境界即可了”

    晚上深夜,趁着无月光,叶星施展轻功,烟一样就消失了。

    很快来到数十里外的一个山坡之上,把一大堆的肉块取出给两鹰。

    天气很冷,在山顶,叶星给两鹰开了一个大的洞府,让它们在此*,不要靠近绿洲。

    此后的十几天,有一个老师每天过来教四人学前朝文字的发音和练写古字。

    四人是*之人,理解力和记忆力最极好的,很快就记住了,并学会了,每天还去和那些部落之人进行口语交流。

    绿洲成长方形,长约三十里,宽有10多里,方圆是有数百里的,为了防止风沙的进一步入侵,四周种满了树木,加上这里有水源,三面是高高的山坡,所以成为了一个天然的绝佳的避世之地。

    四人很快的就成为了这里所有小孩的中心人物,每天让四人讲外面世界。

    四人也刻意的把外间各种有趣的事讲出来,这样更令小孩子们极为向往,而四人也因为天天的学习和讲解,一个个的语言也流利起来。

    一天数百个字的学习,十来天的时候,数千字的古字就学会了。

    叶星对比了一下以前从几个人那学来的前朝古字,相差颇大,一个是以前并不会发音,二则是古字的很多解释远没有现在学的精确。

    教授叶星等人学习古文的老师,也是极为欣赏四人的好学和马上应用的能力,大大的表扬了一番。

    其间,叶星还把从大漠荒城里得到的三本书的不解之处,和这位老师进行了咨询,这位饱学之士,竟然还懂上古文字,让叶星大喜所望,立即要求学习。

    而叶星趁机把《太虚御灵经》中不懂的很多隐语词,一个个的问了出来,本来是学习十天的,硬是让叶星磨着学了一个月。

    其间从第十天开始,就有人来指导四人的内力*,果然他们的*体系很大的不同,是极重躯体*,然后是精神的配合,甚至有极限的训练,四人的实力有实质性的提高,尤其是对战时的身体应用。

    四人的修为在一个月中,体质有了明显的提高,配合自身原来其实极高的身手,四人立即就展示出来令惊叹的习武资质。

    叶星不停的要求之下,把前朝文字全然学精了,四人的口语极为流利了,字也是全部认识,甚至还能写出文章来,那位饱学老师也觉得没什么好教的了。

    和这些前朝遗民的相处中,叶星也感到一点悲哀:这些普通的部族之民,只是想平安的生活,但高层却生生不息的想着复国,全部的青壮年人都被派出去了潜伏各地,这里只有老人妇女和小孩。

    而那些青壮年一年或者几年才能回来一次,有很多却永远回不来了,但一代一代的人都这样消耗下去,所以人口就越来越少。

    最可怕的是,无论他们如何的努力,部族的人口增长得极慢,叶星猜测与其用蛊有关,其修习的*也过度使用身体,从根本上来是损坏生殖能力的。

    为了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一代又一代人不断的牺牲或者出走,老人却越来越疯狂,很多时候做出来的事,都是极端和*。

    蛊虫,其实每一个部族之人都被种下,初期会有利于他们的*,吸收灵气的速度是常人的十倍,而且借助蛊虫之力,他们的修行远快于同龄之人,但蛊虫的长大也会最终要了他们的命。